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假的考試變成了真誠
或許教育只是漫天謊言
而我縱空一切劃上句點

像無政府主義的瘋子站在十字路口
更像一隻曬乾瀝鹽的魚兒渴望海洋
教改所築起的高牆還在彷彿的邊緣

今日特餐是在冰點之中沸騰的試卷
學生們可以選擇需要幾分熟的淚水
搭配上完美分數偏見與家長的期望
帳單上還會外加百分之十的補習費

對不起
不成熟的學習已售完
不介意的話
也許試試看我的教學



迷思

  之前還在高師大的時候,教授總是再三叮嚀於「班級經營」上,如何管理好班級秩序也是導師一直在著墨的地方,面對不停破壞上課秩序的同學,應該如何處置?現在面對實際狀況,我陸續採用不同方式實驗後,情況各有不同程度的改善,不過依舊會有我行我素的同學,這是非常棘手的問題。
  不過反過來思考,我要的是什麼學生?上課不回話,老師講笑話也不會笑的學生嗎?教學時班上鴉雀無聲,就算是教學成功嗎?或許有時會落入「同學上課安靜,才是成功的教學」的迷思中,不過這兩者的平衡點真的很難拿捏。




吹笛人(Pied Piper)

  很久很久以前,山上有座美麗的哈梅林城,市民雖然很有錢,可是懶惰又自私。一天,城裡面跑來好多老鼠,街道、房子、商店、餐桌上、床上,到處都是老鼠,市長卻只會貪污,什麼事都不會。有一位異鄉的吹笛人來到哈梅林城,告訴市長他能幫忙解決鼠患。驕傲又自負的村民都認為吹笛手是個騙子,所以就決定:只要他能把老鼠趕走,就給付五萬元的酬金。吹笛手的音樂像魔法似的,把每隻老鼠都帶出城外。但市民卻反悔不肯付錢。吹笛人決定要給這些自私的村民一個教訓。於是他在深夜吹起歌來,城裡每一家的孩子都跟著他到好遠好遠的地方……
  這時代的教師如此渺小,卻那般熱忱,可是像被教育政策牽著走的老鼠,在解決完教師後,下一個消失的呢?

  表演工作坊曾經有一句話是形容教師的:龐大國家機器中的腐敗教育制度下的貪婪副產品裡面的寄生蟲旁邊的小嘍嘍至於學生呢?當然就是龐大國家機器中的腐敗教育制度下的貪婪副產品裡面的寄生蟲旁邊的小嘍嘍所敎出來的笨學生

  想要覺醒似乎太泛個人主義了,嗯!突然很想去學吹笛子。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