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封在相本的歲月和動盪的時代
在書架上蠢蠢欲動
黑白的身影中有著鮮豔的記憶

傳奇結束的那天
星星並未因此殞落
月亮卻掛在樹梢上結冰
仿佛不願再隨軌道運行

身影消失的那天
一個傳奇的故事
正開始
流傳


自宅

  花園新城是台灣第一座大型山坡地住宅區,仿歐美的屋宅設計,與將花園融入城市、城市融入花園的觀念,在當時可謂風華絕代,加上修澤蘭是蔣中正的乾女兒,因此並非有錢就一定可以入住的。
  除此之外,社區以圓環車站為中心,涵蓋了活動中心、餐廳、幼稚園、超市、網球場、游泳池、教堂、小小動物園及對外營業的遊樂場,甚至還有一座巨型的摩天輪,放眼整個台灣,直至現在都還是絕無僅有的。
  福和一家人搬進社區後,對於這個環境簡直滿意的不得了,住家四周是群山圍繞,林木蒼鬱有如自己的庭院,每天飯後沿著步道拾階而上,也是饒富異趣的悠閒。


長孫

  阿倫在福和退休前一年出生,也是福和的第一位孫子,疼愛當然是在所難免的。
  阿倫小時候是福和的跟班兼小玩伴,祖孫兩人一大早會去爬花園新城的後山,下午就到山中的小溪抓螃蟹,三十多年前的溪水簡直是小螃蟹匯流而成的,輕輕鬆鬆就可以抓到滿滿的一個水桶。回到家中,許家小姐會將螃蟹與雞蛋拌炒,吃起來喀七喀喳的不好吞嚥,但對於孩提時代的阿倫而言,吃著自己捕獲的獵物樂趣,遠遠大過於美味與否。
  小孩子對於父母親都有著依戀,因此,阿倫有時也會在夜裡突然想起遠在高雄的父母,這一想起來就沒完沒了。福和為了安撫小孫子,於是抱著阿倫到住家外的草叢中揮舞著網子,然後將一隻隻閃著微光的螢火蟲放進了玻璃罐之中,回到臥室的蚊帳後再將罐子懸開,銀河就這樣從玻璃罐中宣洩而出,星星不再是遙不可及,而是伸手就可以觸摸的到的。
  這一夜,是阿倫記憶中最華麗的一場夢。


旅遊

  小孫子送回了高雄之後,福和開始參加資深公民協會、基甸會、中國攝影學會與扶輪社的各種出國活動,但最常的旅遊方式還是屬於自助旅行,其足跡遍佈美國、加拿大、紐西蘭、澳洲、荷蘭、愛爾蘭、丹麥、法國、冰島、日本、韓國、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大陸、泰國等地。
  在澳洲,福和曾兩度來到了最南端的塔斯馬尼亞島兩次,也與當地的消防隊長成為好友。
  在法國時與攝影大師郎靜山出席國際攝影會,兩人在喝咖啡途中,有人不小心打翻了郎靜山手中的咖啡,一陣慌亂的擦拭之後,福和發現自己的背包不翼而飛,因此也意外的在法國多停留了半個月之久。
  在福和的心目中,到冰島是一輩子的夢想,畢竟這是當初他專題報告的題目,雖然做過深入的研究與瞭解,但若沒實地走上一遭實有不甘,於是,他來到了北歐。
  這樣到處遊歷引起了調查局的注意,畢竟當時兩岸仍未開放,當局深怕有人會利用出國機會潛回大陸,因此,當福和離開台灣幾個月後,調查局終於找上門來,當時寄住在泰國寺廟中的福和大概沒想過,原來送炭到泰北竟然惹來一場風波。
  世界各地旅遊的日子,在半年的美國之行結束後,福和也結束漂流的歲月,從此之後不再踏出台灣一步,那一年,福和八十八歲。
  在阿倫的印象中,福和爺爺的職業是環遊世界的流浪漢。


休閒

  由於阿倫一家都在高雄,跟福和聚首的時間相對性的也不多,往往都要等到年假才有機會見上一面。
  過年期間,福和會搬幻燈機出來,讓一家人瞭解到他究竟到過哪些地方,然後就是魔術教學時間,孫字輩的無不認真學習,因為除夕夜就是驗收的時刻。
  年假之外的福和也是閒不下來,每天都排滿了行程:
  週一是自由時間,有時逛植物園;有時做瑜珈;有時到丹堤咖啡喝下午茶。
  週二到中國婦女週刊幫忙貼郵票、寄發刊物。
  週三參加嘉興街老人會的魔術班。
  週四到博愛路的紅十字會,找笙漢強老師學魔術。
  週五前往基督之家。
  週六到台安醫院吃素食,接著到來世教會與松山教會。
  週日在靈糧堂教會。
  每天的例行公事是收聽空中英語教室,福和可是打從第一期開始從沒間斷過的。


思念

  許家小姐是在民國八十一年過世的,之後葬在復興崗的基督教墓園「復活山莊」。
  每當福和想念亡妻時,便會獨自搭來到復興崗後再徒步上山,來到陵寢便倚著墓碑而坐,偶而聊聊天,彷彿一切都如同往昔,並未天人永隔而讓生命淪為沉寂。
  若是因為談天而讓夜幕低垂,福和便會就著墓地而眠,這對福和來說是再習慣不過的事情,只是,以往兩人是並排而眠,如今卻是各睡上下舖。
  這是福和對亡妻的一種思念,或許也可以稱做是一種浪漫。


告別

  福和年事漸高,於是跟著小兒子搬到了高雄,想說南台灣的氣候比起台北而言,多了一點點體諒老人家的味道。
  在高雄的這段期間裡,福和已經必須依賴輪椅才得以行動,這對於個喜歡遊山玩水的老人家而言,其實是種煎熬,好在生命中又有著意想不到的驚喜,福和當上了曾祖父。
  好景不常,民國九十七年的九月,正帶著學生參加畢業旅行的阿倫接到了一通電話,電話那頭告知了福和爺爺過世的消息。
  這個老人家,就連死後的選擇也頗有玩味,沒有告別式,沒有追思大會,他選擇了大體捐贈。
  只為了一句「廢物利用」的環保概念。
  福和一生跟消遙二字脫離不了關係,就連人生中最難過的一關也能輕鬆相待,這或許就是成為傳奇的因素吧!
  民國九十七年,福和告別塵世,這一年,福和恰巧一百歲。
  百年傳奇到此正式結束。
  另一個傳奇卻正要開始……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