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稿件以全數交由二年級國文教師審查,訓育組也做出決議,若是這篇小說被挑選出來,則會有以下幾種措施:
  1.試著幫學生投稿,藉以給予其正面的鼓勵。
  2.由於受限於校刊篇幅,如果全文刊登就沒有版面登其他作品了,因此會幫她找個網路空間放全文,而校刊則用節錄的方式刊登。
  3.文末加上一位輔導教師的評論,就內容中出現的情感問題作平衡。
  4.除此之外也請國文教師就小說的寫作加以分析,給予其在寫作上的建議。
  5.剩下的,就剩下訓育組等著接各界的電話了……


天使

作者:零∘C

  為什麼我非得要答應他這個條件不可啊?
  我真恨我自己,昨天為什麼要那麼爽快的答應?連一點風險都沒考慮到!真的是吃到大虧了呀!讓梁偉軒耍了小人就算了,還被他占便宜……唉,難道我注定被他吃的死死的嗎?
  我拿起出氣娃娃,把所有對他的怒氣,全打在上面……

  「不要啊!」我從外面聽到尖銳的叫聲。
  那個不是……靜蘋姊姊的聲音嗎?發生了什麼事?
  「你快放開我!」好像不太對勁耶!
  我放下出氣娃娃,連忙跑到門前。
  「靜蘋姊姊!」
  我看見一個長得蠻帥、高高的男子,抓著她的手不放。
  「小櫻!」她正在向我求助。
  「她是誰啊?」那個男子看著靜蘋姊姊。「說啊!靜蘋!該不會是妳的親戚吧?那正好可以對她說明我的來歷!」
  「不是的!她是鄰居!」靜蘋姊姊瞪著他。「吳冠于,我和你已經沒關係了!」
  「怎麼可能沒關係呢?我們在交往,不是嗎?」那個叫冠于的人,還是緊抓著靜蘋姊姊不放。
  「不好意思,我們已經分手了!吳冠于,請你不要來打擾我的生活!」靜蘋姊姊甩開他死纏不放的的手。「小櫻,對不起喔!妳嚇到了吧?」
  她給我一個甜甜的笑,完全沒把吳冠于放在眼中。
  「梁靜蘋……妳有完沒完啊?」
  吳冠于正要使出他的全力,把靜蘋姊姊拖走時……
  
  「怎麼了?」哥哥已經運動完回來了!
  「志鈞!」靜蘋姊姊的眼淚已經落下了,看來吳冠于抓得不輕啊!
  「這個男的是誰?」吳冠于搖著她。「該不會是妳養的小狼狗吧?」
  「你幹嘛這麼粗魯啊?」哥哥一把推開他,摟著靜蘋姊姊,對吳冠于說:「你,給我聽好了!我不是什麼她養的小狼狗,我是靜蘋還有她的家人認定的未‧婚‧夫!我們已經訂婚了!」
  啊?未婚夫?哥哥……什麼時候?
  「未婚夫?她的……未婚夫?」吳冠于一臉驚訝的看著靜蘋姊姊和哥哥。
  「對!未婚夫!你聽清楚了沒?」哥哥很認真的表情,我嚇傻了!
  我看了看靜蘋姊姊,她並沒有驚訝,只是對吳冠于點點頭。
  怎麼可能?哥哥都沒有跟我說!怎麼突然掛名「靜蘋姊姊的未婚夫」?
  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
  看著哥哥和靜蘋姊姊,我什麼話也沒說,只流下兩排眼淚,往我的房間跑去……
     *
  之後,我就沒有和哥哥講到任何一句話,整個下午都和晴天出去,直到深夜時,才偷偷的回家……就算被發現了,我也是一句話也不說,就走進房間,把自己鎖在裡面。
  我不知道哥哥怎麼想,相對的,我也不想知道!因為……他對靜蘋姊姊的前男朋友說的話,已經徹底的傷了我的心。

  終於,和偉軒約定的日子到了。
  我一大早起來打理自己,穿上一件粉紅色格子的上衣(有小露香肩唷!)和不曾穿過的深色牛仔短裙,還戴上哥哥去年送的生日禮物-刻著我的英文名字『Angela』的項鍊。
  稍為化了淡妝、夾上我寶貝的粉紅鑽石拼成的皇冠髮夾,才滿意的揹著粉紅色小包包,留下一張紙條給哥哥,到隔壁等偉軒了!
  雖然我還在跟哥哥賭氣,但是還是得交代一下自己的行蹤嘛!無論如何,他還是我的親生哥哥,總不能讓他擔心我吧!
  
