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經費哪裡去?

  訓育組的活動量大的令人喘不過氣來,孩子們的笑容是最大的回饋,但在這個凡事都需要錢的社會裡,訓育組常常會納悶:「教育經費到底是跑到哪裡去了?」

  教育在台灣已經可以歸類於弱勢族群了,選舉時的候選人都不忘拚經濟、拚國防、拚觀光、拚人氣,但是怎麼沒有幾個人願意來拚一下教育呢?

  遠見雜誌曾經有一篇「窮不能窮教育」的報導,讀起來令人對教育的前途感到憂心:
  曾經錢淹腳目的台灣,現在到底有多窮?窮到連孩子教育的錢都要這樣斤斤計較!
  不過10多年前,郭為藩擔任教育部長的時代,台灣還很有錢辦教育。「有些學校連廁所都蓋得美輪美奐,地板舖得漂漂亮亮!」前台北縣建安國小校長陳木城回憶。
  但現在別說蓋廁所了,小學連一般的修繕費用都拿不出來。
  貢寮鄉和美國小校長張伯瑲,4月入夏之後一開校長室的冷氣,發現故障了,到現在夏天都快過了,還是不敢叫修,情願吹電扇或自然風,「這一修,不知道要多少錢!」
  張伯瑲指著有可愛海洋生物雕塑、繽紛馬賽克磁磚拼貼的新校門,「這是跟台電募款來的!」因為台電蓋核四,要在學校旁邊的水域裝溫度監測器所以才贊助。
  以前教育經費多到連蓋廁所都很講究,現在學校需要設備、修繕經費,通常是向家長、企業募捐,或向教育部專案申請。總之,校長得各憑本事,槓桿手邊的每一項資源。
  窮先窮教育,苦先苦孩子,這本教育帳是怎麼算的?

  除了莫名奇妙消失的經費之外,教育經費的不足可以從以下幾則新聞略窺一二:




東森早餐周玉蔻專訪杜正勝 公開解釋3千萬教育部工程費

ETFM/2005/03

  日前,在野黨立委指出教育部的整建經費將近4000萬元,甚至動用到緊急預備金,教育部長杜正勝首度打破沉默,特別於11日早上,接受ETFM聯播網「東森早餐」節目主持人周玉蔻的專訪,公開解釋3千萬資金的流向。
  對於工程費出現了3200萬和3900萬兩種版本,杜正勝說3200萬是指純粹施工方面的花費,而3900萬是還要加上廠商工程管理費等規費。而最大一筆的整建費約2200萬,是為了翻修徐州路上以前台灣書店的大樓,目的是要保存從大陸時期延續到現在的教育史料,這也是動用到緊急預備金的原因。
  另外,外界指出杜正勝官邸花了285萬,他也嚴正聲明這完全是誤導,事實上官邸只花了約69萬做了基本的整理,比起國家規定可以用到90幾萬,杜正勝說自己節省了將近30萬。
  在這次的整修經費中,動用到了緊急預備金的部分,杜正勝解釋,主要是急著把原本存放在新店的教育檔案,搬到徐州路的庫房,他說:「新店的庫房是不適合不理想的庫房,會有蛀蟲和潮濕等現象,所以教育部要趕快找地方改善。」
  位於徐州路的台灣書店,在92年底結束營業後歸還國有財產局,93年1月撥給教育部使用,但93年的預算在92年就已經編列,由於沒有正常的預算可以來整修,只好動用到緊急預備金。杜正勝口中的檔案,主要是從民國時代大陸時期一直延續到現在的,所以對中華民國的教育史,甚至是中華民國的一般歷史,這些檔案都非常有價值。
  原本存放的新店庫房,一直有潮濕和蛀蟲的問題,所以教育部要趕快找地方改善,剛好徐州路的大樓撥了下來,杜正勝希望能盡快整修好來存放這些檔案資料,他說:「不然還要等一年,那些重要的檔案還要放在不好的環境一年,所以才動用到緊急預備金,因為這是有急迫性的!」
  在節目中,杜正勝也為此次的近4000萬的工程費做出說明,他表示,工程費主要是花在整修包括了徐州路以前的台灣書店庫房、忠孝東路台灣書店門市以及中山南路的教育部共三棟大樓,並非外界所說的三間辦公室。
  最大一筆工程費是徐州路台灣書店庫房,為了保存珍貴的教育史料,裝設了恆溫恆濕的設備、電機工程的改善以及更換發電機,這些就已經超過了1400萬。
  另外,忠孝東路台灣書店門市,出現了屋頂漏水、水泥塊剝落等狀況,隔壁鄰居已經開始抗議而且也有砸傷人的危險,所以這些開銷都是有必需性的。至於中山南路本部大樓中的一間辦公室,原本的隔板改成一片玻璃牆,因為透明的怕人家撞到,所以加了些造景,杜正勝強調,這些是設計師專業的規劃,但有媒體卻說辦公室像酒吧,「這是選擇性的報導,而且根據某些小的現象把它無限擴大!」




