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最最黑暗的時代
一綱多本令學生疲於追趕
學習的道路充滿顛顛簸簸
這可能是最最光明的年代
學習開始能夠朝多元發展

什麼?教學哪裡有多元化
當然有!如果遇到我的話




我很隨性 但也很任性

  學校常說我教學太過隨性,但說歸說,也從來沒有干涉過我,而我也就大喇喇的給他繼續隨性下去。
  之前期中考出了一篇作文,希望學生可以「被迫」開始閱讀課外讀物,畢竟閱讀是通往寫作的捷徑。而這個捷徑是需要有家長陪同的,因此我拚命的鼓動家長帶學生到誠品書局走一遭……
  一個星期過後,有位平常完全提不起勁翻閱書籍的學生跑來找我,他興奮述說逛過誠品書局而開展閱讀的全新體會,我在他的眼中看見了飛揚的神采,我的眼神也跟著飛揚了起來,因為我一點點的小火花,彷彿啟動一個沉睡的靈魂。
  接著在課堂上詢問了一下學生,發現大多數的家長還是很被動的不願帶學生到書局,於是我很任性的跑去找了任教班級的導師,強烈表明希望能帶學生到誠品一趟,雖然這樣做並不見得會受家長的支持,但兩位導師也一口答應要犧牲假日來幫忙。




走!看電影去

  要學生乖乖呆在誠品書局閱讀而不去湯姆熊打電動是一件極具挑戰的事,因此便須要引起動機,教育學上把動機分為兩種:一種是個人喜不喜歡某件工作的基本態度,稱為內部動機(intrinsic motivation),這個動機比較主觀,喜歡就會自我激勵,並且願意積極付出,也會渴望解決問題;一種是個人對自己為什麼要在指定情境裡工作的認知,稱為外部動機(extrinsic motivation),這個動機通常和環境與文化有密切的關係,正面的環境會鼓勵個人為了自我而工作,負面的環境則讓人偏離了方向,變成為了金錢、為了名聲等外在因素,或是為了他人而工作。
  從某些角度來看,動機可能是學習最重要的成分,但再找動機之前,首先要設定好學習目標,這次的目標十分明顯,就是要讓學生能夠很流暢的寫出一篇作文,而學生的作文要從描述事物開始訓練,再漸漸地進入抒情文,接著是論說文,最後走向小說的領域,目前全球最暢銷的小說莫過於《達文西密碼》了,剛好這個星期電影版的《達文西密碼》上檔,因此,要補救這次期中考小說作文的不足之處,讓學生看電影應該會是個不錯的動機,只不過作文的教學是電影的逆向操作,不是從文字到影像,而是由影像轉化為文字。
  說到帶學生看電影,我不希望演變成炎炎夏日到戲院裡吹冷氣,順便看著大銀幕上英雄出盡風頭,不但拯救了世界,還順便贏得了美人芳心,更不希望看到學生只顧著吃超大份量的爆米花和可口可樂,享受著超大銀幕的聲光效果及震耳欲聾的超重低音而已,電影可以是娛樂的產品,但是教師也可以透過電影來敘事情節,甚至傳達某種意識形態或觀念,這才是我帶學生來看電影的目的。
  跟華納威秀洽談的結果,他們把價錢壓的很硬,一張學生票要價210元,如果要事先訂位則每張票還須外加20元,這還不打緊,我一次要買50張票,華納的工作人員也不願意幫我劃團體位,要求我自行在網路上訂購,每次也只能限購六張票,也就是我必須花上九次才能把票買齊,而且還不保證會坐在一起,我越想越麻煩,於是又不死心的打了一次電話,但華納給我的答覆仍然不變……
  越想越令人生氣,為什麼買這樣多張票,不但沒有任何折扣,反而比平常的票價更貴,於是我決定直接與華納的主管商量,還好華納主管深明大義,終於最後每張票價降為190元,而且還贈送《達文西密碼》的電影明信片,雖然最後的結果令人滿意,但麻煩下次作好員工教育訓練好嗎?




