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其實大部分是無關於道貌岸然的
更精確的說法是升學率才是操作機制
可以在補習班裡看到這樣的供需曲線

佛曰:「菩提本無樹 何處惹塵埃」
似乎 教育就是要惹上一點塵埃的
教學絕不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的鬼扯

忘了那些狗屁倒灶的教育理論
因為我是宇宙無敵超級怪老師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曾經是好學生嗎

  很多家長接到子女的成績單會說:「你這是什麼爛分數,想當年你老爸可是每科都是一百呢!」
  很多教師也會對學生說:「想當年我可是每次都考全班第一名呢!」
  還好,沒有學生問過我,我以前是不是也是好學生。
  學生時代舉凡說謊、偷竊、抽菸、喝酒、飆車、作弊、打架、翹課、破壞公物、談戀愛、成績倒數……好像學生能做的壞事我一樣也沒少做過,我也曾經天天被叫到導師室、訓導處、教官室懲處,悔過書也寫到作文能力大增,但很弔詭的是我拿過模範生,且是高雄師範大學德育獎第一名畢業,目前還在國中任教,總是感覺哪裡不太搭軋。


這樣怎麼能當老師呢

  究竟要怎樣的人才有資格當老師?
  從小到大都不犯錯?
  考試永遠是一百分?
  永遠都是乖乖聽話?
  如果以這種標準,我大概只能當工友。
  偏偏,以前教師心中的頑劣學生,現在卻是學生心中的優良教師,沒有為什麼,只因為……我了解他們。


了解學生有時比教書還重要

  學生時代是否質疑過老師都不了解自己?很簡單,一路順風走上來的教師,簡直跟單細胞草履蟲差不多,所以考試作弊的學生就一定是不長進,對於我來說這反而是長進的跡象,如果不長進,他根本會交白卷,會作弊表示他還是希望成績變好,只是行為錯了,因此要幫助他找出他的問題所在,或許是不夠用功、或許是讀書方法不對、或許是抓不到重點,但至少他不是完全放棄讀書這件事。
  我覺得,一個不曾做弊的人,怎麼可能了解作弊的心態,如果不了解,又如何去輔導他們,這感覺上好像把錯誤的行為合理化了,重點不是要人去做壞事,而是年輕人應該有犯錯的權利,但是如何從錯誤中得到教訓及經驗,才是我們應該教導的目標。


學習

  因為導師存在這種奇怪的思想,班上自然也產生了一些奇妙的化學變化,舉個例子:我們班上的幹部完全採用自願的方式,我先說明幹部應該做的事情,再說明該幹部應具備的人格特質,最后在賦予該職位絕對權利,於是,我們班的班長跟其他班級有天壤之別,一般都是由品學兼優的學生出任,我們產生的幾位卻都是功課墊底又常被記過的同學,但,管他的!這些學生也有學習的權利,至少班上沒有人敢違抗他們所交待的事項。
  其實會作亂的學生才是真正聰明的學生,只不過無心於課業罷了,而那些成績好的,絕大多數只是一群依靠補習班死讀書的人,十幾年後在職場相遇時,誰勝誰敗還有得瞧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倫 的頭像
阿倫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