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話是寫給作者的:「目前還做出沒有任何的決定,我能夠了解你關切的心情,到時自然會通知妳,但如果妳看到這段文字,就表示妳皮在癢!距離基測剩下三十天的日子裡,不要再給我玩電腦了!」


天使

作者:皮在癢的小孩

  「晤……」我輕輕的睜開眼。
  有被一絲絲的陽光刺激,可能還不習慣光亮吧!但我還是決定要睜開眼。
  「奇怪,怎麼這麼亮啊?」我揉揉睡眼,看看床上的鬧鐘。
  「啊~」天啊!十點鐘了!哎呀!我居然睡那麼晚,哥哥怎麼沒叫我呢?不是說好七點一定要叫我的嗎?
  啊!對了!說到哥哥……

  「哥哥……」我大叫。
  我忘了要幫他弄早餐了啦!他應該會生我的氣……
  不瞞你說喔!有一次,我早上才回到家,那時就看到哥哥已經在廚房吃早餐了;他只看我一眼,就什麼話也沒說,低頭繼續吃著他買的早餐,後來我試著要和他講話,他都不理我耶!
  大概持續到下午吧!我含淚去問他怎麼了?是不是不理我了?而這個臭哥哥聽完我說的話,邊摸我的頭,邊笑說:「逗妳玩的啦!以後不要太晚回家!免得我都吃不到小櫻親手做的早餐耶!」
  所以說啊!他可能又要跟我鬧脾氣了……
  雖然是開玩笑的,但是還是會在意呀!誰叫他是我心愛的哥哥?

  「哥……」我匆匆忙忙的開門,小跑步的跑出我房間前面的小道。
  衣服連換都沒換,鄒巴巴的睡衣,連脫下它,換上另外一件都有點煩了!當然啦!我的頭髮也沒整理好。
  一早就邋邋遢遢的出現在哥哥面前,我想他應該會笑我吧!
  不管了啦!笑我也好,我就是不要他跟我鬧脾氣、不理我嘛!
  「哥哥!」
  衝到客廳的那一瞬間……