台灣閩南語常用300字詞出爐 部分取材卡拉OK用字

曾國華/中央廣播電台/2007/05/30

  教育部花了3年的時間編撰完成「台灣閩南語常用300字詞」,預計從2008年開始,放入閩南語教材的審核字,如果教材不符合300用字,就退回要求重編;不過對於學者批評,閩南語常用字中,其實有一部份是早有古字,但是教育部卻自己造字;教育部坦承,的確有一部份選擇了卡拉OK伴唱帶的用字,甚至還規劃要推出50首台語歌伴唱帶,還要由教育部長杜正勝擔綱演出。
  為了解決閩南語用字的分歧,教育部花了4年的時間編撰完成了「台灣閩南語常用300詞」,雖然閩南語字詞在古籍中就已經月正確用字,不過教育部卻選手卡拉OK伴唱言的用字,未來像是七陶,古字是佚陶,但是現在常用的是字邊再加日、月,參與編撰的諮詢教師鄭安住說:『所以我們考慮,有些字可以來代替,或是民間已經在運用了,我們可以試著引進這樣,最主要是讓老師容易教,學生容易學,家長願意配合,因為這些文字是約定俗成,一回生、二回熟、三回變好朋友,當然用久了,用慣了,譬如說七陶,用慣了就學這樣就好,如果你硬要學佚陶,當然有它學術上的必要,但是在民間推廣有他的難度。』
  而為了推廣這個常用字表,教育部甚至也規劃,將挑選目前市面上像「家後」、「思慕的人」等50首點唱率最高的台語歌和唱片業者合作,由教育部長杜正勝擔綱,灌錄卡拉OK伴唱帶,希望能夠將目前已經公告的台灣閩南語常用300字詞融入詞曲之中,而教育部也將儘快推出閩南語常用的1500字詞,預計明年8月將放入國立編譯館的閩南語教材審核機制。


校園正名 點名中正、中山、介壽

國語日報/楊惠芳、陳玉珊、張彩鳳/綜合報導

  繼把蔣公銅像搬離校園後,各級學校校名也將面臨正名問題。民進黨青年發展部宣布將推動一系列校園正名活動,全國從幼稚園、國小、國中、高中職到大學,以「中正」、「中山」及「介壽」為名的學校,都在正名行列。教育部對此表示,目前並沒有接到任何改名計畫,國中小學是由地方政府教育局主管,由縣市地方教育局決定。
  根據教育部網站公布的學校名錄,以「中正」為名的,幼稚園至少七所,國小十九所,國中七所,高中兩所,高職一所,大學一所;以「中山」為名的,幼稚園至少有十所,國小十四所,國中六所,高中職四所,大學兩所。另外,還有以介壽、中興、華興、光華、復興、光復為名的學校,可能也將面臨改名的問題。
  教育部國教司長潘文忠表示,針對學校是否改名的問題,各縣市都有一套規範及程序。以臺北縣為例,新設一所學校時,大多由學校籌備處、地方士紳、家長等開會討論,甚至以票選的方式決定,再報到教育局核定。
  在大學改名方面,教育部高教司表示,根據大學法規定,學校校名是學校自主的範圍,原則上是由各校的校務會議決定。
  高雄市中正國小校長陳正光認為,校園正名並沒有必要,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會認為「中正」就是「蔣中正」。學校如果改名需要一筆經費,包括學籍資料和行政簿冊、制服等,都需要一併改過。
  臺中市中正國小則表示,校名有數十年的歷史,要更名得經過地方各界的討論,不是學校單方面可以做決定的。
  藍綠執政縣市對於校園正名,多數是審慎看待,認為應尊重學校和校友的意見,不是說改就改。




