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並不缺少美,它缺少發現!」雕刻家羅丹曾如此嘆息。
  阿倫看著窗外的阿勃勒,整樹的金黃本是屬於夏季的焦點,但高雄的氣候讓阿勃勒在秋天依舊驚艷,隨口問了一句:「有誰會拿著一本課外讀物到樹下閱讀的?」
  「幹嘛到樹下看書啊?」學生不解的問到。
  此刻的阿倫,沒有回答,看著第六課「世界是一本大書」的課文寫到:

  讓我們以心和眼去與生活真正相遇,成為於無字句處讀書、於無山水處看風景的「全方位閱讀者」!

  親愛的男孩女孩,為了不把我們的雙眸讀得呆滯了、不把我們的胸襟逼得狹仄了、不把我們的性靈榨得枯索了──每天,我們豈不都該勻出些時間,推窗起身,去瀏覽雲的傳奇、草的鋪敘、樹影花光的句讀,並且走到人群之中,去讀一讀市井街衢的面貌、人間生活的樣態,以及眼神表情的變化?

  當我們閱讀,請不要忘了抬起頭來,走入生活,也去讀一讀世界這本大書。無一處不山水,每一瞬皆文章!只因為我們眼睛所接觸的事物,都是閱讀的對象,都是──書!

               文章節錄於選自陳幸蕙的青少年的四個大夢

  在教室中講破了嘴,學生壓根無法體會世界是一本大書道理,對於國中生而言,讀書就是牢記課本,陳幸蕙在課文揭示另一種更為寬廣的閱讀,就是以一顆活潑的心,去體察、感受人世間的萬事萬物。
  該如何讓學生把心神從文字之書抽離出來,用心和眼去與世界相遇呢?
  阿倫只說了一句話:「走吧!我們到樹下上課。」




  這樣的方式有些難題需要解決,最大的問題點在於音量不足,大聲公雖然可以作為補強,但也破壞了輕鬆的氣氛。
  在樹下上課的確是令人愉悅的,光是微風緩緩吹過樹梢,就能使學生的笑靨輕輕揚起,陽光透過林葉,金黃色的阿勃勒飛舞在耀眼的陽光中,也讓學生黯淡的眼神增添一抹詩意。
  既然希望學生把心神從文字之書抽離出來,用心和眼去與世界相遇,做一個「全方位閱讀者」,講課就顯得有些多餘,於是放下了手中的課本,阿倫與學生就靜靜的坐在那,尋找那似乎快遺忘的寧靜與感動。




  這一堂課,就請學藝股長在進度表上寫下「悠閒」好了!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