  「嗨!小櫻。」我愣住。
  靜蘋姊姊?她怎麼在這裡?
  我只能搔搔頭,用眼神和她說抱歉,
  「哦,我哥呢?」我連忙把頭髮抓齊。
  「志鈞?他很早就去上班了。」
  「喔喔!」我傻傻的笑。
  拾起掉在地上的梳子,管頭髮打結不打結的,就是硬要梳直。
  與其丟臉,我還不如趕快整理比較好,痛只是一下子嘛!
  「不用這樣啦!再梳下去,恐怕……妳的頭髮就沒了唷!」靜蘋姊姊笑著,便把她腿上的筆記型電腦,放在桌上。
  「可是這樣很邋遢啊!」我嘟著嘴。
  「沒關係啊!這樣的小櫻也很可愛呀!」
  聽完她的話,我乖乖的把梳子放定位。
  「對了!哥哥他……今天不是晚班嗎?」怪哉,我怎麼沒聽他說過,今天是早班呢?
  「喔!剛剛在吃早餐時,他的同事臨時電話通知,要和他換班,所以就先走了」她給我一個微笑。「志鈞有交代我,一定要和妳說……咳,『別擔心!早餐我都吃過了,很抱歉沒事先告訴妳,晚上在買小禮物給妳吧!』就是這樣呀!」
  她模仿哥哥講話的樣子。
  哥哥真的……沒生氣嗎?
  「真的嗎?」我還是有點良心不安。
  「嗯。」她說完,跑到廚房,端一杯牛奶和早餐,遞給我。「這是我弄得啦!因為偉軒一大早就去團練了,所以就只好帶早餐來你家……很剛剛好,你哥肚子餓,不知道怎麼把妳叫起來呢!」
  「所以……我哥吃了,就去上班了?」我有些沮喪。
  又是靜蘋姊姊,只要是靜蘋姊姊說的,哥哥什麼都好……
  「嗯,是啊!別站在這裡嘛。」她拉著我坐在沙發上。「吃啊!別客氣啦!嗯,老實說……這我第一次做,所以……不好吃的話,就很抱歉了!」
  「嗯?不會啊!很好吃呢!」我咬了一口三明治,吃得津津有味。
  看不出來是第一次做的呢!靜蘋姊姊果然厲害!
  「那就好,我還擔心呢!……哦,妳先吃吧!我要忙了!」
  語畢,她就把目標轉移到筆記型電腦上。
  我坐在靜蘋姊姊的旁邊,嗅到一陣香水味……
  凝視著她,將靜蘋姊姊觀察個徹底。
  年輕美貌的她,散發成熟女人的味道;飄逸的長髮,還稍微燙個波浪,挑染了一些褐髮,襯托她的年輕;靜蘋姊姊的妝不會很濃,反而很自然……喔喔!還擁有很長的睫毛呢!她一定有用很棒的濃密、纖長型睫毛膏,改天一定要叫她介紹給我!靜蘋姊姊還有大大的眼睛,薄薄的、紅潤的嘴唇唷!身材比例剛剛好,腿也很長,喔!大概跟名模陳思嫙一樣了!
  我想……這應該會有很多男生被迷倒吧!
  整體來說,她真的很漂亮。我猜呀!靜蘋姊姊一定蟬連好幾屆的校花!或許校花算小Case了,說不定可以代表台灣去參加選美大賽唷!
  我看著認真在筆記型電腦上的靜蘋姊姊,那身影真的很吸引人,我看不只哥哥了,連我這個女孩子也會被靜蘋姊姊的成熟美麗給迷住的。
  「怎麼?一直看著我呢?」她停下手邊的工作。
  「沒有呀!」我回她一個笑容。「嗯,妳再做什麼呀?」
  好奇心一點也不減,這就是我的本性之一啊!
  「我在趕稿子啦!我的工作就是在三年內完成三部小說,這是我簽的約!而他們買下我的著作權。老實告訴妳吧!這是第三部了唷!截稿日快到了,我當然要加把勁啊!」她看了看手錶。
  「喔喔,妳都寫什麼題材啊?」
  「我嗎?我都可以寫啊!」她燦爛的笑容,依然高掛著。「跟妳透露喔……這次我在嘗試愛情小說!」
  「啊?」為什麼說嘗試呢?「該不會……妳之前都不是打愛情小說吧?」
  「不是啊!我都打一些感人的、冒險的……銷貨量也不錯喔!」她開心的對我說她以前的戰績。「嗯……雖然我談過幾次戀愛,但還是很不拿手,寫起來都會怪怪的……那種感覺,我沒辦法形容。」
  靜蘋姊姊存了檔,認真的看我。「小櫻,我談過的戀愛,每一次都沒有轟轟烈烈過,感覺就平淡無奇。」
  「怎麼說呢?」我問她。
  在我的愛情觀中,不是戀愛中的情侶,都轟轟烈烈的嗎?
  「就純粹……小倆口,牽牽小手而已!完全沒有起伏,就很順其自然。」
  「那分手後,都沒有難過嗎?」
  「沒有啊!大家好聚好散嘛!」我聽得出來,靜蘋姊姊哽咽了。
  「不要哭啦!」雖然說我真的很愛哭,但是看到別人哭,我也是會束手無策的!
  「我沒有啦!只是……想好好的談一次戀愛,感受那種……強烈的愛情。」
  靜蘋姊姊……
  看到靜蘋姊姊的樣子,我很不忍心。其實,我也想放開哥哥了,因為我知道我們有血緣關係,可是……我還是很愛他!
  雖然,靜蘋姊姊是個好女孩,我也很認同她!但如果哥哥真的和她在一起了,我不知道我會變得怎麼樣!
  對不起,靜蘋姊姊,如果妳真的和哥哥一樣,對彼此都有好感的話,我可能就會霸占著哥哥不放吧!
     *
  「我的天啊!妳騙我吧?」晴天嚇到了!
  她站了起來,用訝異的眼神盯著我。
  「沒有!我說的事實話!」我拍桌子,無奈的看她。「我就是覺得時機差不多了,才想跟妳講的嘛!」
  「可是這是亂倫耶!小姐!」她大喊。
  「幹麼說得那麼大聲啊?我們現在正在星巴克,一個公共場所耶!」真是的,早知道不要告訴她了!
  「好嘛!對不起啦!」晴天坐回椅子上。「但是……妳確定沒騙我嗎?」
  「那麼不相信我?」
  「也不是啦!我只是想說……妳很確定那是愛嗎?」她鎮定的問我。
  「確定啊!」我想了想,接著說:「我看到我哥哥,心會小鹿亂撞,很容易就臉紅……大概是這樣吧!」
  「妳看到我們的史學教授,心不是也會小鹿亂撞?那也可以說,妳愛上史學教授了!」
  「又不一樣,我只是怕教授啊!」她也想太多了吧!
  舉這個例子,真的很爛耶!
  「和妳說這個例子,不是一樣嗎?妳只是怕教授,心臟就會狂跳!那妳對妳哥,就不見得是愛了啊!」晴天喝了一口咖啡。
  「又不是這樣的!」我嘟著嘴。「妳對湛恩的感覺,不是一樣嗎?」
  「是啊!我對湛恩也是這樣的啊!但我知道,我很愛他、在乎他,對我而言,他很重要的!」
  「哥哥對我也很重要呀!」
  「差別就在……我和湛恩沒有血緣關係,而妳和妳哥有!」晴天說完這一句話,我只有愣住的份。「小櫻,妳懂不懂?或許妳對妳哥只是親情之間的愛情!還稱不上是男女之間的愛情耶!而且……妳哥對妳好,對妳溫柔,也是因為妳是他的妹妹,他就有這個義務對妳好啊!」
  「晴天……」我完全不知道,還能用什麼話來反駁她。
  此時,我覺得她說得話,還是存在著一點道理。 
  好亂,真的好亂!心裡的死結越來越多,而且每一個結,我都找不到方法解開。
  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
  要問哥哥是不是也喜歡我嗎?還是對他……坦白?
     *
  「晴天真是的!」
  我現在根本不想回家,都是晴天啦!害我的心又亂成一團了!而且……如果現在回家的話,就會看到哥哥,看到哥哥……我就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了!
  所以,我選了一條路繞,或許繞遠一點,我的心就不會很亂!心情總比現在回家來得好一些呢!

