囂張的在學務處瞭望
悔過書灑落叛逆颯颯
漸消逝 愚蠢漸遠去
如何完成手中的迷茫
唯一的字 漸漸作亂

戀上青春的狂飆
污染的肺 總映著拳頭的威脅
十四歲的學生 怎識得社會的無情

年輕的歲月 是一盞無華的流星
失去了目標 亦沒有蹤跡




  愚人節時看到一則新聞,內容還十分有愚人的意味,節錄如下:

  國中畢小毛賊 近乎文盲警頭大

  中國時報:2008/04/01 04:33 蔡偉祺/北縣報導

  新莊某國中黃姓畢業生,日前因偷竊手機失風被捕,警方偵訊時意外發現,竊嫌的讀、寫都不靈光,國文程度幾近文盲;更令承辦警員驚訝的是,該名學生竟連自己的名字都寫不出來,還是警察先將少年名字寫在旁邊,請他「照著畫」才過關。
  日前國科會一項研究團隊曾指出,有一所偏遠地區國中校長告訴他們,收了五名新生,竟有三人的識字程度接近文盲。沒想到人口密集的台北縣都會區也發生類似情況……




  這名新聞記者未免也太大驚小怪了一點,只要肯花時間到各校的學務處走上一遭,肯定能夠發現近乎文盲的學生大有人在。
  文盲的定義是「不識字」,這當然是相對於「識字」而言,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識國際教育統計標準界定:「個人具有閱讀與書寫日常生活簡單訊息的能力」。這樣要求看起來是非常簡單的,難怪絕大多數的教育主管單位都認為不太可能有國中畢業還不識字,但身處在教育崗位上必須坦承這個問題是存在的,撇開是否因為國語文時數被刪減的原因外,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出於學生本身。
  近乎文盲最常出現在中輟生身上,其次是對學習索然無味的學生,這類學生通常小學就未打好基礎,國中不是睡覺就是猜題,只要品德不要太差,課業上的要求也就不太計較,只不過將來徒增加社會成本而已。
  還有學習弱勢的孩子,家長本身資訊來源就不足,平時交談溝通又非使用國語,自然認識的字會也就少得可憐。
  若要改善此一情形,除了讓學生藉由對文字的「認識」與「使用」真正發揮知識即力量的功能,最重要的還是從本身自我覺醒及改變下手,偏偏這些孩子通常都是「拒絕學習者」,在幾乎不到校又找不到人的情況下,要脫離文盲根本就是痴話。

  P.S.以上三篇悔過書乃是出自於三位一心想進監獄後出來變大哥的學生之手!

  反正抱持著要進監獄洗禮一番的心態,那讀不讀書就沒多大重要了!

  第一次,我深深感受到什麼叫做‧冥‧頑‧不‧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倫 的頭像
阿倫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