It's all my fault


  童軍露營自然少不了許多團康遊戲及山訓,一天活動下來,只要有教師遇見我就會開罵:「臭阿倫!都是你啦!」
  因為在單索滑降及三索突擊吊橋這訓練時,學生都會鼓譟各班導師也要一同參與,雖然看起來沒什麼,但等到自己親自上陣時,才會驚覺:怎麼這麼高啊?就看到有人雙腳發軟,有人垂降時尖叫的讓教練很滿意,甚至有人偷偷流下淚來,只差沒得到內分泌失調或甲狀腺機能亢進。
  於是各導師紛紛找進藉口來推辭,體重太重、年紀太大的理由都出籠了,小孩子可不買帳,嘟起嘴來說:「可是某某導師都有玩,為什麼你卻不玩?」
  人時常活在比較裡面,有的時候我們跟別人做比較,有時候是用現在和以前相比,不管是跟別人比或跟自己比,人最怕的是比不過,因此聽到學生這樣說,只能咬牙往下跳,然後再咬牙切齒的去罵上一個勇敢下場的導師。
  一個罵一個的結果,總會找出源頭,那個害大家都必須跟著玩山訓的害群之馬就是-我。
  對不起啦!我就是無法抵抗好玩事物的誘惑,看到山訓場地,我跑的比學生還快,其中最令我抱歉的是,因為我的貪玩,害的剛生產完的教師也不得不高空垂降了兩次……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