  走著走著,突然一顆籃球滾到我的腳邊……
  喔喔!我不知不覺的走到籃球場了。
  「喂,那邊可愛的小姐!幫我撿一下……」聲音從籃球場傳來的。
  我撿起籃球,尋找著聲音和籃球的主人。
  「這裡!這裡!」那個聲音又出現了!嗯……好像有點耳熟耶!
  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卡到陰了?因為我左看、右看,看遍了整個大籃球場裡,就是沒看到什麼人啊!
  「我在邊邊啦!妳到底在看哪裡啊?」邊邊?我看了看籃球場的最角落!
  我隱約看見一個高大的男人……不過好像有一點眼熟喔!
  我拿著球,往那裡走過去。越走越近,視線就越來越清晰了!
  真是的!難怪,我會覺得聲音和長相都很耳熟咧!原來是偉軒呀!
  「呵呵!謝謝啦!小櫻。」當我拿著球走到他面前時,居然一點驚訝的表情都沒有!
  「怎麼一點表情都沒有啊?」我笑了笑。
  「我幹麼要有表情啊?難道妳要我這樣嗎?」他故意做一個很難看的表情。
  「不要!很醜。」
  「我當然知道很醜啊!逗你開心一下嘛!笨小櫻。」
  當他正要接過球時,我故意縮回去,往籃框的方向,用力一丟。啊,出現一條相當完美的拋物線,『唰!』的一聲,球進了!
  「妳還不錯嘛!」
  「當然啊!我可是有在看『灌籃高手』的唷!」我得意的在他面前手舞足蹈。
  「妳有看,不代表妳很厲害,You know?」他笑了笑,撿起停在地上的球,快速的跑過我身邊……
  「哇!」當他完成動作時,我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的大叫。
  那真的很帥耶!他居然會「灌籃」!
  「這樣,妳會嗎?」
  哼!剛剛還想說要誇獎他的,聽見他的挑釁……抱歉!我收回了。
  「灌籃,有什麼了不起啊?」話是這麼說啦!我的心卻佩服的要死。
  「那……要不要來PK啊?」他簡直就是流川楓的翻版嘛!連轉球這個的動作都學得那麼像!
  「PK對我有什麼好處?」
  「當然有啊!如果妳贏了,我就隨便妳使喚!」
  唉呀!贏了就隨便我使喚啊?這個條件太棒了!
  「OK!我答應!」我爽快的回答,雖然我是女孩子,但我也會打籃球唷!
  「但是……如果妳輸了,就要答應我一件事!」
  「那還有什麼問題?」我當然答應啦!
  只要想到可以隨便使喚他的條件……拜託,管他輸了有什麼代價唷!
  「這是妳說的喔!」他說完,連說個開始都沒有,就先進了一球!「規則很簡單,隨便妳怎麼做,耍什麼招數都可以,但不可以用空手道……」
  哈哈!他沒說,我還沒想到咧!
  「只要妳搶得到我的球,且投進一次,就算妳贏了!但是,如果我進超過十五顆球,而妳一球也沒進的話,妳就輸了!請切記,我不會因為妳是女孩子,就對妳放水喔!……嗯,現在是一比零了!」
  雖然說規則不錯,只要進一球就贏了!
  可是……哪有這樣的啊?
  「剛剛那球不算啦!你又還沒說開始!」我就是不依嘛!
  「我管妳!……快點,好不好?否則要二比零了喔!」他站在三分球線,做預備動作。
  「喂!不行啦!」
  我擋在他前面,試圖要搶過球,沒想到他很快就逃離我的防守範圍。
  『唰!』天哪!又進了!他還用挑釁的態度,對我笑。
  「嘿嘿!小櫻,我又進了耶!……二比零了!」男生都是這樣嗎?可惡啊!下一球我絕對不會讓他進的!
  我就是不喜歡有人吃定我!
  「有辦法,就來擋我啊!怎麼樣?不能用空手道就沒輒了吧!」偉軒根本不把我當女生嘛!真是的!早知道不答應他了啦!
  這場鬥牛打得實在是有夠累的,你知道嗎?他真的沒有放水耶!每一次已經搶到球,準備要投時,他便能伶俐的抄截,還加送三分球給我。
  你想想,和一個一七幾的大猩猩PK,我這個只有一五幾的哈比人能贏得了嗎?可惡啊!

