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習慣

  我上課有很不好的習慣,就是會花許多時間在課本之外,在我的認知裡面,學習的態度比唸書的多寡重要;求知的精神比分數的高低重要;了解錯誤比考試的次數重要;自己要什麼比他人的期待重要,因此常常會浪費掉許許多多的講課時間。
  也因為如此,我可以容許很多的事情,譬如上課吃東西、換位子、出去洗臉……但我絕對無法容忍一件事,就是放棄!所謂的放棄包含了睡覺、聊天、發呆,以及試卷空白!
  為了讓學生不輕言放棄,於是想出其奇怪怪的獎勵與處罰方式,包括考卷全部訂正完就加分(完全不訂正便零分)、找到試卷的問題就送分(空白不寫的不送分),甚至查到相關知識就計優點等方式,總之,我的要求便是凡事都去試,當做過後持續失敗才可以說做不到,在完全沒嘗試前是不允許說放棄的,或許就是這樣才讓學生很頭大吧!
  只要是學生主動想去嘗試的事,我絕對不會說「不」,就算是做錯了或是失敗都不會加以責備或失望,但如果學生只是「想」去做,卻完全沒有積極的行動,不但不會得到任何的協助,反而還可能因此而被臭罵一頓,畢竟對一件事情有興趣是件容易的事,能不能持之以恆的堅持到底確是成功的關鍵。


懶到不行

  雖然是老調重彈,但這些孩子一直以來都只是扮演著「被動的接受者」角色,因為現今的父母寵小孩已經到了很誇張的地步,因此許多學校都面臨學生上課睡覺、作業不教、考卷不寫的狀況,而且動不動就說:「我做不到!」
  是真的做不到,亦或只是懶得去做,梁惠王章句上‧第七章有一段對話是這樣子的:「不為者與不能者之形何以異?」
  曰:「挾太山以超北海,語人曰:『我不能。』是誠不能也,為長者折枝語人曰:『我不能。』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究竟是不能也?還是不為也呢?


機車耶

  面對自己放棄自己的狀況,教師想救有時都很無力,偏偏我就是不信邪的傢伙,先跟學生招認自己是個極度機車的傢伙,然後想盡辦法誘騙他們不放棄任何事物,當然也出現許多奇特的狀況。

狀況一
  下午第一堂課是許多教師的惡夢,畢竟看著一半以上的學生陷入重度昏迷,教師在熱血也很沒勁,因此有教師跟我商量調課,就這樣我的課換成了下午第一節,幾節課上下來,我也受不了的大叫:「不是說你們都睡死了嗎?怎麼全部精神亢奮的一直拚命的問問題啊!這樣我課會上不完啦!」
  「沒辦法啊!你又不讓我們睡覺!只好乖乖起來上課啊!」
  「你很機車耶!上課這樣認真也不行!」
  「就是嘛!我們是給你面子耶!」
  是喔!其他教師上課你們像是吃了安眠藥,我上課卻個個像吃了興奮劑,以前在師範大學教授耳提面命要教師引起動機,我卻是要拚命減低學習動機,這是怎樣的狀況!

狀況二
  「接下來的答案是……」
  「老師叫我!我要回答!」一堆學生很興奮的毛遂自薦。
  「好吧!你來回答。」
  「……(答錯)……(答錯)……(還是答錯)……」
  「那有人一直錯還要回答的!」
  「你不是說要勇於練習嗎?嘗試錯誤也是一種學習啊!」
  「就是嘛!一直答錯還敢回答,我幫你啦!」一直舉手的同學跳出來解圍。
  「……(答錯)……(答錯)……(也是答錯)……」
  我想,他們學的最好的應該是厚臉皮吧!

狀況三
  「某某某!你在給我發呆嗎?」
  「沒有啊!」
  「是喔!那我問你:A的選項為什麼錯?」
  「因為……(旁邊的同學很好心的告訴了他答案)!」
  「那B的選項為什麼錯?」
  「因為……(旁邊的同學很好心的告訴了他答案)!」
  「那C的選項為什麼錯?」
  「因為……(旁邊的同學很好心的告訴了他答案)!」
  「那D的選項為什麼錯?」
  「因為……(旁邊的同學不說話了)因為……」
  「因為你在發呆!因為根本沒有錯!答案就是D!不然再給你一次機會好了,第四十七題的答案是什麼?」
  「C!」
  「你皮給我繃緊一點啊!根本就沒有四十七題!」

狀況四
  在一陣激勵士氣的題外話之後,我問學生:「這樣你們有沒有被激勵到?有沒有想發憤圖強?」
  「有!」震耳欲聾的回答讓我十分的滿意。
  「要不然這樣好了,我們全部都去買一條日本那種必死的頭帶綁著,如果沒考上心目中的學校就去切腹怎樣?」
  「可是基測是考兩次耶!」
  「是喔!不然這樣好了!第一次沒考好就先切一半,如果第二次考好了就送你們去縫合,如果還是沒考好,就把剩下的那一半切完,怎樣?」
  「@#$%︿&*!」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