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學校の七大不可思議完結篇之前的小插曲……

  在開始講完結篇故事前,首先要提兩個最近才發生的小插曲……

  大多的教師都認同教職是個「良心」的事業,也有不少教師認為教職是個「涼心」的事業,舉個例子來說,最近又有家長要告阿倫了!以下就是家長列舉的罪狀:


罪狀一

  牛奶罐是阿倫輔導的對象,也是改過銷過的學生之一,或許是阿倫的努力不夠,因此牛奶罐的過不但沒有被銷掉,反而持續不斷的在增加中,這樣的狀況使得阿倫常常必須跟家長溝通,家長通常給阿倫的答覆就是:「她如果不乖,就給她狠狠的打下去沒關係!」

  問題在現在這個大環境中,有哪個教師敢動手扁小孩啊!於是,當牛奶罐又不知哪根筋不對勁去砸破玻璃後,家長終於發飆對著電話另一頭的阿倫狂吼:「我明明就交代你要扁下去的,你就是不肯動手,所以我的女兒才會越來越壞,我要去告你嚴重失職!

  一個鐘頭後,阿倫就接到了議員的關切電話……


罪狀二

  家勞是學校裡面的頭痛人物,是標準大錯不犯、小過不斷的學生,至於家長當然也是「頂港有名聲,下港上出名」的人物。在一連串玩電梯、打同學、課間遊蕩、踹椅子等事件後,被不少教師投訴到學務處,於是阿倫就來協助處理。

  家勞的種種偏差行為,其實也勸導過、指責過,甚至還花時間開導過,但這次的問題已經觸犯不少校規,因此面臨的是記過問題,而跟著家勞一起到學務處的同學大約有六人,一群人嘻嘻哈哈根本就不認為這些行為有什麼大不了的,一人填了一張警告單就長揚而去。

  不久阿倫就接到家長的電話,批頭就罵:「玩電梯有什麼關係?打同學是有受傷嗎?為什麼不能踹椅子?你有在椅子上頭貼禁止踹椅子嗎?你憑什麼記我家兒子一支警告,我要去告你(然後就是一連串的三字經了)!

  現在是怎樣?有錢沒錢告個老師好過年嗎?

  然後,事情鬧到了校長大人那邊,學校單位雖然一致認為阿倫的做法沒錯,完全是家長在無理取鬧,但考慮到一件事:如果家長真的去法院告阿倫,就算最後證明阿倫是清白的,但也可能會拖個一兩年的時間,這對於一名教師而言,其實是很傷的!

  於是,學校決定息事寧人……

  為什麼?難道教師就必須讓人指著罵三字經,到底應該是誰告誰啊!


  好了!看完了以上的兩則插曲後,我們終於可以進入到學校の七大不可思議完結篇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倫 的頭像
阿倫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