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倫 T恤 板褲 靴子 綁馬尾 九個耳洞 騎打擋車
很像黑道的國文老師
沒錯 他怎麼看都不像個教師 學生開學第一天就知道了

真是個異類的複合體
怎麼說呢
傳聞中
他白天是國中教師 晚上是黑道大哥
因此學校很多問題學生很買他這套
嗯 大哥嘛 大哥說的話誰敢不聽

阿倫老大 從不在意學生不會唸書
卻很介意學生不會玩
嗯 我好像創造了一個很獨特的故事
在這個一直沒有新故事的年代裡




流言

  突然之間,學生不再稱我為阿倫老師,而是必恭必敬的叫聲大哥,熟一點的會叫我黑道教師,連畢業冊要我簽名時,都還要求我在上面加簽一個「黑」字,而這一切都要從我剛踏入校園開始。
  印象中,男老師總是西裝褲上紮著襯衫,但我除了結婚那天這樣穿過,這輩子就再也沒出現過這種打扮了,這也是故事流傳的主因,當然還有我那超級娃娃臉所導致……
  一開始,學生就對我很好奇,這個傢伙完全搞不清來頭,怎麼都看不出來他會是教師,但如果他是學生,為什麼都可以不穿制服,這個疑問在學生群中被討論了很久,一天,校外幫派人士進入校園警告學生,看看那些不良份子,發現這種打扮彷彿天天可以看到,學生突然有種茅塞頓開的奇想,原來我是黑道份子,而且還是很狠的那種,不然怎麼會天天到校園裡來尋仇呢?
  故事就這樣開始的,接下來一連串的巧合,實在是很適合寫成一篇故事。


洪興大哥

  有個女學生在請教我試卷問題時,突然大驚小怪的說:「老師!你原來有穿耳洞耶!」這個驚叫聲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隔沒幾天,我任教的班上,學生竟然要求我脫上衣,就這樣短短的幾天內,我有穿耳洞的事經由大家交頭接耳一個一個的傳告下去,已經演變成我全身有刺青了,這讓我想起很多年前的司迪麥的廣告:貓在鋼琴上昏倒了。
  我聽著他們訴說那個屬於我,但我卻很陌生的故事,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我被陳浩南的古惑仔電影給害死了。


衝突

  掃地時間,我一向會去檢查班級所負責的公共區域,這時發現班上的小尋正被體育班的學生欺負,小尋因為有多重情緒障礙,配合他矮矮胖胖的身材,很容易被當作是嘲笑的目標,帶頭的黑洞正在不斷的嘲笑著小尋,並不時出手推他。
  「你們幾個不應該這樣欺負人,跟他道歉一下,然後快去做掃地工作。」我本來以為他們會做個鬼臉,丟下一句對不起就跑人了。
  可是,他們幾個竟然完全不把我的話當一回事,繼續在那裡嘲笑著小尋。
「喂!你們把我當空氣啊?不要太囂張喔!」
  看到我忿怒的情緒,除了黑洞外,其他人開始顯得不安,不發一語注視即將發生的一切。
  就在這時,黑洞對我的話作出反應。
  「你很囉唆耶!就算你是老師,又有什麼了不起啊?少在那邊裝模作樣了,你又不敢拿我怎麼樣!」我覺得身上某個不該被碰觸的開關被啟動了,就像龍之喉下有逆鱗徑尺,人若觸之,則必動其怒而為其所殺,在一瞬間,我忘記我現在的身分是教師了。
  「你‧給‧我‧道‧歉」一個字一個字很用力的由我齒縫中竄出。
  「你不是老師嗎?你想揍學生啊?」突然間有人驚慌了起來。
  「你可以試試啊!」我越來越靠近他們。
  「你到底想怎樣!」黑洞扭曲的臉孔在一瞬間突然洩氣了。
  「你給我道歉,不然就跟我去學務處。」大概是之前的氣焰太囂張,一時之間黑洞自己找不到台階下,如果就這樣乖乖道歉,那以後怎麼繼續當老大,於是不發一語的跟著我往學務處前進……
  其實跟黑洞起衝突後,我一直擔心我的愛車會倒楣,可是他不知道是有意避著我還是怎麼,突然之間就像蒸發似的消失了,一天放學時,黑洞頭上包著紗布從車棚竄出,恭恭敬敬的向我鞠了一個躬,說道:「老師好!」我因為這個不尋常的問候納悶了許久,側面得知,原來他被人圍堵,被打的頭破血流後送醫院,該不會,該不會,他以為是我唆使的吧!


無法收拾的傳聞

  我是黑道份子這個傳言到底演變到什麼地步,有個插曲可以說明,某次資優生拿著課本在走廊上請教我,當我正在說明時,突然聽到有人說:「西類郎死煞郎?(台語:那人是什麼人)」
  「噓!卡細聲一點,西類郎與老蘇呢。(小聲一點,那人是老師呢)」
  「嚇!西款ㄟ麻也塞作老蘇喔?(什麼!那樣子也可以當老師喔)」
  「各哩卡細聲一點,賣猴伊聽點,盯倒伍幾類尬伊嗆瞎,伊抓兩拜孤ㄟ郎帕西類同學。(叫你小聲一點,不要被他聽到,上次有一個人跟他嗆聲,他帶了兩百多人去打那個學生)」
  我忍住臉上快抽筋的往聲音的來源望去,發現一群學生蹲在連接走廊上討論著,當回答完資優生問題後,我順著連接走廊往導師室的方向走去,經過這群同學的身邊時,彷彿是說好了一般,所有人都站了起來,就像摩西分紅海似的讓出了一條通道讓我過去,在這種詭異的氛圍下,我也只有硬著頭皮通過了,走到一半,學生異口同聲的說道:「大哥慢走!」
  幾天後,校長與教務主任也聽說了這個傳聞而約見我,並問我是否會介意被傳成這樣。
  「其實我沒多大的感覺,反而覺得在處理問題學生時還蠻方便的。」
  「那就請好好保持啊!不要被拆穿了。」
  啊……


故事還在繼續中

  如果說好奇心可以殺死一隻貓,那我早就不知道死過多少遍了,我是那種好奇心極為旺盛的人,因為學生常常在放學後到一間遊藝場及網咖聚集,所以我非得搞清楚學生在那邊到底在做什麼,就在我巡視網咖時發現許多熟悉的面孔。
  「玩完後就早點回家啊!」我跟他們說完就離開了。
  隔天,有學生跑來告訴我:「你到底是誰啊!竟然還可以派一堆警察來趕我們回家」原來,我前腳才踏出網咖,許多警察後腳就過去臨檢。
  完了!這故事怎麼沒完沒了啊!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