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家族都有著一篇歷史
每一個名字都是一段傳奇

其中
有個故事

滲著清代的氣息和民國的潮流
透著大陸的粗獷與台灣的直率
時代與地域沒有具體的定義
磅礴與大氣奠定了它的基調

百年的沉澱
似乎什麼都能包容
什麼都能昭示

揮灑一陣之後
沉澱的依舊沉澱
但傳說將久述不墜




  今天,阿倫要講一個故事,一個很長的故事,一個橫跨兩代,恰巧一百年的故事。
  這是一個屬於阿倫爺爺的故事,阿倫曾經將這個故事說給高中的同班同學聽,換來的是一陣訕笑,認為一切都是阿倫虛構出來的,直到這位同學成為阿倫的妻,在接觸了家族成員之後,才發現阿倫一點都沒有誇大。
  這個故事,除了帶有思念的成分之外,也希望小阿倫長大之後,能知道自己的曾祖父是怎麼樣的一個人,畢竟,這位傳奇老人證明,若是人只能活一回,什麼樣的才叫做精采……


誕生

  一切要從宣統二年(西元1910年)的浙江省新昌縣開始說起。
  新昌縣位於浙江省東部、曹娥江上游,春秋戰國時期屬越地,秦時屬會稽郡,古稱剡東,又名南明。縣內的自然風光秀麗,人文古跡眾多,素有「東南眉目」、「中國名茶之鄉」、「中國桂花之鄉」之稱,境內有大佛寺、穿岩十九峰與天姥山等名勝。現屬紹興市管轄。
  大佛寺係南朝古剎,以擁有江南第一大佛「石窟彌勒像」名揚海內外。李白《夢遊天姥吟留別》:「海客談瀛洲,煙濤微茫信難求。越人語天姥,雲霓明滅或可睹。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嶽掩赤城……」裡面提到的天姥即新昌縣的天姥山。
  七月的新昌縣多變迷離,綠意盎然的枝頭散發著靜簡的香,天姥山在晨霧的籠罩裏朦朧飄渺,白紗般的曉霧用細膩柔和撫摸著山頭,如同一個孕婦用心在感觸那份溫情。夏天的晨曦總是提早出現,和煦的給街道河巷塗抹上了一層絢爛的色彩,其中有戶蠶絲人家,無視街頭安寧的光影,一大夥人正為著即將臨盆的娃兒忙活著。
  新昌縣除了人傑地靈外,物華天寶也是一直為人稱道的,其中以「煙、茶、絲、術」為四大傳統特產。家中從事蠶絲生意,在當地也可以算是大戶人家了,好不容易才盼到一個娃兒到來臨,更何況,產婆早早就表示這應該會是個男娃娃。
  此刻,蠶絲店的老闆正倚著大門出神著,當初「台灣民主國」失敗潛逃時也沒有如此緊張,更何況,現在的他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名師爺了。如今沒有日本軍進城的恐懼,只有斑駁的牆上爬滿了青苔的清淨,但大而青澀的石榴讓人回想到當初意氣風發的璀璨。
  家裡除了蠶絲之外,最不缺的就是嬰兒了,蠶絲店老闆的胞姊是名院長,主持附設育幼院的新昌教會,除了傳教之外,專門收留遠赴上海紗場卻意外懷孕的女工,當女工在家鄉生產完畢,往往為了工作又奔向上海,於是,孩子成了孤兒。
  伸手觸摸胡同裡的悠遠和寧靜,蠶絲店老闆不禁微笑起來,家鄉的時光浸潤著暖香,現在年歲算是太平了,若是能一直保持就好了,既然如此,那即將出世的娃兒就取名為「福和」,以祈求天下都能安福祥和。


