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校慶有個重頭戲-化裝遊行,由於之前操場正在整修,所以遲遲無法預演,導致正式上場時狀況百出,其中有件事值得一提,那就是有兩個班級被取消出場資格。




  取消資格其實是很殘忍的一件事,畢竟各班已經花了許多精力在排練上,費心準備了這樣久的時間,到頭來竟然連上場的資格都沒有,其實有點說不過去,到底是犯了什麼滔天大錯而被迫取消呢?




  因為他們「遲到」!

  或許很多人可能會認為有點小題大作,畢竟這是許多人的通病,在台灣的囍宴上,有誰曾經準時開席過?哪個不是晚半個鐘頭以上?何況這些學生也不過了十五分鐘而已,還不到大人遲到時間的一半呢!




  當台灣大多數的婚禮都晚半個鐘頭開席時,偏偏就是有人結婚給他準時開席的!(就是我啦!還好賓客都很給面子的提早入場了)

  既然我連結婚都不賣面子了,更何況這次的化裝遊行還牽涉到評分,遲到十五分鐘以上簡直是無法原諒的事。




  曾經在英國參加過一日遊的旅行團,一行人前往參觀巴斯及史前巨石文化,車上簡直是個小型聯合國,還好除了我之外還有兩位台灣的遊客,感覺上勢力沒有那麼單薄,當快要開到目的地時,導遊宣佈集合時間以及他的手機號碼,大家便這樣解散了。




  當最後一個景點參觀結束,集合的時間一到,導遊馬上清點人數,發現幾乎全員到齊,唯獨少了兩位台灣來的遊客,導遊只說了一句話:「既然時間到了,那我們就應該開車,如果因為有事耽擱,其實可以打通電話報備的,我們沒有必要因為少數人的不守規矩而影響守規矩的權益,我們就當做這兩位一開始就沒上車好了!」

  整車的遊客都異口同聲說道:「我們從一開始就不知道這兩人有參加!」車子便這樣開回倫敦……




  對於國外如此重視守時觀念,當時的震撼是很大的,但我也無法眼睜睜的丟下同胞,畢竟使前巨石文化是在十分偏僻的地方,就這樣丟下他們兩人,難保不會遭遇什麼不測,便請導遊等等他們。

  導遊只說了一句話:「Rule is rule!」




  這兩個遲到十五分鐘以上的班級,有一天就不要被丟在荒郊野外哭泣。

  那這兩個班級的反應如何呢?當然是氣到來抗議啊!然後抗議不成就憤而離場,這種場面在電視上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了!




  我想起好幾年前澳洲有一場比賽,男子四百公尺自由式的世界紀錄保持人Ian Thorpe正努力爭取雅典奧運的資格,出人意料之外的,他竟然被裁判鐵面無私的取消資格,原因是他在鳴笛之前先行跳入泳池裡。




  這位年僅22歲就擁有世界冠軍頭銜的運動員默默低著頭走下跳台,沒有咆哮、沒有爭執、沒有怨言,他只是安安靜靜的離開了比賽場地,這種虛心謙和的謹守遊戲規則的風範,在台灣簡直就像天方夜譚一樣的夢幻美麗。




  在今年的化裝遊行上,我看到了感動,也看到了榮譽。

  除此之外,我還看到了目無法紀,以及橫行霸道。




  偏偏,其中有個被我取消資格的班級,表演藝術還是我教的,從開學就努力到現在,竟然在正式上場時被我親自取消。

  我開始體會對穿腸吐血不止而死的心情了。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