  我才剛打開門,就已經看見偉軒站在門口了!
  「妳終於好了啊!真慢耶!」他還不忘挖苦我。
  「什麼啊!這是你開的條件耶!……我沒爽約,算對你很好了!」我嘟著嘴,臭罵他一頓。
  「好啦!今天難得這麼漂亮,就不要出口成『髒』了嘛!」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
  「難道我以前很醜囉?」他真的是不會誇獎女生耶!
  「差不多啦!」
  「還差不多!哼!算了!我不要理你了!告訴你……現在,我要回家了!」我轉身準備開門時,他的大手抓住我。
  「開玩笑的嘛!對不起啦!」他道歉著。
  「哼!反正我有很大的理由不能待在家……快走啦!」這是當然啊!我現在除了跟他出去以外,就沒別的藉口可逃出家門了!

  我和他一開始在淡水河畔看晨曦,玩了一個早上!
  偉軒拉著我,考慮要去哪裡吃中餐時,我還很天真以為他會先帶我去廣場逛街、吃東西,買情人節禮物送給我,接著看一部愛情文藝片,再去高級餐廳吃飯,最後繞到陽明山看夜景,順便對我說為什麼找我一定要在情人節……喔!這不是很浪漫嗎?每個女孩子都渴望的行程啊!
  結果呢?他帶我去的地方不是廣場,也不是電影院,而是吃都快吃膩的阿宗麵線,偏偏時機也不對,害得我們必須在大熱天裡,站著吃超燙的麵線。
  這是哪門子的約會啊?
  「喂!為什麼我要在大熱天裡,站在這裡吃麵線?」我對他發牢騷。
  「沒辦法啊!除非我有百寶袋或哆啦A夢,就可以變出一個冷氣和桌子了啊!誰叫妳今天早上拖太慢了?」
  他……他居然可以怪我!
  「哼!你自己吃啦!」我將手上的麵線,塞到他手裡,頭也不回的走了。
  「喂!妳幹嘛突然發脾氣啊?」他追上我,還抓住我的手臂。
  此時我能感覺到,剛剛他拿在手上已久的麵線的溫度。
  「要你管!」我怒氣沖沖的甩掉他的手。「我今天難得答應你耶!還以為你會很大方的!結果呢?這什麼爛情人節!還有你那什麼約會啊!」
  「唉唷!這只是開頭嘛!妳幹麼那麼緊張?」他拉著我的手。「我只是沒計劃到中餐嘛!所以只好用剩下的錢吃阿宗麵線……這樣的理由,大小姐,妳滿意了沒?」
  真的嗎?真的是這樣嗎?
  看他這張有些誠實的臉,好啦!姑且相信他吧!
  我很不甘願的被他拖回去吃麵線,可能是怕我生氣吧!他和老闆A了兩張椅子。
  看偉軒吃得很滿足的樣子,我還是跟著他,把手裡還很燙的麵線吃完!雖然說都快吃膩了,但是麵線的味道我還是很愛!
  終於,結束了一頓難熬的中餐。
  果然不負我所望,帶我去看電影了耶!雖然不是愛情文藝片,而且劇情有點A,對我來說牽強了點。看在他花了兩張門票錢的份上,就閉上嘴,什麼都不抱怨了!
  看完電影,偉軒也花了一大筆錢,帶我去餐廳吃晚飯。他真的沒騙我耶!早上的阿宗麵線果真是沒列入預算中呢!
  在浪漫的氣氛中,我們坐了很久,才結束晚餐,雖然有些不捨,但我還是很滿足的、沒遺憾的離開,為了不讓他再花錢,我選擇在廣場散步,消化肚子裡的食物。

