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了其他教師的意見,目前收到的訊息以反對者佔絕大多數,但都還是保持著肯定學生的意見,由於最近教師動輒得咎,因此學校也會擔心,把這樣類型的文章放在全校性的刊物之中,可能訓育組會因此而惹上大麻煩,雖然出發點是善意的,但很多事情的發展可能是許多人不願意見到的。
  這實讓我開始思索一個問題,某個團體真的有如此恐怖嗎?如果訓育組是站在鼓勵學生及肯定學生的立場,真的必須承擔被質疑的風險嗎?怎麼感覺回到以前白色恐怖的時代了!

.. 請問兩萬字的小說要投稿去哪裡啊!這樣的字數對於一班的徵文有點多,而言情小說的要求最少都要六萬字,有沒有哪位網友可以提供我投稿的地方?感激不盡,謝謝!



天使

作者:本來叫容軒,後來改成小妖,現在想要叫零∘C

  一個月吧!
  距離靜蘋姊姊當我們鄰居開始,我想應該過了一個月。
  我獨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是啊!哥哥又不在了!害我得和晴天在外用餐,且……說實在的,花自己的荷包,誰不會心疼?而且還跟了一個老是喜歡我請客的朋友。
  唉,眼看靜蘋姊姊來家裡得次數越來越多了,而且,每一次都是哥哥自動邀請她來的……
  難道我沒猜錯,哥哥喜歡靜蘋姊姊嗎?
  「不可能。」我踢掉一塊小石頭。
  我腦袋中,都是靜婷姊姊和哥哥聊天,有說有笑的場面,而且,越想越難過……
  我當然著急、難過啊!他可是我心愛的哥哥耶!

  「夠了!」這個聲音嚇到我了。
  是從那條窄巷子傳來的。
  「你太囂張了,梁偉軒。」梁偉軒?不是靜蘋姊姊的弟弟嗎?
  聽那聲音,好像一拳很重的揮過去耶!
  不‧太‧妙
  我一點意識也沒有,就衝過去了……
  「住手啊!」我看到偉軒的身子無抵抗的靠在牆上。
  這樣子,鐵定會被打死的!
  「是妳……」他緩緩的轉過頭,和我對上眼。
  怎麼變成這樣子?
  「你怎麼了?」
  我想過去找他!
  「沒妳的事,快走。」他趕著我,虛弱的連手的抬不起來。
  不管那麼多了,我就是要過去找他!
  「你的馬子還真美呀!」他好像是不良少年的老大。
  「她不是……她不是我的女朋友!……不可以動她,高俊恆……」他有氣無力的聲音,明顯的暗示我,他已經快撐不下去了。
  「我不動她?你別開玩笑了……這麼漂亮的女人,我很想要呢!」叫高俊恆的男人,一步一步逼近……
  「快逃啊!小櫻……」他喊著。
  「不行啊,妳是靜蘋姊姊的弟弟耶!我一定要救你呀。」
  別看我是個女孩子,就認為我很弱,其實我有留一手咧!
  「關我姊什麼事,不快逃,連妳都會受牽連啦。」
  「那又怎麼樣呢?你是受傷的人耶!」
  我現在只擔心偉軒,一點也不想理,那正靠近的男人。
  「妳是女生耶,我可不想讓妳捲進來,小櫻……快逃啊!」他幹麼一直擔心我?
  現在受重傷的人,是他耶!
  「妳叫……小櫻,是吧?」他不懷好意的眼光看著我。
  「是啊!我叫小櫻。」可是我一點也不會害怕。
  「要不要……和我一起玩呢?我會讓妳很舒服的。」他準備抱住我。
  在他快碰觸到我的身體時,我便使出我一直沒用過的空手道。正因為很少人碰我,所以我一直沒辦法,用空手道來保護自己,也不能證明自己的實力是不是還在黑帶。
  當我處理完高俊恆時,恍然發現……其他小弟都跑走了。
  可見我實力還是沒減半嘛!哈哈!
  「你,聽好,以後不要再來找偉軒了!」我看著躺在地上哀嚎的高俊恆。
  越過他,我扶起一臉呆滯的偉軒,離開巷子。

