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會納悶國中時自己在幹什麼呢?
面對當時聯考的壓力
卻好像不曾當過一天的書呆子
一個後來覺得那時處在黑暗期的傢伙
不知幾年後也開始緬懷那三年的點點滴滴了

其實當任導師極具挑戰性的
可審視自己的能力究竟差到哪裡去
而在任教的班級裡
我開始臆想自己的影子裡有多少成分與他們接近


事先申明

  申明一:以下故事請看看就好了,不用浪費電話錢去通知某些團體
  申明二:若是閱讀完此文章后產生任何身體不適,本人一概不負責
  申明三:既然作者都已經說是故事,那就請不需大費周章的求證了
  申明四:本人會極力否認故事曾經發生過,就算發生也不是在地球


補充申明

  會不會覺得我撇清的很厲害?
  沒錯!我就是極力的在撇清


婚禮紀錄

  婚紗公司因為要記錄我工作的實況,攝影師還特地跑到學校來拍攝,這個舉止驚動各大處室,沒辦法,現在學校隊出現攝影機都很敏感,經過我說明後,校方同意讓我們拍攝。
  拍攝的班級並非是我導師班,這間教室離導師室很近,但中途不得不停止拍攝,因為一群家長正在導師室外面吵架,總不能錄一堆三字經進去吧!下課後,攝影師跑過來問我:「家長這樣吵是正常的嗎?」
  「當然不正常!平常他們都會拍桌子、摔椅子。」
  沒錯!這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了,當很多人發現控告教師可以獲賠好幾十萬,而教師也是很好告時,就會有家長跑來學校要控告教師,只不過,常常都是趁興而來,敗興而歸,譬如這次,小孩聚眾毆打其他同學而被記警告,回家卻向家長哭訴是自己被打而且還被記警告(本班在半年後發生同樣的事件,只是家長不是要告我,而是要告那些受害同學),就這樣,家長衝來學校便是一連串的三字經,當發現事情真相時,往往會因為下不了台而反手賞自己小孩一巴掌。

  拜託!打一次學生要賠幾十萬,甚至會丟掉工作,老師要不是錢多到花不完又心臟很強,就絕對是心理變態喜歡虐待學生。或許不是什麼事都需要體罰,但是體罰真的完全都不需要存在嗎?這應該是很多教師心理一直存有的疑問,剛踏入教職時都會將學生理想化,以為告訴學生請「互相尊重」、「準時上下課」,學生就會乖乖遵守。不過當自己遇到作業一再遲交、上課一再講話的學生,便開始挑戰自己的教學信念,反問自己是否應該給這些學生一些處罰呢?或許這就是人性本惡的最佳寫照,不處罰學生,學生就開始挑戰老師的權威,探一探老師的底線,如果愛的教育,凡事包容都可以解決問題,那幹麻設立軍隊及警察?全部轉職成愛心媽媽及心理醫生就好了。
  凡事依照校規處理,教師就不用擔心是否觸法,可是依照目前學生的表現,如:打架、抽菸、作弊、不交作業、上課遲到、說髒話、傳紙條、總是趴在桌上睡覺等等,一個星期就可以記滿十幾支大過的人大有人在,這時大家又會問:「教育的良心在哪裡?」只是,下次這個問題可不可以改問教育部長?
  喔!離題了,回到原來的故事,攝影師就問我:「我會不會常常被家長罵?」
  「嗯,好像是我常常罵家長耶!」這是很多教師認為我有種另一個原因。




