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務處的組長大約一個月會輪一次晨間導護,那就必須要六點不到就起床了,雖然很想賴在被窩裡面繼續賴床,但想到學生都會興高采烈的跟阿倫打招呼(詳情請見 打招呼 ),就會比較甘願的起床上學了。
  但終年熱到半死的高雄卻連續來了幾次的寒流,冷冰冰的空氣有如海嘯般湧了過來,這時要學生離開溫暖的被窩來學校,想必都十分不情願吧!因此,每個進校門的學生不是睡眼惺忪,就是凍到不想跟我打招呼了。
  沒禮貌!沒禮貌!沒禮貌!竟然敢剝奪我一早的樂趣,真是罪大惡極不可原諒!
  沒關係!學生不打招呼,那我先打招呼總可以吧!說不定他們會突然良心發現跟我道早安,沒想到……學生還是愛理不理的!
  這種情形讓阿倫十分受傷,但受傷歸受傷,總不能強迫每個學生進門一定要打招呼吧!


">CIMG5897_調整大小

  隔天早上,阿倫脖子上掛了一個大大的狗牌,上面寫著:「早安」二字……
  每個進門的學生都忍不住笑了出來,也順理成章的會跟阿倫問早了,或許是這樣的舉動實在很無厘頭,有不少學生與老師竟然把阿倫當成是觀光景點,紛紛拿出手機及相機拍照。
  每天如果都掛一樣的字不太有創意,為了邁向國際化,隔天改掛「Good morning」的英文。
  再來就是要本土化了,所以掛上「勞早」的閩南語版,掛的正高興時,有教師偷偷的根阿倫說:「閩南語的早安要寫成『敖早』喔!不可以直接這樣硬翻啦!」
  最後一天,既然學生都會自動的跟阿倫請安了,那就來個不一樣的吧!來個硬翻的日文「喔嗨喲」好了。
  用校長大人的話作總結好了:「也只有你想的到這種方式,雖然很好笑,但真的蠻有效的!」

  其實,掛著狗牌站在校門口,面對人來人往的民眾,還真的還蠻丟臉的說!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