  「喂……」走到一半,他終於回神了!
  偉軒掙脫我的攙扶,示意要自己走。
  「嗯?」我當然成全他啊!
  雖然說他現在很虛弱,可是,一個大男人還要女人幫他,這種事情,我想不只他,全世界的男人都不喜歡吧!
  「妳……怎麼沒說過妳練過空手道?」
  「什麼意思?」
  「妳也知道,我常常被拉去妳家作客……」他頓了頓。「妳和我姊聊天時,從來沒聽妳講過。」
  原來,他也有注意我說的話啊!
  「女孩子練空手道,怪怪的吧?」我有點不好意思。
  說實在,我第一次在別人面前粗魯過。
  「嗯,還是有女生練啊!」
  「呵呵,還不都我哥……」我哼了一聲。「他上研究所的時候,就常常不在家,所以,怕我在他不在時,保護不了自己,所以要我練個空手道。」
  「有這麼好的哥哥,我羨慕妳耶!」我可是第一次聽到,他這麼溫柔的說話。
  每次看他在靜蘋姊姊面前,就像惡魔的化身一樣。
  「怎麼這樣說呢?靜蘋姊姊也是對你也很好啊!」我有時候是這麼覺得的。
  記得有一次,我和哥哥剛好從市區返回,發現隔壁的靜蘋姊姊,站在門外著急……原來是他晚歸,而害怕他又跟人打架,一去不返。
  當我在客廳看電視,就聽到了靜蘋姊姊怒罵聲,還有偉軒那不在乎的語氣……
  比照起來,我的確好很多了!
  「其實,我哥也好不到哪裡去,自從爸媽都過世後,我一直覺得他每次都挖苦我、罵我,跟我耍幼稚……」想到十五歲生日那天以前的生活,我忍不住想罵哥哥。「可是,直到我十五歲生日那天,我才明白,其實哥哥一直對我很好,只是我都沒注意到。」
  「妳父母都過世了?」他訝異的看我。
  「是啊!你知道嗎?他們還在我生日那天過世呢!」
  我想起哥哥對我說的話,堅強的對偉軒笑了笑。
  其實以前只要說到這裡,我都會有哽咽的習慣,就因為哥哥,連我自己都改變了!
  「呵呵,我也是父母都過世了!而且……是我出生時喔!」
  「出生時?怎麼可能爸爸也死了呢?」不都是媽媽難產,只留下小孩?怎麼這個人卻是雙親都死了呢?
  「我姊說,那天爸媽很開心的去採購育嬰品,因為我就快出生了!所以要準備好迎接我,可是要回家時,突然有個司機酒醉駕駛,撞到了我爸媽……」他突然停下腳步。「送到醫院時,我爸就先走了,但我媽還沒……」
  「嗯,是因為你?」
  「我姊說,醫護人員把我從我媽的肚子裡拿出來沒多久,她就走了。」他沒有起步,只站在那裡。
  說真的,我有點同情他的處境。
  我們現在都是沒有父母的人,我也能體諒他沒有人疼愛的感受。
  「嗯……那你就更應該要聽你姊的話啊!」有時候,我也想替靜蘋姊姊說話。
  「為什麼?老是愛對我發脾氣……」他沒說完,我狠狠的差一句話。
  「對你發脾氣是為你好!」他的眼神變了,現在看著我的,是在靜蘋姊姊面前的偉軒。「瞪我也沒用啊!我一樣要幫靜蘋姊姊說話!」
  「隨便妳。」他一直往前走,頭也不回。
  「喂,你知道靜蘋姊姊為了你,怕你在外面出事,每天都很著急的在門外等你耶!」我追上他,擋掉他的去路。
  「她幹麼要緊張?我又沒叫她每天都要在外面等。」他示意要闖。
  「親情一定要用『叫』嗎?真是的!你幹麼那麼不爽啊?有一個親人在你身邊,關心你、照顧你、罵你……你就該偷笑了。」我硬不要讓他過。
  「妳很囉唆耶!」
  「我就是很囉唆,怎樣!……」我用鼻孔瞪他。
  他無奈的看著我。
  我知道他現在很生氣,但為了靜蘋姊姊的辛苦,我還是得告訴他。
  偉軒久久才穩定下來,看他眼神不再充滿火焰時,我才鬆開防備。
  「我也不是不想對她好,我也知道她很擔心我!」他頓了頓。「只是,她每次都以為我愛打架,每一次都用罵的,我又不是不愛護自己的身體!」
  「那你就不要打啊!」
