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台灣也號稱法治國家
但法律觀薄弱到漠不關心
法律似乎是嚴肅及冷酷的
在既輕又重的後現代殿堂
用輕鬆的態度來面對嚴肅
因為輕鬆也就趣味盎然了
普羅大眾仍然需要再用心
落實法治思考於生活之中


討厭公文

  有鑒於社會上的犯罪率大幅提高,而且犯罪年齡日趨下降,其實是因為許多青少年缺乏法律常識所致,因此,我接到一張公文,內容大約是為了加強同學的法治觀念,以及提昇正確法律知識,特地在一個星期後舉行法律劇場的比賽。
  如果有批過公文的行政人員都知道,我們的公文系統常常讓人心臟無力承受,這次有一個星期的準備時間已經算不錯的,曾經有今天收到公文,明天要舉行比賽的情形,甚至出現要派人參加十天前研習的誇張狀況!
  雖然號稱是史上最強之訓育組,但要派人回到過去參加一場十天前的研習,這未免也太過強人所難了!難道要我跟哆啦A夢借時光機不成!
  沒問題!麻煩公文後面附上哆啦A夢的手機號碼,我絕對會打去跟他借!
  以前曾經火大到在公文上批示:「辦不到!」的字眼,後來經過上面老闆的循循善誘,目前遇到這種狀況公文,我已經學會心平氣和的改批:「參考存查!」恩!公文會讓人的休養變好,EQ增高!
  下次建議教育局舉辦一場「公文EQ成長營」好了。


自生自滅

  這場比賽剛好跟校慶音樂會的檔期衝到,因此我實在挪不出時間來指導戲劇社的同學,只好不斷鼓勵他們:「你們是最優秀的一群,不但反應快、頭腦好,而且還是認真又負責的乖巧學生,所以,可不可以自己排一下,有時間我一定會去幫你們!」
  就這樣,這群小朋友很可憐的自己寫劇本、自己導戲、自己控時間、自己排練、自己想辦法生戲服……
  或許是上天於心不忍而大發慈悲,一通電話通知我們延後一星期比賽,這時救星出現了,戲劇社的老師一口氣修改了劇本、重新規劃了走位、音效、服裝,在很短的時間內把所有學生訓練完畢。
  呼!




做白工

  到了比賽那天,一早便和戲劇老師開車將學生送至會場,由於是第一個出場的隊伍,因此早早便已就定位,沒想到評審裡面竟然有研究所的教授,我忍不住心裏的納悶問:「您怎麼會在這邊?您是國文系教授耶!」
  教授看到我也忍不住納悶:「你怎麼會在這邊?你又不是教戲劇的!」
  一個是來評咬字發音與用語的國文教授,一個是帶隊前來的國文教師,兩個人就這樣相遇在戲劇比賽的場合之中……

  一個星期後的下課,教授笑著對我說:「要請客喔!」
  「為什麼?」我為什麼要請你,我又還沒要交論文……
  「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第二名有獎金兩千塊。」
  「可是這兩千塊是學生的啊!他們又沒有分我!」
  「你至少也有記功嘉獎之類的吧!」
  「這次比賽的指導教師並沒有敘獎喔!」教授,您會不會想太多了!
  「這樣不就是作白工了嗎?」教授很驚訝的說道。
  「絕對不是作白工,因為我還要開車載學生來回,所以必須自付油錢。」怎麼可能是作白工,除了油錢之外,我還要請他們一人一杯飲料呢!


其實有賺啦

  教育永遠不會是件做白工的事,像這次這個法律劇場的活動,雖然我沒有很充裕的時間,但無論是討論、分配角色,以及排演,學生都會找我商量,而這個過程正是培養師生情誼的最佳途徑,尤其是混年級組隊,就格外顯得有意義。
  不管是比賽前的互相鼓勵、比賽時的臨場緊張、比完後的檢討,甚至是獲知得獎的欣喜,這些實在無法說是作白工,這些對我而言都是很棒的禮物呢!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