故宮弊案/恐遭約談杜正勝現身 雞同鴨講

TVBS/古彩彥/2007-05-25

  昨天在立法院教委會缺席的教育部長杜正勝,儘管立委直接衝到教育部找人,還是找不到他,今天上午杜正勝終於現身了,針對他在故宮院長任內發生的擴建弊案,杜正勝面對記者的詢問,一律避談,甚至雞同鴨講。
  立委遍尋不著的教育部長杜正勝,一大早出現在住家門口。記者:「可不可以跟我們講一下故宮?」教育部長杜正勝:「你們老闆應該幫你們加薪。」記者:「部長調查局是不是已經約談您?」杜正勝:「嗯?」記者:「有嗎?有約談的事嗎?」杜正勝:「哎呀,你們老闆應該…。」
  杜正勝急著關車門,不小心夾到記者的手,來到教育部門口面對鍥而不捨的追問,杜正勝雞同鴨講。杜正勝:「你們開車很會開喔。」記者:「部長可不可以講一下,就是說你知不知道投標跟底標價錢一樣的事情,部長要不要跟我們澄清一下,故宮的部分,您知道,了解的部分?」杜正勝:「…。」
  檢調追查故宮擴建工程弊案,將約談教育部長杜正勝,原因在於故宮博物院弊案,工程大部分的招標都在他擔任院長期間完成,被裁定羈押的薛飛源,又是杜院長任內的主任秘書,總管全院大小事務,因此下一波偵查重點,將追查誰主導追加預算圖利特定營建團隊。全案牽涉到爭議性極高的教育部長,也因此備受矚目。




教長爭議/5小時狂歡! 杜明夷買單簽帳3萬多

古彩彥/TVBS

  杜正勝的兒子杜明夷正在軍中服役,卻被媒體拍攝到當兵上酒店慶生,而且還是一家有辣妹陪酒的私人招待所,明顯違反軍紀,記者前往這家招待所查證,附近鄰居說,的確曾經看過長相和杜明夷相似的男子,而且不只來過一次。
  TVBS記者古彩彥:「杜正勝的兒子杜明夷,在生日當天,就是來到這裡,位於仁愛路四段,有辣妹陪酒的私人招待所,而附近鄰居還說,真的有在這附近看過他。」
  招待所鄰居:「我有看過這個人,應該不是第一次我看到他。」記者:「你知道他是杜正勝的兒子嗎?」招待所鄰居:「不知道。」
  1月23日晚間,穿著深色西裝,灰襯衫的杜明夷,留著三分頭看得出來還在當兵,他和一群朋友來到這家私人招待所慶生。
  招待所是獨棟建築,對外的玻璃,全部都用東西遮起來,相當低調,透過窗戶,還能看到裡面凌亂的酒杯。杜明夷到招待所,旁邊坐了2名高挑的小姐,現場還不時有人喝酒划拳,10幾個朋友來來去去,狂歡5小時到凌晨,由杜明夷簽帳買單,花費至少3萬元。
  全部由杜明夷簽帳買單,1個月薪餉才6千多,杜明夷出省卻很大方,到辣妹招待所整個過程被媒體目擊,明顯違反軍紀。


可以罵髒話嗎

  政治人物不斷高聲疾呼:「窮不能窮教育、苦不能苦孩子!

  但放眼望去,台灣的教育不算窮嗎?孩子不算苦嗎?

  或許下次的口號應該要改一下:「窮不能窮教育……部長、苦不能苦……教育部長的孩子!

  #$︿%&*!

  可以去法院按鈴告教育部長嗎?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