  「我也不想啊,只是每一次都會遇見看我不爽的人,硬要跟我幹架,要不然就是拿他們老大的名號來嚇我,要我交保護費……妳想想,我怎麼肯?難道妳要我乖乖就範嗎?」
  這樣說,也對耶!
  「那……是誤會了喔?」我輕聲說。
  「是,我本來就不想打架!但她卻不肯給我解釋的機會……」
  「對不起喔,我也不知道……可是,你也不需要用不在乎、漠視的態度啊!想辦法對靜蘋姊姊好嘛!我相信,她也不想每次見你就罵呀!」
  「我又有什麼辦法?」
  「那就努力想辦法對她好啊!就像你剛剛要我逃走一樣。」
  「我只是看妳危險嗎!誰叫妳不早講,妳會空手道……」他紅了臉。
  「跟那個沒關係,別跟我扯話題!」我可是第一次,不是因為哥哥而生那麼大的氣。「如果你能知道靜蘋姊姊對你好,很照顧你,你們就能像我和哥哥一樣,感情很好了!」
  「哪有那麼簡單?」他怎麼一直沒辦法釋懷啊?
  「哪沒有?我這一個月來,觀察得很清楚,原因就在你的態度!」我大喊。
  他愣了好一會兒,才緩緩的吐出幾句話。
  「我一向……都是這樣啊!」
  如果我沒有被他氣死,我就不叫韓子櫻了。
  「一向都是這樣嗎?才怪……現在對著我的梁偉軒,跟在靜蘋姊姊面前的壞弟弟,完全不一樣!」
  「妳很煩耶!」
  「我不是煩,我是幫靜蘋姊姊說話……」我頓了頓,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流下眼淚。
  「小櫻?」他驚訝的看著我。「為什麼哭?」
  「我很無奈啊!」我洗了洗鼻水,輕輕拭去眼淚。「你為什麼一直無法釋懷呢?為什麼?……對姊姊好,真的有那麼困難嗎?感受姊姊對你的愛,很困難嗎?我都能感受到哥哥對我的溫柔了,為什麼你不可以?
  我們同樣都是失去父母的人,我們都缺乏一種被疼愛的感覺。你知道嗎?就算失去了他們,我們卻擁有像爸爸、媽媽一樣的親人,而……那一種被疼愛的感覺也是一樣的。我每次都能感受到,靜蘋姊姊一直很擔心你,全都是因為你的態度,不在乎的態度,導致每一次都讓靜蘋姊姊難過!我看了真的很生氣……你就不能對她好嗎?她是你的親生姊姊啊!唯一能照顧你、關心你、給你依靠的的親人啊!」
  我還是忍不住淚水,跌坐在地上,哭了起來。
  「對不起,我不知道妳會那麼難過……」他蹲下來,拍我的肩膀。「不要哭了啦!我答應妳……我會盡量改善自己的態度,對我姊好的!」
  聽完他的話,我還是嚎啕大哭,終究忍受不了掉眼淚的衝動。雖然我正在哭泣,但還是感覺得到,束手無策的他。
  哭了好一會兒,他才靜靜的把我擁入懷裡,溫柔的要我不哭……
  他,似乎有些不忍心。

  我忘了待在他的懷裡多久,也忘了怎麼回到家的,只記得……我大哭過,而且是為了偉軒,不是哥哥!腦子裡,只剩下他溫柔的語氣和擁著我的場景,我還嗅到他的體味喔!他的味道香香的,也是我喜歡那種味道,跟哥哥一樣的味道呢!還有寬厚的肩膀、溫暖的胸膛……我依然記得。
  而,在他懷裡,我能感覺到自己的渺小。

  「啊!我是怎麼了?」我撫摸著臉頰。
  怎麼燙燙的呢?
  我立刻衝到浴室,看著鏡子前的自己。燒紅的臉頰、不正常的反應……和哥哥對我溫柔時的感覺是一樣的!
  怎麼會這樣呢?我不可能對他有感覺的呀!我心中……只有哥哥啊!
  「妳不是很愛哥哥嗎?小櫻?」我對著鏡子前的自己說。
  「是的!妳是愛哥哥的,妳不可能對偉軒動心的!」我對自己催眠。
  對啊!我是愛哥哥的,一直都是這樣啊!對偉軒……或許是同病相憐,產生的同情心吧!
  嗯,我想一定是這樣的沒錯!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