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大家滿足的在享用營養午餐時,學務處的分機鈴聲大作……
  「阿倫老師!你可以到四樓來處理一下那些二年級的學生嗎?」
  這群二年級學生是學校中有名的牛鬼蛇神,不但同學不敢隨便招惹他們,就連教師也是避之唯恐不及的。
  或許有人會納悶,他們也不過是國中生而已,有什麼好怕的?
  那是因為很多人很難想像,現在的國中生究竟可以惡劣到什麼程度!




  丟下午餐來到了四樓,發現走廊上熱鬧到一個不行!
  原來這群二年級學生之前就到處張貼告示,大意是城隍即將出巡,因此許多學生都跑出來看熱鬧……
  阿倫對這群學生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這還第一次是人畜無害的行為耶,而且好像還頗有創意的,既然如此,就不要太過嚴厲了。
  只不過台灣民間習俗是:「三月瘋媽祖,五月看城隍」,現在也不過是四月底,是城隍提早出巡?還是在為了五月的活動作準備啊?




  城隍文獻最早見於〈易經.泰卦〉:「城復於隍,勿用師也」。〈說文解字〉解釋:「城,以盛民也」、「隍,城池也,無水曰隍」。由此可知,「城」指的是城牆;而「隍」是指沒有水的護城河,所以「城隍」原本的意思是保護人民身家安全的城牆和護城河。
  在〈禮記.禮運篇〉記載:「天子大蜡八,水庸居第七。」,意指天子每年歲末要祭祀八位神衹,第七位祭祀的是水庸,水庸就是城隍爺,是由天子主祭的一種自然崇拜,表示感謝城郭與護城河保衛人民的安全。五代之後,城隍由自然神轉化為人格神,而民間宗教信仰中神明層級是對應政治的官吏制度,城隍廟即相對於人世間的衙門,城隍就是地方父母官。




  隨侍在城隍兩旁的是大家很熟悉的七爺、八爺,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黑白無常」,也稱為「范謝將軍」。這些學生用美術課的材料製作而成的三尊神明,雖然精緻度不足,但完成度大致上還算可以,不過不管是七爺還是八爺都是沒有鬍子的,這點學生可能沒有注意到!




  一看到阿倫走了過來,這群學生不知道真的是神明加持還是被上了身,竟然沒有一哄而散,反道十分興奮的跟阿倫報告:「我們正在起駕出巡!」
  阿倫說:「難怪原本的壞天氣瞬間撥雲見日、飄雨停止,原來是城隍遶境啊!我現在是應該祈福稱頌、祝禱平安呢?還是應該來個鑼鼓喧天、炮聲齊揚啊?」
  學生:「……」
  阿倫心想這群學生興致正高,若是禁止絕對會在私下繼續搞鬼,既然如此,還不如在視線可及之處集中管理,於是阿倫說道:「要出巡可以,但路線只能限定在學務處前面!」
  於是城隍臨時更改預定路線,一群學生很高興的來到了學務處前準備起駕。
  就看到一群小笨蛋在正中午的艷陽下蹦來蹦去,腳步歪歪斜斜的不成章法,阿倫便開始嘟囔:「到底可以起駕了沒啊?」
  一個學生解釋:「沒辦法啦!因為刺球被你沒收了啊!我們要用那個打頭才能請神明護體!」
  阿倫:「你們拿童軍繩把神明綁在椅子上,最好拿刺球打頭神明會上身啦!這種對神明大不敬的舉動,絕對會遭到報應而頭破血流的。」
  於是,這群學生在沒有神明可以附體的情況下,差一點沒給他中暑去。




  在學生跳的差不多後,阿倫道:「剛剛城隍告訴我,他對你們的表現很不滿意,所以……」








  這群學生整整刷了一下午的地板!



  不是阿倫罰他們刷的喔!是城隍爺有交代啦!



  城隍爺果然是體察民情、賞善罰惡啊!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