  在他準備要投最後一球時,我想到了一招!
  「喂!哪有人這樣的?」他一個重心不穩,鬆開了球……正因為我緊緊的抓住他的小腿。
  哈哈!難道他這樣就沒輒啦?
  「誰說沒有的啊?我記得……你剛剛有說吧!隨便我用什麼方法都可以,就是不能用空手道啊!」
  「是這麼說過啦!不過哪有這麼小人?」現在才知道我很小人,會不會太慢了?
  「我管你!你就想辦法掙脫吧!」我哈哈大笑。
  我沒得意的太久,正因為這個梁偉軒比我更小人,他狠狠的往後壓,整個壓在我身上!真是的!這分明是要把我當墊背嘛!
  「起來啦!很重耶!」但他一點也不想就範。
  真是的!怎麼這麼難纏啊?
  掙扎了許久,卻發現我的呼吸,有一點困難了……
  「拜託……偉軒,我不會……耍小人了!快起來啦!我快……不能呼吸了……」和你說真的,被壓著很難呼吸!
  聽到我的求救,他呼嚕了一聲,就起身。
  偉軒還以為我在開玩笑,連一句關心我的話也沒有,撿起球,用他熟練的技巧,進了最後一球。
  「哈哈!我贏了耶!」他轉過來看我,發現我似乎有一點不對勁。
  我難過的坐在地上咳嗽,鼻子不停的吸氧氣,一心只想恢復平時的呼吸狀況,而眼眶盈滿了淚水。
  「妳沒事吧?」他這才發現我不是開玩笑的!「對不起啦!」
  「怎麼可能會沒事啊!咳咳……」我怒罵他,而偉軒只管拍著我的背,什麼話也沒回。
  我久久才穩定呼吸,氣色總算恢復了!偉軒見我有了血色,他才放心的嘆了一口氣。
  「幹麼不早講啊?擔心死了!」他坐在我旁邊,像老媽子一樣的嘮叨。
  「你先壓我的耶!討厭……」我不甘示弱的瞪他。
  「看來……妳好很多了嘛!還有力氣能罵人了!」
  「哼!」還不都他那小人的招數,害我輸了比賽。「說啦!答應你什麼事?」
  「喔!對唷!剛剛只忙著擔心妳,都忘了是我贏比賽呢!」他咧嘴一笑。
  「要不要講?不講就拉倒喔!」我嘟著嘴,憤怒的命令他。

  「後天是情人節,跟我約會吧!」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倫 的頭像
阿倫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