她到底是不是你們的小孩

  單親家庭及外籍配偶的比率越來越高,欠債跑路也比比都是,這些人是我聯絡名單中常常失聯的家長,一開始,我會透過學生請家長跟我聯繫,再來會開始聯絡他的親朋好友,當還是音訊全無時,我就會三不五時到他家堵人,反正就算把地球翻一遍,我也會逼得家長不得不與我聯絡,只是手機帳單貴得嚇人(這種可不可以申請補助?)。
  呆妹的爸爸因為躲債而無法聯絡,媽媽已改嫁而遠赴北部,家裡只剩一個有重聽的阿嬤,電話響也聽不到,到家裡去也根本無法溝通,因此我請呆妹打手機給呆爸,當呆爸確定不是討債公司而是導師時,我就請他將我手機號碼輸入,拜託以後一定要接,這時呆爸很為難的說:「阿!老蘇你又不素不豬到偶再給他跑路說,安抓給他關心小孩。(現在還真是流行台灣國語)」
  「可是他畢竟是您的小孩,您還是可以關心一下的的近況」
  「他又不訴偶一個人的,你不會給他媽媽講喔!」
  「我會的,但畢竟您還是他爸爸,對吧?」
  「對了,你素不素可以幫偶棉申請那個補助,如果申請到,要通知偶去領喔!」
  我隱約聽到手機那頭傳來麻將的聲音,心裡只有一個字「幹!」
  「我是可以幫忙申請啦!可是您在跑路,可能不方便跟我拿,我就好人做到底,順便幫她繳錢好了。」
  「……」
  「呆媽啊!我是呆妹的導師……」接著我又打給呆妹的媽媽,跟她說明以後請務必接我的電話。
  「這個嘛,你知道我已經改嫁了,可能不方便管這麼多。」
  「呆妹到底是不是你生的小孩!」我突然沒有耐性了,怎麼都這樣,如果嫌小孩麻煩,當初在爽的時候,為什麼不用保險套!那個「幹」字一瞬間成等比級數增加。

  半年之後,呆媽會三不五時回高雄探望他曾經遺忘的女兒。


叫我第一名

  小尋開學的第一天就鬧失蹤,此後的每一天裡,我都必須陪他玩躲貓貓的遊戲,因此我幾乎天天會跟尋爸熱線,尋爸是個退伍的士官,一輩子投身軍旅,自認哪種人沒見過。尋爸認為在鐵的紀律下,從來也沒有敎不會的士兵,而尋媽深怕自己的小孩被貼標籤,因此堅決不肯帶小尋去就診。
  家長不配合其實是很令導師頭疼的,尤其是不肯正視問題,反而一直怕導師有偏見時更是棘手,因此在不斷溝通及衝突的同時,我因為小尋單挑一到三年級的體育班一一道歉,也曾經利用校內廣播系統找人,還動用大批人馬協尋失蹤兒童,更不用說常常必須盯著他寫作業以及位他曠課太多想盡辦法補救等等。
  一個學期之後,尋爸親自到學校握著我的手痛哭,尋姐也會接送小尋上下學,一年後尋媽也終於承認他的寶貝兒子需要就醫,小尋更在教育局舉辦的魔力點子大賽中,擔任本班的男主角……


什麼?你說什麼?

  本班曾經有一個孤僻的淫魔,如今是位大師級的淫魔,剛開學時,我看到他便聯想到一個人蹲在陰暗的角落畫圈圈的景象,跟他交談了幾次,總感覺哪裡不太對勁,因此打電話給他的父親關心。
  淫魔的父親十分的和善,對於我所有的疑問都十分完善的為我解答,他解釋的越詳盡,我反而火氣越大。
  「小孩會這樣都是我的錯,因為我之前生意失敗而躲到大陸去,他因此休學了一年,所以他應該有點自卑吧!」什麼?淫魔曾經休學過一年?
  「我在大陸跑路的同時賺了一大筆錢,因此就回到台灣來了。」什麼?跑路的同時還可以賺一大筆錢?
  「我認為小孩子要早點接觸社會,因此帶他去上酒家。」什麼?酒家是接觸社會的方法?
  「我想說之前很對不起小孩,所以幫他找小姐。」什麼?這是哪一國的道歉法?
  「什麼?你說什麼?」一連串的三字經忍不住狂罵出來了。
  從此爸爸再也不敢接我電話了,改成媽媽跟我聯絡。
  而淫魔呢?突然一反之前內向害羞的態度,開始以一種大師的風範跟全班同學敎授他的實際體驗,因此獲得大淫魔的崇高封號。




嗯!有些還是保留好了

  最後我還是必須在次強調一下!
  申明一:以上故事請看看就好了,不用浪費電話錢去通知某些團體
  申明二:若是已經產生身體不適的情形請速就醫,本人一概不負責
  申明三:既然作者都已經說是故事,那就請不需大費周章的求證了
  申明四:本人再次否認故事曾經發生過,就算發生也不是在地球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倫 的頭像
阿倫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