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苦中苦

  我相信學生擁有無限的潛能,譬如說測驗好了,最後都絕對可以達到預定的標準,如果一開始規定只要六十分,他們就很夠義氣的也只考六十分,但如果標準不斷往上增加,要全班都達到滿分也是曾經出現過的事情,說穿了!這些學生並非愚笨,完完全全都只是懶散而已,為了激勵學生的情況下,許多教師便激發出許多很有創意的獎勵與懲罰,像我就聽到有教師會自己煮蛋包飯獎勵學生的!




  期中考前發了一份總整理,希望學生能夠好好的複習一番,在發預習卷時還不忘嘟囔:「你們很奇怪耶!明明就先發回去給你們先找答案,但總是有人不願一次就通過,哪有人這樣吃不了苦的。」
  突然下面冒出一句:「吃不了苦,就吃苦瓜練習好了!」
  「好建議!不然這樣好了,下個星期如果沒有通過標準的,那請他喝苦瓜汁!俗話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而且苦瓜的維生素含量豐富,在這樣熱的天氣裡,苦瓜汁是一種很有效的解熱劑,不但避免虛火上升,甚至臉上長一堆痘痘的同學,苦瓜汁還可以清濕毒呢!」我突然覺得這個處罰好像會很有趣。
  「老師!要買綠色那種,那種比較苦!」有學生建議道。
  「那種苦瓜不太好買吧!」我記得山苦瓜不是很好買。
  「你是不會去傳統市場喔!傳統市場裡面都嘛有在賣。」
  「好啦!」反正回家時會經過傳統市場,就順道去買好了。
  「老師!可不可以加冰塊?」一個很天真無邪的聲音問道。
  「當然不行啊!」
  「老師!那加蜂蜜呢?」另一個更天真無邪的聲音接著問。
  「廢話!當然也不行啊!你當我是泡沫紅茶攤喔!」
  「老師!考過的想喝可以嗎?」一堆同學竟然擔心喝不到。
  「這是處罰耶!怎麼這麼多人在預約啊!」我好像造成了反效果。
  「不管啦!你已經說了!所以你要去買苦瓜才行!」
  「那我幹麻要花錢來處罰你們啊!」這群小孩是皮癢啊!臉上竟然給我出現非喝到不可的表情。
  「哎啊!考不到標準的人喝是處罰,可是對考過標準的人卻是獎勵啊!」
  「為什麼?」
  「是你說苦瓜汁可以清痘痘啊!」
  喔!
  原來如此!




Bitter Gourd

  苦瓜,又名涼瓜、半生瓜、癩葡萄、錦荔枝,因其苦味不會沾染同烹之食材,而有「菜中君子」或「君子菜」的美譽,而山苦瓜屬葫蘆科,瓜形比一般栽培種苦瓜小,果實顏色由綠至深綠,果型由橄欖型至長橢圓型,果面肋條狀突起,部分具刺狀。




  《本草綱目》記載:「苦瓜味苦,性寒,無毒。具有除邪熱,解疲乏,清心明目,益氣壯陽之功。」
  苦瓜含有豐富的營養成分,特別是維生素C的含量居瓜類之冠,且含「苦瓜鹼」,煮熟後變成甘苦味,在食療上有促進食慾、解渴、清涼、解毒之功效,中醫認為苦瓜甘寒,是種不錯的食療。




  說到苦瓜,很自然的便會想到余光中先生曾經寫過的「白玉苦瓜」:
  似醒非醒,緩緩的柔光裡
  似悠悠醒自千年的大寐
  一隻瓜從從容容在成熟
  一隻苦瓜,不在是澀苦
  日磨月磋琢出身孕的清瑩
  看莖鬚繚繞,葉掌撫抱
  那一年的豐收像一口要吸盡
  古中國餵了又餵的的乳漿
  完美的園膩啊酣然而飽
  那觸覺,不斷向外膨脹
  充實每一粒酪白的葡萄
  直到瓜尖,仍翹著當日的新鮮

  茫茫九州只縮成一張輿圖
  小時候不知道將它疊起
  一任攤開那無窮無盡
  碩大似記憶母親,她的胸脯
  你便向那片肥沃匐匍
  用蒂用根所她的恩液
  苦心的悲慈苦苦哺出
  不幸呢還是大幸這嬰孩
  鍾整個大陸的愛在一隻苦瓜
  皮靴採過,馬蹄踏過
  重噸戰車的履帶踩過
  一絲傷痕也不曾留下

  只留下隔玻璃這奇蹟難信
  猶帶著后土依依的祝福
  在時光以外奇異的光中
  熟著,一個自足的宇宙
  飽滿而不虞腐爛,一隻仙果
  不產在仙山,產在人間
  久朽了,你的前身,唉,久朽
  為你換胎那手,那巧腕
  千眄萬睞巧將你引渡
  對笑靈魂在白玉裡流轉
  一首歌,詠生命曾經是瓜而苦
  被引恆引渡,成果而甘




愉快的處罰

  為了不讓學生失望,特意到市場買了四條巨型山苦瓜,而且還專挑型體正直、結實且果面珍珠瘤粒很大的,然後備齊了菜刀、砧板、冰涼的礦泉水、七百五十西西的塑膠杯,以及貴婦人果汁機一台,剩下的就只等著招待學生了。
  時間一到,幾乎全班都擠進了學務處,有學生自願洗苦瓜,有學生自願切、有學生自願打汁、有學生自願裝杯,還有學生自願試喝的。
  試喝的結論是:「好像不會苦耶!反而好像很甘甜!」
  學生為了增加苦味,竟然囊也不挖、籽也不去了,但依舊不是很滿意,於是苦瓜汁漸漸成為了苦瓜泥!




  望著一杯杯怎麼看都不覺得會好喝的綠色液體,再對照學生興高采烈的搶著喝苦瓜汁,我實在搞不清楚究竟苦瓜汁有什麼好喝的,這時有個好心的學生為了解除我心中的疑惑,很貼心的遞上了一杯現打的果汁,為了回應學生的好意,我也就很捧場的喝了很大的一口,苦味混雜著強烈的草味從嘴裡瞬間爆開,但還是硬生生的把那口黏糊糊的濃稠液體給吞下肚,我慢慢的喝著那杯已經稱不上是苦瓜汁的苦瓜泥,一邊很納悶的說:「你們這杯是特調嗎?竟然直接給我丟苦瓜塊!」
  厚!到底是誰在處罰誰呀!




竟然嫌不夠苦

  學生對於苦瓜汁不是很滿意,認為完全不夠苦,這樣會對清痘痘的功效不大。
  深感愧疚的阿倫教師只好尋求比苦瓜汁更苦的東西。

  於是!










  隔天辦公桌上出現了三罐……






  苦茶!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