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飛來一筆

  「阿倫,你印象中洋蔥頭是怎麼樣的一個學生?」明燈生教突然丟了一句話給正在螢幕前打資料的阿倫。
  「他應該是我們學務處浪子回頭的代表吧!」這是阿倫最有印象的事。
  「他怎麼了?」阿倫覺得明燈生教應該是有什麼用意的。
  「他跟老師槓上了!」明燈生教一臉無奈的說。
  「啊?」


頭痛人物

  阿倫之所以會說浪子回頭,因為一年級時的洋蔥頭是個不折不扣的炸彈,一顆隨時可能爆發的炸彈。
  許多剛升上國中的學生都帶有不友善的眼光,總是因為看不順眼一件事就起糾紛,尤其是在國小就稱霸的孩子,通常會在開學沒多久就想要樹立某種威望,這些搞不清楚狀況的孩子,總還緬懷在國小是最年長的時光中,完全沒察覺自己現在是國中最年幼的地位。
  於是,除了放出自己曾經在國小有多厲害的風聲之外,也會開始拉攏許多朋友來壯大自己的勢力,甚至故意抽煙來顯示自己的大尾,接著口角與暴力就會緊接著出現了。
  洋蔥頭的國一生活就是這樣開始的。
  同時間,洋蔥頭也開始密集來學務處報到。


規過勸善

  以往的訓導處面對學校的頭痛份子,大多是抓過來海扁一頓,但現在的學務處做法跟過往很不同,除了根據校規作出懲處之外,也必須指正其錯誤行為並加以開導,其目的是希望創造一個自由且安全的校園環境。
  面對學務處教師的勸導與要求,洋蔥頭總是歪嘴斜眼的一臉不屑樣,甚至還會大聲的出言頂撞,總之就是一整個的不受教,這種狀況教師也心裡有數,洋蔥頭應該是一句話也沒有聽去。
  要改變一個學生並非是件容易的事,教師要先做好長期苦戰的決心,也常常會因為很多狀況而導致身心俱疲,洋蔥頭就是需要讓人不斷打起精神才有辦法面對的學生。
  國二的洋蔥頭卻突然沉寂下來,進出學務處的次數也大幅下降,只不過每次來到學務處依舊帶有超不爽的眼神斜睨四周,阿倫最希望洋蔥改善的就是這種痞子樣。
  「最近有乖一點喔!」阿倫走向洋蔥頭說道。
  「對啦!我有聽生教的話,做個好孩子。」明燈生教對於國一的新生都會苦口婆心的好說歹說,也詳盡的對這些搞不清楚狀況的學生分析所有的利弊得失。
  「哪有乖小孩會擺這種臭臉的?」阿倫還是想糾正他這種態度。
  「阿我就長這樣啊!」洋蔥頭一臉傻笑的聳聳肩。


對槓

  學校應該是個可以嘗試錯誤,並且從中找到解決之道的地方,學務處扮演的角色是讓學生不至於偏離太遠,其中拿捏尺度就是生教最重要的課題了。
  洋蔥頭就是這樣被即時拉住的學生,之後出現在學務處時,傻笑取代了原本的撇嘴,跟之前充滿暴戾的態度截然不同。
  但這次跟教師槓上的洋蔥頭又是一臉的不爽,原因竟然是老師太過關心,聽到這個理由,阿倫實在很想給他從頭巴下去……
  「老師關心你有什麼好不爽的?」阿倫也很想有人關心說。
  「阿她太過給我關心了,然後就會給我一直唸一直唸一直唸!」洋蔥頭敘述的樣子讓阿倫想起齊天大聖東遊記的劇情,飾演唐三藏的羅家英也有著異於常人的碎碎念功力。
  「所以你就跟她槓上喔?」
  「哪有,我只是很不爽理她而已。」
  「那幹麻對我就會傻笑,對老師就擺臭臉啊?」
  「阿我就長這樣啊!」洋蔥頭又是一臉傻笑的聳聳肩。


教育沒有捷徑

  學校是為了讓學生成長而存在的,但人格的培養並非一朝一夕便可養成,也不是光靠一個教師就能夠扭轉乾坤,而是需要許多人的共同配合,除了學校許多教師共同努力之外,家庭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當然整個社會的價值觀也是十分重要的。


  洋蔥頭的改變,背後有著許多人的努力。


  阿倫花了將近兩年的時間,也只做到讓洋蔥頭不要擺臭臉一件事而已。


  教育果然是沒有辦法抄近路的!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