學習

  基督教很早就在浙江傳佈,除了傳教外,也廣設育幼院與學院。其中在新昌縣的稱作「三育小學」,這可是一所不折不扣的雙語學校,福和就在這裡跟隨著牧師麥先生學習。
  畢業後福和投考教會辦的秀州中學,一路念完了浙江大學預科,以及四年制的國立浙江大學森林系。
  民國二十三年,二十五歲的福和從大學中畢業,這在當時算是高學歷了,因此遠赴中國西北,先後就任陜西與寧夏林場副場長一職,在那遇上可以稱作為師傅的德國場長。
  德國是一個森林覆蓋率很高的國家,其國土面積的三分之一是茂密的森林,十九世紀中期開始,德國的林場就走上了合作化的道路,木材砍伐,樹木種植與維護,道路修建與保養都可以集中進行,甚至還針對林場合作制定了統一的法律檔。
  福和跟隨有著豐富經驗的德國場長,不但學會植樹造林的竅門,德語也略通一二,最重要的是,由於德國的民族性十分嚴謹,在做任何事前都必須詳加規劃,並要逐條紀錄於筆記本之中,因此福和漸漸養成做事有條有理的習慣。
  這也成為了福和人生中很重要的習慣。


愛苗

  在陜西的生活是十分愜意的,德國人本來就習慣與森林共處,福和也學會從枝葉的縫隙中細細品味陽光。
  森林的時間最是漫漫,若是感到冗長而無趣,福和便會拿起一管獵槍,在樹叢追逐著小動物,巨大的槍響,仿佛所有的活力就這樣被聲音點燃,然後在成就感中增添飯桌上的食材。
  有時野味打多了,便會拿到鄰近的陜西工務局醫院做人情。
  只不過做人情是假,看護士是真,因為福和在那裡看上了許家的小姐,一位幫忙照顧福和姑奶奶的護士。
  男孩子往往是這樣,會做一些自以為帥氣的舉動以吸引女孩子的注意,福和就穿著一身勁裝,拿了一把獵槍,提著一些野味,希望許家小姐能為他意亂情迷。
  雖然許家小姐沒有被福和的野味收買,當見面的次數多了,蘊育而生的好感也在所難免。
  黃昏,一個多麼溫逸的名詞,單單那份青草曬後淡淡的氣息便教人沉醉,絲絲縷縷的帶有著陽光的質樸,徐風裏醞釀著期待和渴望,許家小姐與福和的姑奶奶就在河堤旁散步著,身後的福和望著兩人的背影,靜靜的享受那份淡雅和悠然。
  不知怎地,福和的姑奶奶陡然一個踉蹌,就這樣滾落堤防而昏厥了過去,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正當許家小姐還沒反應過來前,福和已經飛奔至堤防下對姑奶奶進行急救,看著福和冷靜的身影,一種值得信賴的感覺默默的從許家小姐心中竄升。
  在送往醫院的途中,一直處在半昏半醒狀態的姑奶奶逐漸恢復了意識,看著許家小姐望著福和的眼神,姑奶奶忘卻身子的疼痛,忍不住笑了出來。


婚約

  姑奶奶的意外,也意外的撮合了福和與許家小姐,兩人就在西安結了婚。
  結婚那天是1941年的12月7日,同時間的美國發生了珍珠港事變。
  福和應該是個極度浪漫主義者吧!由於許家小姐熱衷於騎馬,於是兩人的蜜月就從西安開始,一路騎馬來到了賀蘭山。
  賀蘭山在蒙語中意為黑色的駿馬,它像一道屏障橫亙在寧夏平原西部,賀蘭山雖然崖壁險峭、怪石嶙峋,但早在西夏王朝就已被視為避暑勝地。
  騎馬著馬渡蜜月,浪漫中帶著無奈,因為兩人只能緊握韁繩,想要牽住的手顯得遙遠,馬匹行經的路線在賀蘭山勾出一幅隸書,峰迴路轉之後,淡成一紙後世的佳話,留給後人無窮的羨慕。
  步出賀蘭山後來到了甘肅的蘭州,蘭州地處西陲,是中國地緣的中心點,亦是中國與歐洲千里絲路的中間站。不像物質貧乏的西安,蘭州安定的生活,豐裕的供給如同艷麗色彩的俄國花布,這多元的城市豈是西安黯澹藏青色的陰丹士林布可相比的。
  蘭州城的北方有黃河曲折地緩流穿越,河中央砥柱個雁灘,緩和了黃河奔騰的雄姿,卻也造成了雁灘的孤立,就連日常的採買也必須划著羊皮伐才得以渡過黃河來到蘭州市中心。
  福和與許家小姐便暫居在蘭州的雁灘之上,享受著與世隔絕的甜蜜生活……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