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滿十四歲的孩子有少年法保護,即使殺了人,也不會判刑,無需付出代價……

  松隆子主演的《告白》在台灣已破十四億台幣,故事就是從少年法的保護開始,藉由各種角色的分別告白,點出師生溝通、少年犯罪、校園凌霸、家長溺愛等教育問題,而電影中讓人怵目驚心的現象,其實也存在於台灣的教育現場中:


校園暴力!校方消極 北市某工商霸凌貼網
2010.11.06 【中天新聞】 霸凌貼網1200 台北 綜合報導

  這起霸凌事件發生在台北市喬治工商的表演藝術科,因為班上的同學實在看不下去了,偷偷拍了影片出面檢舉,肇因這五六位男同學同學經常對他們暴力相向,有一位只有148公分的女同學因此反抗,被打倒在地還用球K她的頭,甚至在課堂上還敢當著女老師面毆打女同學,女老師也只能陪笑臉,當做和事佬,因為這些學生常常大聲嗆聲說自己爸爸是黑道,所以大家敢怒不敢言,很多學生向學校投訴,不過校方處理方式相當消極,這些人並沒有被退學,學校解釋說,其中一名男同學已經轉學,剩下的三人被記過處分,不過班上同學對此,相當不以為然,因被打是他們,他們依舊生活在恐懼中。


  學生受到欺凌時的恐懼是可以想像的,對於校方只是記過處分的不滿也能夠理解,於是校方的作法被稱為消極,為何學校不敢有魄力的加以制止呢?或許,下兩則新聞可以略窺一二:


上課睡覺被責 碩士生翻臉告老師
【聯合報╱記者楊德宜、陳秋雲、呂開瑞/連線報導】2010.11.04 04:18 pm

  國立中央大學碩士班顏姓學生上英文課時睡覺,被簡姓女老師糾正「要睡覺可以不用修這門課」,他翻臉告老師妨害名譽。檢察官認為,老師是為了維護教室秩序,是盡本分,而且沒有粗口辱罵,昨天對老師不起訴。


  雖然是不起訴,但卻落得一整個身心俱疲,甚至受到傷害:


制止走廊喧嘩 國二生揮拳毆女師
【東森新聞】更新日期:2010/11/11 14:24

  又出現校園暴力,不過這回是學生打老師,南投埔里一名國二男同學,有學習障礙,下課在走廊喧嘩,還在上課的數學老師出面制止,王同學不僅口出惡言,還把女老師壓在地上扯頭髮出拳痛毆,導致老師頭頸多處瘀血紅腫送醫,學生的父親接到通知趕到醫院,痛罵兒子還要警察把兒子抓去關。
  兒子打老師闖下大禍,老爸趕到學校氣急敗壞,看到兒子在學務處罰站還一副吊兒郎當模樣,當場訓斥他一番,還要警察直接把兒子抓去關。不顧氣喘病越講越激動,開學至今才兩個多月有學習障礙的兒子,就因為辱罵老師、抽菸還有吃檳榔行為偏差,拿到一堆記過單,更在作業簿到處寫下髒話。這次竟然因為下課在走廊喧嘩,還在上課的老師出面制止,就把女老師推倒在地,拉扯頭髮出拳痛毆。
  被打女老師:「我記得我還有被他拖行拉著頭髮一直拖行,猛捶我的頭,然後背部也有,但是沒有打,好像是用腳踢的。」女老師頭頸多處瘀血到醫院驗傷,打人的王同學右手食指打到流血,留下證據。但他卻指控老師先動手他才反擊,遭目擊的老師痛批說謊。
  毆打老師表現出毫不在意,連警察都看不下去出面教訓,擔心學生報復,女老師隨身攜帶DV錄影蒐證自保,目睹學生犯後態度,她相當痛心不排除提告。


  當教師糾正學生偏差行為時,必須承擔上述的風險,自然就會畏懼退縮,畢竟,學生是人生父母養的,教師也同樣是人家的兒女。
  若是有鼓起勇氣去指正學生錯誤行為時,還必須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若是一不小心動了氣,新聞標題就會是:


