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後的時刻裡
所有離愁皆滿過月亮的高度
遙遠陌生且寒冷

除了三年來的拼圖和相片
一堵磚牆橫亙在師生之間
教師等在缺口中
於學生離席的位子

往水池裡頭下幾枚硬幣
祈禱有一天回到這裡
記得幫忙帶回幾朵早晨的消息便是




  畢業典禮的尾聲,各班導師陸續站上了舞台,學生也以鮮花素果來追憶……喔!來表示敬意,掌聲與哭泣聲交織成蕭邦的離別曲,雖然是以優美的旋律為主,但細細聆聽,會發現還有很複雜的聲部在底下蠢動著,整體仍是穩定且美妙的。




  當主持人一一介紹各班導師時,有一群很可愛的小朋友要求主持人要多加一班的導師,因為他們想要送花給一位教師,但這位教師卻不是在導師的行列之中,殊不知獻花並非是導師的權利,這其實也是學生可愛的一面。

  於是,一個不存在的班級產生了,而這個班級的導師竟然是……帥哥倫!

  死小孩!竟然來這招陰的,除了鮮花之外,還加上了一個大大的擁抱,該不會是想要看帥哥倫飆淚吧!




  教師這個行業是幸福的,因為接受到學生滿滿的簇擁;但相對的,教師這個行業也十分悽涼,因為人聲中最悲苦的莫過於生離死別,而教師每年都得面對這種情況一次。

  有人說:習慣將成自然,但每個學生都是獨立的個體,既然是獨立的個體,每年會孕育出來的故事便是獨一無二的,怎麼可能會因為習慣而麻痺呢?面對這離別的一刻,眼眶總免不了醞釀著淚,若離別是必然,也只有以沉默的微笑道聲珍重。

  但總歸一句話……








  畢業後記得帶冷飲回來看帥哥倫啊!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