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的傢伙

  在數學理論上,兩點之間最近的距離是一直線,然而,在生活上卻不盡然,有時兩點之間有點迂迴變化會比較有趣些。
  印象中臺灣應該不是很大的一個地方,同樣生活在台灣的一群人,偏偏卻有著許多的差異,與同事閒聊時就可以很明顯得感受到,當生活圈產生不了交集時,容易使人與人之間沒有話題,而生活圈較小的一方,容易覺得受到冷落、孤立,在大家興致勃勃的討論釣蝦心得時,阿倫教師卻一句話也插不上嘴,因為,這個傢伙沒有去過釣蝦場,一次也沒有!
  以前看到釣蝦場,總感覺是一個三教九流聚集的不良場所,不但沒有冷氣,更談不上裝潢,實在不會多看它幾眼,而且坐在那裡乖乖的等待蝦子與蚊子,更是阿倫平時絕不可能嘗試的活動,不過小橋教師說:「就好玩嘛!反正你又沒釣過,試試看也不錯啊!」就好吧!試看看囉!
  就這樣,慈悲心大發的同事,決定帶這個可憐的傢伙去開開眼界!




神奇的地方

  第一次踏進釣蝦場時,心裡還不斷的嘀咕,釣蝦感覺上必須一直盯著浮標,想必是件很無聊的活動,偏偏釣蝦池居然還有不少釣客,看了一下價目表,才發現這些人絕對不是因為無聊才在這裡的,因為釣蝦還著實頗花錢。
  因為什麼也不懂,讓第一次釣蝦的阿倫只能呆呆的站在一旁看著小橋教師的動作讚嘆,首先用釣竿量一下池水的深度,再來調整浮標,只見小橋釣蝦大師嘴裡說道:「首先要測試水底是泥沙地還是磁磚地……測水深時將短鉤鉤上鉛塊,此時短鉤剛好離水底一公分,長鉤拖底,那你就可以方便的將浮標移動到標準的池深高度了!」
  老實說,阿倫因為完全沒概念,所以極度不認真,視線開始注意起池邊的客人,因為實在好奇到底是哪些人會來釣蝦咧?這時小橋教師將釣蝦用的餌放到兩個小勾勾後,一把將釣竿遞給阿倫,接著說道:「只要水深測的好,蝦子開始就餌時就會知道,當浮標開始下沉時,向另一邊輕拉一下,若浮標仍呈現下沉就餌訊息,代表蝦子已經將餌塞嘴了,這時迅速揚竿,蝦子就上來了!」




願者上鉤

  腳邊放著可能會裝進蝦子的大簍子,裝模作樣的開始甩竿,照理講釣線應該成一道完美的拋物線進到池子中央,理論規理論,阿倫教師的釣線偏偏往小橋教師身上招呼,真是個尷尬的開始。
  會釣蝦的人跟不會釣的人差別很大,釣魚可以靠一點運氣,釣蝦卻很難靠運氣,蝦子喜歡吃會動的東西,所以要緩緩移動釣餌,眼睛要專注於浮標,當有動靜出現,還要輕輕平移一下釣竿,做出釣餌掙扎的動作,這樣蝦子才會更賣力的往回拖,但是不能太用力,否則就會跑掉,像阿倫秉持著願者上鉤的釣法,蝦子大概覺得受到輕視,硬是不肯來碰一下釣餌,一個鐘頭的時間裡面,除了一隻莫名奇妙上鉤的蝦子以外,一點斬獲也沒有,因為實在沒什麼慧根,所以對於這隻給足面子的蝦子當然要給它好好的拍照留個紀念,不過,這個舉動讓其他的釣客露出鄙視的眼神,一個小時只釣了一隻的肉腳,竟然還有臉拍照!
  只釣到一隻還大張旗鼓拍個幾張的,大概就只有這個從未釣過蝦的笨蛋吧!
  拍完照之後,興高采烈拿著唯一的一隻蝦要去烤,就看到小橋教師抹上一把的鹽,再到洗手台上串在叉子上,便放在火上烤,一氣喝成的熟練動作,讓在一旁的阿倫不禁拍手叫好。




呼!體驗結束

  繁忙的生活中,坐在池邊靜靜的沉澱思緒事件不錯的事,蝦子上鉤時享受那種兩邊力量互相抵制的拉鋸,與釣到蝦子的那份成就感,這樣的感覺是所有釣蝦客都為此神魂顛倒的,第一次釣蝦,真的是重在樂趣的體驗,實際上還滿好玩的。
  至於自己釣到的蝦好吃嗎?
  呃!一隻一百多的蝦子,還真的不是普通的鹹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倫 的頭像
阿倫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