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動武林一教師

  平常的國文課都是按照原班級而不分組,等到第八節的輔導課才另行分組,而我分配到的是A-組,寒假的輔導課採用的是分組制度,因此可以跟這群寶貝蛋玩一個寒假。
  一位媽媽級的實習老師很納悶的問我,為何我上課的班級都很活潑?
  原因很簡單,因為好玩吧!
  怎麼讓國文課好玩,方法除了引起學生共鳴之外,更重要的是想辦法讓他們了解,除了某些非不得已需要死背的課文外,解釋方面通常都是讓學生自行推理而來,這點引起了實習教師的興趣,於是前來旁聽一下。
  這節課的主要內容在於國文文法,對於A-組的學生來說,要如何分辨名詞、動詞、形容詞、副詞,以及主語、述語、賓語這些雜七雜八的詞性,難度大約等同於要分辨各種外星人是來自於哪個星球般的困難。
  通常學生遇上學習困難,大概不是睡覺、就是開始搗蛋,有時候總覺得這些小鬼是在紳士面前耍流氓,在惡霸面前當孫子的一群,這大概也是許多教師欲哭無淚的窘境,我猜應該有教師會幻想以下的情結吧:

  上課沒也多久,講台下傳來一陣喧鬧聲。
  只見一名死小孩挖著鼻孔,正對身邊的同學威脅。
  「這位大哥,這、這個筆記我幫您抄好了……」同學滿臉懼怕地道。
  「什麼?字寫的這樣醜!你是存心要害我被罵嗎?」死小孩嚇道。
  「因為、因為我昨天要補習……」
  「還有藉口?下課給我進廁所!」
  正當那名死小孩話語一落,一跟粉筆襲來,並且擊中那名死小孩的臉。
  「啊,是誰這麼好狗膽?」那名死小孩怒道。
  「就是我,怎樣?」教師站在講台上微笑著。
  「機車老師!竟敢這麼囂張!」死小孩氣得滿臉通紅。
  教師依舊微笑不語。
  「你、你不知死活!看招!」
  死小孩正欲攻擊教師時,只見教師將講桌翻飛,死小孩立時被壓在桌下。
  「哇啊,痛啊!」
  「救人啊!」
  「大俠饒命啊!」
  「不知死活的人,是你。」教師冷然地道:「若是再讓我知道你為非作歹,當心你們的小命不保。」
  「是、是、是!」死小孩被嚇得乖乖地道。
  說罷,死小孩正經危坐,從此之後認真聽課,改邪歸正後當上了教育部長。

  當然在現實生活中,這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
  通常教師都只是自己幻想爽的!


我很愛的小遊戲


  班上就有三位寶貝蛋,舉凡教師不願意遇見的學生問題,他們三個湊一湊大概就可以全包了,俗話說:「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偏偏他們三個要贏過豬哥亮都很困難,更甭說是神機妙算的臥龍先生了!這三個人總會藉故沒帶課本要坐在一起,如果真的如他們所願,那肯定教室會被翻過來,但如果不答應他們,保證來個一翻兩瞪眼,從上課鐘響睡到下課鐘響。
  於是,就要拿出我的看家法寶--騙小孩的絕技。
  以下是三個常用的小遊戲:

  首先就是之前介紹過的「井字遊戲」。
  一般而言,各班都會備有籤筒,裡面有每個學生的座號,但就是這樣抽出來其實還蠻無趣的,於是規定好:如果抽中某個學生的號碼,那位學生不用動,但他前後左右四位同學要迅速的起立,最慢的那個學生要負責回答問題。
  而進階版就是唸出號碼之後再給它加減乘除一下……(詳情請見 抽籤

  第二種是「井字遊戲」再進階版-「炸彈超人」。
  相信喜歡玩電玩的人對SNK的「Neo Bomberman(炸彈超人)」並不陌生,遊戲機自1985年上市後,已在全世界銷售超過四千萬套,各式各樣可愛的炸彈超人,更是深受男女老少瘋狂的喜愛!
  遊戲的方法跟電玩版差不多,一樣抽點一位同學,這也就是設置炸彈的意思,而被點到的同學要大聲的喊「砰」,炸彈的炸法是十字型的,因此在這個路徑上的所有學生必須立刻起立,最慢的代表被炸死!如果班上恰巧有同名不同姓的學生就好玩了,只要省略姓氏不唸,就會出現雙十字的交錯大爆炸。
  這個遊戲還被學生拿來改版,就是如果學生喊出:「帥哥倫!」那我也得必須要「砰」一聲,然後全班起立,當然也是抓最慢的那一隻。