  「嘿!妳是韓子櫻嗎?」突然有一位很漂亮的小姐,拉著她身邊的男人走過來問我。
  「對啊!我就是韓子櫻。」我看了看她,還有一點眼熟呢!「我……是不是認識妳啊?」
  「妳忘了我嗎?我們才分開三年耶!」三年?難道是高中同學?
  我再仔細的觀察她,大大的眼睛、薄嘴唇,還有兩個笑起來很深的酒窩。
  啊!我想起來了!
  「佳鏵?顏佳鏵嗎?」我還真的認不出來耶!
  「是啊!我就是佳鏵!」她對我笑了笑。
  她真的變了很多,之前還在學校以『可愛教主』出名的她,唯一的缺陷,就是只有留到肩膀的短頭髮。
  如今已長到腰了,還去燙離子燙,襯托她的美麗,現在已看不出不完美的地方了!
  「好久不見了耶!」我牽著她的手,興奮的晃呀晃。
  「妳沒變嘛!人一樣很幼稚!」她笑笑的,隨意我搖擺。「而且……還交了一個不錯的男朋友喔!」
  她看著偉軒,對我笑得很曖昧。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啦!」我很誠實的對佳鏵說。「不過重點是,妳也交了男朋友啊!……欸欸,介紹一下嘛!我們好朋友三年了耶!」
  我勾著她的肩膀,就像高中一樣,打打鬧鬧的。
  「唉唷!不要玩啦!」佳鏵對我露出兩個可愛的酒窩,掙脫我死纏不放的手,拉著她身邊的男人說:「他是我的男朋友沒有錯!妳還記得嗎?他叫王佑傑。」
  王佑傑?這個名字似乎有點耳熟耶!
  「哦……我是聽過啦!但是忘記了耶!」我傻笑著。
  「真是的,才離開校園三年,妳都已經忘記這麼多了!」佳鏵輕彈我的額頭。「他啊!是我們高中時,學校樂團的鼓手。」聽她一說完,我想起來了耶!
  還記得,當時,佳鏵很崇拜他(也可以說暗戀啦!),每次樂團團練完,她就會買飲料給他,還很貼心的對他說:「你表現的很棒耶!」……之類的話。
  想起來,還真的是雞皮疙瘩掉滿地咧!
  「喔!不錯啊!有情人終成眷屬了耶!」我拍手叫好。
  「別顧著說我,妳呢?不介紹一下嗎?」佳鏵對我暗示正站在我旁邊的偉軒。
  「他喔!他叫梁偉軒,是我現在的鄰居!」我嘆口氣,接著:「今天之所以會跟他出來,全都因為他耍小人,害我輸了比賽……」
  「妳還要提這件事啊?……拜託!妳本來就沒實力了耶!」偉軒才不管有誰在我面前,照樣挑我的致命傷講。
  「那又怎麼樣啊?哼!」我硬是要拿昨天的事情和他吵架。
  「好!OK!兩位,不要吵了,難得情人節出來玩,就不要傷感情嘛!」佳鏵說完,看了手錶一眼,便對我說:「對不起,小櫻,我和佑傑還要去別的地方呢!所以……就不打擾了唷!再見了!」
  「嗯!再見了!有空要一起聚一聚囉!」語畢,他們就走遠了。
  和佳鏵道別完,我和偉軒也沒待在廣場多久的時間,後來還是決定回家休息了!

  「嗯!今天謝謝妳答應我,和我出來約會!」他說。
  我們已經抵達家門口了,而……這時候他的語氣就變得很溫柔。
  「不會啊!比賽是我輸掉的嘛!」
  「其實……不管妳有沒有贏比賽,我還是會邀妳出來!」這句話……什麼意思?
  「……你在說什麼啊?」我有點愣住了,難道……他不是為了要笑我沒人約,才答應和我出來的嗎?
  「小櫻!其實今天想找妳出來,為的是,和你坦承所有的事情!」偉軒的眼神,突然變得好認真!
  此時,我可以猜得出來,偉軒接下來想說麼……
  「我喜歡妳!小櫻,真的很喜歡妳!希望妳能答應我,和我交往。」
     *
  晚上十一點零五分。
  我已換下困擾的服裝,愣愣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想著偉軒說的話。
  他是認真的嗎?那我……到底該怎麼回答他?
  「不可能啦!他只是開玩笑,逗我玩的!」我一直用這句話催眠自己。
  一想到偉軒認真的眼神、溫柔的表情,催眠就不成作用了。
  我該對他坦白嗎?對他說我喜歡哥哥嗎?還是說……答應他的請求?

  喀擦!門開了!
  可能是哥哥回來了吧!由於我真的有點累了,所以才坐在那哩,連躲都嫌麻煩了!
  直到我看著門外的兩個身影,全傻住了……
  哥哥牽著靜蘋姊姊的手,十指交扣,且緊緊的,感覺不想讓對方鬆開一樣,彼此親暱的動作……我看在眼裡。
  或許我的胡思亂想成真了!哥哥真的喜歡靜蘋姊姊!
  此時,眼眶可以感覺得到溼溼的淚水正打轉著,而臉上多了幾道淚痕。
 
  「小櫻?」靜蘋姊姊發現我了!可是我卻回答不出來。
  看著他們,淚水始終無法停止,怎麼擦,都擦不乾,怎麼流,都流不完。
  「小櫻,妳怎麼了?」哥哥放開靜蘋姊姊,走過來想安慰我。
  但我躲開了,用最憤怒、最無法忍受的眼神,瞪著他,且什麼話也沒說,便跑進房間裡。
  我鎖上房間的大門,並裹著一層厚厚的棉被,此時,就像卸下所有的苦惱般,用力的、大聲的哭出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