撿到小孩

  正在學務處跟校慶系列活動搏鬥的我,眼角閃過一個鬼鬼祟祟的影子,直覺反應迫使我丟下堆積如山的工作,慌忙追了出去……
  背著書包正準備翹課的是三年級的學生,一個還蠻漂亮的女生,有著一雙令人印象深刻的眼睛,跟她說話的瞬間彷彿就能就能直接看到心底無力的情緒,聽到我的叫喊聲,郁莉並沒有加快腳步逃離,而是停了下來,彷彿知道我要問什麼似的,苦笑著回答:「我想翹課!」
  面對學生,我並不太愛說教,也不太擅長說教,我喜歡用聊天的方式,讓學生自己找到答案,雖然我並沒有教過郁莉,甚至連交談的印象也沒有,但郁莉眼中卻一點敵意也沒有,看樣子可能會需要聊很久,於是兩人在面對校門的樓梯坐了下來。
  郁莉是個非常聰穎的孩子,她可以很有條理的訴說一連串的事件與理由,但她忽略了一件事情,雖然我並不曾教過她,但我卻對她的底細十分清楚,在聊天的同時,我可以很明顯的發現在郁莉的心中其實有兩個自己,一個是樂於享受校外花花綠綠的荒唐與頹廢,另一個是陷入現實狀況的不安與害怕。
  在學校完全沒有興致,回家又不願意面對父親,許許多多的「不自由」導致曾經中輟,跟這些規律約束比起來,外面那種恣意放浪的生活要「自由」多了,為了求這種自由,於是要接受更多的現實面考驗,結果反而被另一種「不自由」給束縛住了。

  「我想要念省立高職!」突然之間郁莉找到答案了。
  「那首先妳必須先拿到畢業證書才行!」面對這樣子的郁莉,我發現這個小女孩其實蠻可愛的。
  「我、我想要改過銷過!」
  「可以!但是我必須告訴妳,我可以容許妳遲到,但絕對……」
  「絕對不容許不到!」郁莉很快的接著回答。


中輟生

  中輟生一般專指未完成國民義務教育的十六歲以下學生。
  現今社會環境已大不同於過往,青少年的行為模式已經很難依照常理來判斷,這也就是被稱為火星人的原因,而轉開電視節目,迎面而來的盡是滿滿的社會紛亂,成人不但不遵守社會規範,也不具備生活技能,這些都為青少年們提供最壞的不良示範,是青少年問題嚴重的癥結之一,這些成人埋下了不定時炸彈,誰也不知道,這些青少年將在什麼時候爆炸?
  會造成中輟的原因甚多,有家庭喪失功能、不能適應學校教育、行為偏差或受到侵害等都有可能,而校方基於中輟學生通報制度規定,為找回中輟學生簡直是疲於奔命,但社會大環境若是不改變,光單靠學校又可以拉回幾個中輟生呢?
  雖說教育是種「零拒絕」的事業,但中輟生可能會因為離家或學校過久,導致社會化太深而成為棘手的問題,中輟生返校之後,多因閒散過久,不喜歡被束縛,很難強求要融入規律的校園生活,而出現間歇性的報到,就可視為是種給面子的表現吧!除此之外,大部份中輟生在返校後,極可能為在校學生帶來負面影響,成為校園滋事的源頭,導致同儕受到引誘,而教師無法上課的情況,試想中輟生每天生活悠哉,想睡就睡、想玩就玩,甚至可以玩到徹夜不歸,怎不叫在學校按時上下課,外加放學還要補習的學生羨慕不已,因此為了不讓在校學生受到引誘,新聞中也不乏有學校千方百計拒絕中輟生復學,或復學後百般刁難讓學生重回街頭的新聞。
  綜觀許多偏差行為青少年,大都是從中輟失學到混跡街頭,爾後一步步邁入犯罪的泥淖,但追根究柢之後發現,許多造成孩子中輟的原因,其實大部分都是孩子們的藉口而已,真正問題點還是出自於孩子本身的好逸惡勞,如果加上父母無力管教,以致孩子養成貪圖享樂,或者根本早已放棄自我,在孩子沒有徹底覺悟之前,大人們所為孩子準備的一切,常常都只是無可奈何的枉然!