  最後是「陷人不義」。
  當學生在念課文時,可以不用念到某一個段落,而是可以在任何一個字上停頓,接著馬上點同學繼續,這招其實很狠,尤其是如果有學生這樣搞的話:譬如課文中是「我一口氣就把蛋糕吃下肚……」,學生就會故意唸「我一口氣就把蛋糕吃下杜正勝!」那杜正勝同學就必須起立回答;或是課文中是「在一片茂密的叢林……」,學生就會故意唸「在一片茂密的叢林志玲!」

  這幾個遊戲,學生常常大叫幼稚,卻往往又會主動要求要玩,而且樂此不疲……


Pygmalion effect

  班上的三個寶貝蛋就是因為這樣而無法睡覺,但人就是這樣不容易滿足,當他們睡覺時教師想盡辦法要他們起來聽課,等他們真的起來認真聽課了,卻又開始希望他們還是睡覺好了,因為他們幾乎是有問必答,偏偏每答必錯,而且還會三不五時的冒出很多令人笑不出來的冷笑話。
  這三個學生對於每答必錯絲毫不覺得有任何的羞愧感,反而還會嘻皮笑臉的說:「阿!我們是笨蛋三人組啊!」於是,繼F4及5566之後,又一個少男團體誕生了。
  當然偶而也會出現瞎貓遇到死耗子的情形,猜久了總會矇上一兩題對的,這時就會聽到阿倫用高八度的語調說道:「哇!開竅了耶!」然後全班用力鼓掌,結果一個學期下來,竟然出現了教育學裡面常提到的「畢馬龍效應」,這三個傢伙的程度開始突飛猛進,而且答對的機率開始大過錯誤率了。
  所謂的「畢馬龍效應」也稱為教師期望原理。就是在有目的的情境中,個人對自我(或他人對自我)所預期者,常在自己以後行為結果中應驗。此一現象的含意是,事先預期什麼,事後將得到些什麼,自己的作為將驗證自己的預言,例如:學生自認為愚笨(或經教師評定),其學業成績將日漸低落;原因是自我預期將直接影響其動機,間接影響其努力,結果將如同其預期。
  教師的預期也會產生自驗預言,原因是教師對學生的態度,差別的態度將影響學生自尊自信,結果形成學生的自驗預言。教師對學生有意無意間會產生一些期望,這些期望的產生可能因教師本身的經驗學識或偏見,而有好或壞的期望,其後效影響稱為畢馬龍效應。
  本來大字認不得幾個的學生,被我胡搞瞎搞的搞出了興趣,只要一到國文課,就會自己搬了椅子咚咚咚的從最後面坐到最前面,一副有為熱血青年的模樣,後來不知是嫌自己不夠熱血還是怎麼,竟然自己坐到了講台上面,一遇到要念課文時便自告奮勇,儼然就成為我的助教了。
  這麼認真我是很感動啦!但是,不要在聽課無聊時偷捏我,好嗎?


ばか

  雖然程度開始提升,但是冒出令人臉上三條線的狀況還是不少,話說媽媽級的實習教師來旁聽時,已經講解到各種句子的詞性辨別,一個句子最簡單的組成莫過於動詞加上名詞,這時笨蛋三人組很自動的舉例了:「愛你!」
  這的確是很正確的答案,因此阿倫也樂的說:「好!我也愛你!」
  就這樣,句子慢慢的越加越長,其中還出現了「我愛你那三十公斤重的屁屁!」笨蛋三人組甚至可以正確的答出三十是數詞而公斤是量詞,這三人在實習教師的面前給足了我的面子,正當我滿心歡喜的繼續講解時,三人不知為何突然起了內鬨,一句「你這個雞巴毛的人」給我脫口而出,全班頓時冒出許多烏鴉飛過,只見阿倫不慌不忙的把這幾個字寫在黑板上,然後問笨蛋三人組:「這句話用到了一種特殊的修辭,可不可以告訴我是什麼?」
  「轉品!」
  「你確定嗎?」阿倫很壞,每次都會故意這樣問。
  「對啊!」三人竊竊私語後認為應該沒錯。
  「為什麼?」
  「因為雞巴毛本來是名詞,這裡變成了形容詞,改變了原來的詞性就叫做轉品!」
  「哇!開竅了!雄中是你們的了!」全班高聲歡呼,只有實習教師一臉茫然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歡呼了三次之後,全班突然安靜下來。
  「接下來我們要上的是……」阿倫若無其事的繼續上課,同學也若無其事的繼續聽課,還是只有實習教師目瞪口呆的不知該做什麼反應。
  這就是學生可愛的地方,可以興奮到極點之後馬上又靜靜的聽課,簡直比許多遊樂場的雲霄飛車還要好玩,一開始可能會很不習慣,但如果有機會多來幾次,應該就會覺得這很正常了吧!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