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國文班素質不錯,偏偏有些學生就是懶到一個不行,運用了許多獎勵的策略跟技巧都不見起色,就算「講到嘴角全波,有嘴講到無涎」,還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模樣,這種情形應該讓不少任課老師想躲在角落裡畫圈圈吧!
  一個將近四十人的班級,只有三五個不認真的學生,按照比例而言應該還算可以接受,偏偏阿倫雖然可以容忍上課調皮搗蛋,但卻不容許學生放棄學習,這時候就會開始嘗試阿倫很不喜歡的懲罰方式。




  獎懲的目的是為了禁止某種行為,或是為了誘導出所期望的行為,按照教育心理學中行為改變技術的層面來看,透過獎懲手段,可以培養學生良好的學習態度,糾正學生的不當行為,具有一定程度的效果。
  獎懲的方法通常是為了達到教育目的而設計,須視其是否合乎目的,是否具有效果而加以調整。雖然獎懲有其必要性,但這也並非是絕對的,因為其所能達成的教育效果,會隨教師的表達及方式而有不同,也會因學生的差異而有所不同,所以也存在著某種的相對性。




  日劇「工作狂人」第三話的結尾時提到:「年輕人就應該無所顧忌的往前衝,像雜草一樣,被踐踏的同時成長茁壯。」
  雖然這幾個學生還不至於要被拿來踐踏一番,但也應該有所懲罰來警惕一下了,這時候阿倫突然想起之前玩過的苦瓜汁……




  於是,阿倫就把以前那套台詞再搬出來一次:「這樣好了,下次考試沒有通過標準的,就請他喝苦瓜汁!俗話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而且苦瓜的維生素含量豐富,在這樣熱的天氣裡,苦瓜汁是一種很有效的解熱劑,不但避免虛火上升,甚至臉上長一堆痘痘的同學,苦瓜汁還可以清濕毒呢!」




  沒想到台詞還沒說完就聽見一堆歡呼聲,然後就是七嘴八舌的說:「老師!可不可以加冰塊?」跟以往相同的天真無邪問道。
  「當然不行啊!」
  「老師!那加糖呢?」耶!以前的學生比較高級,他們會問可不可以加蜂蜜。
  「廢話!當然也不行啊!你當我是泡沫紅茶攤喔!」但是阿倫的回答還是一樣的啦!
  「老師!考過的想喝可以嗎?」每次都會有學生擔心喝不到。
  「這是處罰耶!怎麼這麼多人在預約啊!」這群皮在癢的小孩該不會像以前的學生為了要清痘痘吧!
  結果卻是讓阿倫意想不到的答案:「老師你是不知道最近景氣不好喔!有免錢的飲料可以喝,當然是要預約啊!」
  果然是一群皮在癢的小孩!知道我曾經跟他們學長姐玩過苦瓜汁的處罰,竟然一直給我暗自期待著……




  俗話說:「人必先致死地而後雜草叢生」,既然這群小鬼期待了這麼久,那乾脆就完一次大的,把一系列的處罰通通玩完,依照程度是苦瓜汁>苦茶>黃蓮水>特調。




  在考試前,阿倫還是要叮嚀一下:「雖然我希望你們的成績都能夠有所進步,但這樣子其實也很矛盾,如果你們因為害怕處罰而讓功課進步,那就表示這樣的做法有效,那不是變想鼓勵教師都採取處罰的方式嗎?為什麼就不能自動的唸書呢?」
  接下來就是等待月考的來臨了。




  考試成績公佈後,阿倫忍不住仰天長嘯:「果然是一群皮在癢的小鬼!」
  每次幾乎都接近零分的學生,竟然一口氣給我全對,這種情形想必不是神蹟,絕對是皮在癢。
  統計一下,只有四個學生沒達到阿倫設下的嚴苛標準。
  學生果然擁有無限的潛能。




  本來只有四個學生必須接受處罰的,但阿倫卻必須買上四條苦瓜(今年的山苦瓜實在長的都營養不良,因此改成胖胖的白苦瓜)、五罐苦茶(現在的青草茶店漸漸不賣苦茶這東西了,下次可能必須要換種東西)、黃蓮粉一包、乾辣椒兩條、塑膠杯一長串。




  這麼多東西當然不是要四位學生一次乾完,而是,通過標準卻來登記要喝的學生實在多到必須要這麼多東西才足夠,這個時候阿倫就會心想:「我到底是在處罰還是在獎勵啊!」




  這次苦瓜雖然換成了白色的品種,但阿倫依舊專挑型體正直、結實且果面珍珠瘤粒很大的,然後備齊了菜刀、砧板、礦泉水、七百五十西西的塑膠杯,以及貴婦人果汁機一台,剩下的就只等著招待學生了。
  在這裡要特別感謝明燈生教,因為這次的試喝任務是他完成的,然後臉揪的跟包子差不多。




  阿倫依約定的時間來到了教室,就看到一堆非喝到不可小臉期待著,接下來就是學生自己去洗苦瓜、切苦瓜、打汁、裝杯,然後一口氣嗑光光。




  望著一杯杯怎麼看都不覺得會好喝的液體,再對照學生興高采烈的搶著喝,阿倫又再度疑惑著:這種飲料好喝嗎?




  按照慣例,阿倫也會喝上一杯。
  喝完的結論是:這種東西還不是普通的難喝耶!你們這群小鬼到底有沒有味覺啊!




  以後請務必要自動去唸書,好嗎?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