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魔戒故事中的兩軍開戰
這是為了正義而奮鬥的理由
進入新班級讓人可以被掩飾
一個被家長如此轉換的學生
時間從一開始便從各地逃離
教師瞻望校園的喧鬧與汙衊
卻無能為力去停止這場爭鬥


引爆點


  合唱比賽的日子剩下幾天的時間,班會時學生決議利用例假日到校練習(既然是班上的意見,全國電子教師就算有千百個不願意,但也只有犧牲假期來陪公子哥兒們了),大致上練習有四個時段,若不能來則請家長來電請假。
  大條媽馬上就來電請假,原因是大條生皮蛇,需要充分的休息,所有的練習一律都不參加。
  全國電子教師趁這個機會告訴大條媽,大條的生理狀況是需要調整,但調整應從日常作息中做起,畢竟大條每天上完一天的課後,晚上繼續補習到十點,回家再洗澡、看電視、上網及寫作業,當大條所有事都做完都已經是半夜了……
  全國電子教師話還沒說完,大條媽就插話說:「那我們大條就不要參加比賽啊!」(如果有回顧之前的文章,就知道大條媽從來不讓教師把話說完的,詳情請見 果然遺傳是很重要的
  全國電子教師接著說道:「星期六、日出來練習是全班的決議,我擔心他都不來練習會被全班排斥,而且前導師(就是我啦!)也跟你談過大條在班上的人際關係並不好,四個時段至少也要出來一次,才不會全班同學被講話。」
  於是兩人就用手機講了一個多鐘頭,至於內容是什麼,很簡單,就是把上述對話重複講一個鐘頭就是談話內容了。


佩服佩服


  全國電子教師因為跟學務處還有約,便一面講手機,一面走進了學務處,這時我剛好聽到不知已重複多少次後的「如果不出來會導致他的人際關係會更糟……」
  我就用唇語詢問:「你在跟大條媽講電話啊?」
  就看到全國電子教師用一種很無奈的表情點了點頭,學務處的同仁都很好奇詢問我有關大條媽的豐功偉業,講完之後,大家就繼續工作,放全國電子教師一個人在那邊被轟炸。
  慢慢的,雙方溝通的音量越來越大,最後全國電子教師說道:「星期六、日大條不用出來,導師會用星期一至星期五另外找時間敎他,但麻煩務必參與比賽,畢竟這是全班性的活動。」
  大條媽的大嗓門竟然從手機另一頭傳出來,開始大肆批評學校及導師的教育失敗,這讓讓身為導師的全國電子教師十分受傷……


告狀


  沒多久,大條媽竟然直接跑來學校跟學務主任告狀:「主任啊!你要幫偶評評那個理啦!那個全國電子教師啊都不讓偶棉家那個大條請假啦……」
  問題是全國電子教師跟大條媽講電話時人在學務處,學務處所有同仁當時都在場(包括主任),所以對大條媽告假狀都覺得好笑,主任深知大條媽會盧很久,於是跟她講了一句:「我還有課!麻煩你跟阿倫老師談一下。」
  什麼!這真是晴天霹靂,好端端喝著飲料的我差一點全噴在電腦螢幕上,怎麼一句話,這件棘手的問題就丟到我頭上來了,唉!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只好一咬牙、一跺腳,深吸一口氣就上了……
  「老蘇啊!偶棉大條很乖啦!這個導蘇粉壞喔!這種班級粉可怕,偶要來去給大條轉班。」天啊!好熟悉的談話方式,我的記憶開始被抽離到一年多以前。(如果還沒回顧之前的文章,有覺得自己心臟不錯的人,請參見 果然遺傳是很重要的
  「大條媽!目前由於是常態編班,教育局怕學生都轉班後變成特殊班級,所以不太可能轉班啦!」我一面講,一面心想:你有沒有考慮要轉學啊?
  「不管啦!偶棉大條一定要給他轉班,你帶偶去見校長,偶來跟她說。」
  就這樣,換校長跟主任與大條媽纏鬥……