  套一下好久沒出現的阿久津老師的話:『你們這些人,一有什麼不稱心的事,就怪父母不好、老師不好、朋友不好,全是別人的錯,醒醒吧!只做那樣的事,自己卻什麼也不想,就變成停止思考的人類了。』
  『能想像嗎?遇上了痛苦的事,你們會做的,只是閉上眼睛,但即使閉上眼睛,問題也不會解決,睜開眼睛的時候,自身會變得越來越壞。』
  『平常說什麼個人的自由,光是會主張權利,一旦覺得人權被侵犯了,就要大人來保護,也就是說,無論什麼時候都只想做孩子。』
  『如果覺得不甘心的話,至少自己的人生,要由自己負起責任!』

  解鈴還須繫鈴人,孩子們!清醒吧!


正在改過中

  學務處的阿姨突然問我:「那個中午常常來找你的小女生是做什麼的?」
  「改過銷過啊!」妳不是還幫她調出記過單嗎?
  「她很乖啊!也很有禮貌,而且好像你叫她做什麼勞動服務都做的好好的,怎麼會被記過呢?」
  阿姨的話馬上得到答案,因為有學生來通知我,郁莉今天沒有來學校……
  我想到之前輔導室問我的:「你可不可以認輔郁莉?」畢竟表面上我已突破郁莉心防、取得信任了,但實際上我很清楚,郁莉之所以乖乖找我改過銷過,是因為可以省掉許多教條式的規矩,而且我的要求都是採取漸進的方式讓學生習慣正常作息,最重要的原因,是我願意幫她改過銷過,一旦認輔了郁莉,我就必須犧牲處理訓育組事務的時間,如果考量到大多數的學生,責任上又會覺得忽略了郁莉,與其如此,還不如暫時協助輔導,但不實際參與認輔工作來的好。
  雖然郁莉會出現間歇性的曠課,但隔天幾乎都會乖乖出現,也記得必須請假,然後會很努力的把她今天該做的事做好,因為她知道,沒來就是沒來,一切的理由或是藉口都是無效,做好她應該做的事之後,便會露出一種無辜小白兔的眼神對我說:「老師!很抱歉昨天沒來學校,所以今天的勞動服務不算,算是抵昨天沒來的懲罰!」然後一雙大眼睛不停的在那邊眨啊眨的。
  面對這樣一隻無辜的小白兔,我實在很難扮演凶惡的大野狼一口把她啃掉,只能淡淡的哼一聲:「喔!」
  所以,目前改過銷過的活動還在持續中,但就是會持續多久,說實在的,我也很沒有把握……


哭笑不得

  跟郁莉相處的過程中,常常會有一些又好氣、又好笑的對話。

  「跟你說喔!今天是我跟男朋友交往的紀念日!」郁莉一臉得意的說。
  「什麼紀念日?」
  「就是交往最久的紀念日啊!」
  「是喔!交往多久了?」
  「很久了!他是我交往過最久的一個耶!」
  「很久是多久?」
  「今天就滿五個月了!很久吧!」
  拜託!下次不要在我喝東西的時候說好嗎?電腦螢幕可是不防水的。

  「今天是我生日耶!你要送我什麼禮物?」
  「我味什麼要送你禮物?」
  「因為我生日啊!」
  「你又不是我女兒,也不是我女朋友,也不可能是我老婆,更不會是我媽,所以我不需要送你禮物!」
  「可是我是你學生啊!」
  就這樣,我收集的全家磁鐵就硬生生的少了一半。

  「老師!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什麼好消息?」真難得妳有好消息可以告訴我。
  「我月經來了耶!」
  「這是哪一國的好消息?」莫非妳是要送我當紀念嗎?
  「那表示我沒有懷孕啊!」
  坐在我身後的主任嚇的站了起來,結結巴巴的問到:「什麼?你懷孕了?」
  「沒有啦!我是說我沒有懷孕!」
  一時之間學務處整個安靜下來,沒有人知道是不是該繼續追問下去。
  天啊!雖然我沒有心臟病,但也不代表我的心臟強壯到經的起驚嚇吧!
  好吧!我待會會聯絡一下輔導室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倫 的頭像
阿倫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