最壞示範 師生校園激鬥
【戴之聖╱基隆報導】2010年11月09日蘋果日報

  上月二十九日,基隆明德國中一名國三男學生,因著深色便服外套不符校規,遭一年級導師崔亮楷糾正,校方調查指出,男學生認為崔不是他的導師,因此不滿地拿雨傘戳崔師一下。
  學生錄下的影片中,崔亮楷與男學生在操場上推擠拉扯,男學生一句:「我他媽的有跟你說什麼嗎?」引發崔師火氣,怒摑男學生後說:「你再罵他媽的,試試看!」學生被打後,當場給了老師幾拳,不甘示弱搥打數拳回擊,老師被打後火氣更大,將學生擒住,然後壓制在一旁的花圃內,崔師順勢壓在男學生身上。
  此時,男學生不斷扭動身體抵抗,另名男學生見狀衝上前想幫忙解圍,卻遭其他在場老師制止,後來,另一名男老師才驚覺不對,才跳出來充當和事老。整個打人過程,被一名學生拿手機錄了下來,該名學生為捕捉師生互毆瞬間,還頻叫同學:「走開啦!」不要擋住鏡頭,事後將影片取名為「國中老師維護老師打學生」放上youtube引起關注。
  對此,基隆明德國中葉姓教務主任昨表示,雙方已致歉和解,校方亦對打學生崔師口頭警告。人本基金會副執行長謝淑美則痛批,為人師表不應遭學生情緒影響,學生就算有錯,老師動手就不對,「做了最壞示範」。


  先撇開教師這個職業不談,若是有人拿雨傘戳自己,順便以「我他媽的」的問候時,究竟應該掉頭假裝一切都沒發生?還是會一股火氣往上衝?
  回到教師的職責上面,教師不能因為學生穿著便服而體罰,不能拿手銬將學生關在禁閉室,更不可以效法《告白》的電影情節,將帶有HIV病毒的血液,注射進學生喝的飲料當中,教師只能耐著性子勸導學生不可以穿便服,或是暫時保管外套(前提是天氣不可以太冷),至於被戳、被罵,也只能依照校規來記過處分,於是,又回到了第一個新聞的狀況,校方的作法被稱為消極。
  因為對於台灣教育的不滿,使得在第一線的基層教師倍感壓力,最常被家長質疑的就是:為什麼你們不能效法芬蘭的教育?
  相信我,任何一個教師都比家長更希望能夠效法芬蘭!
  首先,芬蘭賦予家庭相當大的教育責任,也就是家庭要負起主要的教育責任,不能像台灣大多都推給教師。
  其次,芬蘭即使是中學生,每天下午兩點多就下課,台灣最快也必須到五點之後,而寒暑假其間沒有作業,也沒有所謂的輔導課,父母得負責為孩子們安排活動與去處。
  再者,芬蘭教育不重視分數與名次,教育目的在實現美好的未來,不執著在升學一途,而且教師的地位崇高,也具有獨立的自主權,沒有考試領導教學的窘境。
  最後,「芬蘭教育」一書中提到:「學校最常見的處罰方式為放學後留在教室裡罰坐,反省不當行為或補寫功課, 如果有學生危及其他學童安全或嚴重影響教學,則可面臨最長三個月的停學處分。」若是台灣學校運用這種處罰方式,想必會讓學生樂翻天,因為等於又多了一次的暑假,但在芬蘭的思維模式中,停學是件異常嚴重的事,因為家長需要請假陪學生反省改過,後果可能導致家長因為請假過久而被資遣,但若是家長不請假而讓學生獨自在家,那麼不但會面臨官司問題,社會局還會介入將孩子帶走安置,這樣的法規才是教育人員願意義無反顧在職場上賣命的後盾。
  所以,若是家長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受到完善的教育,請向自己支持的候選人或黨派表達強烈的訴求:「請重視我們的教育政策!」也請努力拚選舉的各位候選人瞭解到:「愛台灣,請先從教育做起!」
  



  以上,是一個快被最近新聞嚇死的國中教師告白。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