看完電影逛誠品

  學生如果能夠對於電影如何敘述故事、如何剪接畫面、如何搭配音效及配樂有所了解,便可以欣賞電影藝術的形式之美,當然我也希望在享受電影所帶來的娛樂之餘,順便引起學生想要看原著的高度慾望,所謂打鐵要趁熱,最好的方式就是趁學生還處於極度亢奮的狀態時,馬上帶到誠品書局去翻原著。
  但為何要去誠品,而且還希望是大遠百的誠品,早先我希望家長陪同時所抱持的原因有二:
  首先,就因為大遠百距離比較遠,學生必須有家長的陪同才能過去,這是因為讀書絕對不是孩子一個人的事,美國前教育部長賴利曾經說過:「每個父母一天至少要陪孩子念幾個小時的書。且家裡應該要有足夠的讀物可以閱讀、討論。我們要給予孩子較多的陪伴跟鼓勵。」也就是說只有家長陪孩子閱讀,孩子才會閱讀;只有家長不斷進修,孩子才會自動自發的讀書進修。
  陪孩子讀書並不是坐在旁邊指指點點的教地做功課,而是要讀自己的東西,因為重要的是家長主動學習的態度可以影響孩子,因此希望家長能夠陪同,買一些書跟孩子分享,從簡單的書到引起讀書的興趣,而不是學生獨自前往圖書館或是鄰近書局而已。
  第二點,為何要指明大遠百的誠品?大遠百的誠品書局將商業空間塑造為一種平民大眾的知識殿堂意象,其設計的卓越性,更將書店空間得以轉換成音樂會講座等空間,使市民生活在此獲得充實,而掌握閱讀樂趣做為設計重心,「知識的港口」成為高雄大遠百誠品的意旨,希望學生能在這種氛圍下,能有一些些不同的感動。
  誠品果然是一個很棒的地方,跟我接洽的主管不但非常歡迎學生,甚至願意在參觀完後,另外派誠品的工作人員來學校做回饋,而且得知我們有意要學生閱讀小說時,更主動要幫我們連絡台灣的小說作家做校園免費的演講,這次的洽談讓我深深的體會到他們對閱讀產業的深耕及對藝術人文的堅持,難怪誠品書店可以成為許多人生命經驗中不可抹滅的一部份。
  我們在參觀誠品書局時,也十分幸運的巧遇現場音樂表演,讓學生在閱讀的同時,還增加了對音樂的感動。




感謝

  「教育」這個字源自拉丁文,意思是「導出」。既然是導出,就不能一昧的填鴨灌輸,而是除了讓學生具備處世與謀生的能力外,也要依據個別的本性釋出不同的特色。
  偏偏培養人才的學校卻常常十分保守,許多教師仍用傳統教學的「有沒有效」來評斷成果,像我這樣隨性的教法可能會造成傳統教師本能地不安,因為那和社會化過程所教導的觀念是衝突的,比方說,太好玩、太輕鬆都會讓人覺得不自在,不像個「大人」應有的樣子,但偏偏我卻常在意料外獲得驚喜,因此對於我的隨性,有些人或許會擔心,帶學生看電影、閱讀小說是不錯,但學生會不會玩得太瘋?
  而我從來就不擔心會不會玩得太過頭,我只擔心學生不會玩,有沒有想像力。
  在此也要感謝許多人的力挺到底,感謝全國電子教師幫忙押車、感謝阿蘭老師推著嬰兒車陪同、感謝訓育組美麗的純銀組長協助,由於這些人犧牲假日,才換得這次教學順利的進行。
  愛因斯坦曾經說過:「有時候重要的無法計算,能計算的又不重要。」知識學習其重要性正顯現於它的無法計算,而這些老師義務性的付出,當然也是無法計算的。
  十分感謝這些教師的鼎力幫忙!
  謝謝!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