說明會

  由於大條父母決定要告全國電子教師(雖然一直搞不懂他們能告什麼),但目前社會風氣一面倒向家長,教師通常都處於挨打的局勢,因此就算全國電子教師完全站的住腳,校方決議還是開場說明會,而我,也因為大條媽一直在校長及主任面前誇讚我是好老師,而且身為前任導師,因此不得不出席……
  整場說明會就宛如是場羅生門,大條媽泣訴全國電子教師幾近咆嘯的侮辱她,且嚴重傷害大條的自尊,因此無論如何要轉班。
  就這樣,不管是誰發言,大條媽都不停的泣訴全國電子教師幾近咆嘯的侮辱她,且嚴重傷害大條的自尊,這時輔導主任說話了:「大條媽,妳說阿倫老師是很優秀的教師,因為他對妳說話都很客氣……」
  「素啊!阿倫教師都很溫柔,不像阿全國電子教師都對偶咆嘯。」
  「可是我記得,阿倫教師在輔導室跟妳講電話時,氣的把電話抓起來往牆壁上砸呢!」喂!輔導主任怎麼把事情扯到我頭上來了。
  「大條媽,妳說全國電子教師沒人性,竟然叫你小孩星期六日到學校來練習,可是當初我再帶班時,班上暑假都沒放到假,每天都到學校練習魔力點子時,為何你都沒意見。」好吧!算我把導師這個爛攤子轉到全國教師身上的,那就有義務幫他說幾句話吧!
  「因為你素好老師啊!你都麻很有耐心。」大條媽說道。
  「我好像沒有全國電子教師的耐心好吧!你難道忘記了,我常常掛你電話,而全國電子教師卻耐著性子跟妳好好講了一兩個鐘頭耶!」
  「不管啦!我速對事不對人啦!偶棉大條就是要給他轉班去啦!」
  「你們學校不給我們一個交代,我們就要把事情鬧大,到時候就不要怪我們,我們就只是要轉班,就這樣,很簡單!」大條爸這時語帶威脅的開口了。
  學校能怎麼辦,只有給他威脅啦!
  但是就這樣轉班也不太對,因此便暫時寄讀在其他班級了。


調侃


  主任及校長開完會後拿我跟全國電子教師開玩笑:「沒辦法!阿倫長的太斯文了,因此家長比較喜歡,全國電子教師長的比較粗曠,而且嗓門又大,難怪會被說成咆嘯。」
  「所以說,長相是很重要的!」這是開完會後最重要的一個結論。


果然是一家人


  我站導護時,一位家長抓著我申訴:「老蘇啊!偶棉家毛毛蟲要轉班,那個麻油雞老蘇好討厭喔!都欺負我家小孩。」
  「麻油雞老師可是非常敬業的老師呢!她對每個學生都很好,她不會欺負學生啦!」
  「有啦!她都欺負偶棉家小孩。」
  「麻油雞老師或許是要求比較嚴格,但絕對不可能欺負學生啦!」導護媽媽遠遠看到這個情形,以為我發生了什麼事而慌忙跑過來幫忙,聽到家長這樣說,便跳出來為麻油雞老師說話。
  「不管啦!你敎的比麻油雞老師還要好,偶棉家毛毛蟲一定要轉班。」
  我有點火大的說:「我問你,毛毛蟲現在的國文有沒有比較進步?」
  「有啊!」
  「毛毛蟲的品行有沒有越來越好?」
  「有啊!」
  「那你是在不滿意什麼啊!」我有開始不耐煩了。
  「阿大條可以轉班,為什麼偶棉家毛毛蟲不可以,偶棉也要給她轉班去啦!」
  我突然想到,毛毛蟲的媽媽不就是大條媽媽的妹妹嗎?
  難怪!
  果然遺傳真的真的事很重要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倫 的頭像
阿倫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