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旅作文

  畢業旅行結束後,按照慣例必須寫一篇作文,除了訓練學生寫作能力之外,還能加深美好的記憶,當然還有一個非常重要任務,就是讓行政人員有資料可以存查。
  既然是比賽,就必須要講求公平性,所以先請各班的國文教師挑選優秀的文章,進而由訓育組聘請非國文教師與國文教師進行初選及決選,這樣夯不啷噹的篩選下來,好不容易才把名次底定。
  這次作文比賽冠軍的學生恰巧在我國文班上(我們絕對絕對是很公正的啦!絕對沒有所謂的內線交易!),對於這篇文章被評為第一的結果有點擔心,現今雖然強調創意及創新,但還是有較為傳統的教師認為作文就應該有固定的格式,這種類似魔術師帽子裡跑出兔子的作文,就算文章再好也不行,新舊思為常常因此僵持不下,傳統派認為創新不守規矩,內容深度明顯不足,而創新派認為傳統妨礙學生思維能力的培養,抹煞探究與創新能力。
  因此之前我給這篇文章的評語便這樣寫道:「你的文章越來越好了,但有件事必須提醒你一下,這種寫作方式的賭注很大,我給的分數雖然很高,但不代表所有的教師都相同,因為這和『傳統』的寫作方式相去甚遠,如果是老式或較為古板的教師閱卷,可能分數反而頗低,自己考慮一下!」


學生的作文

    羈絆

  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

  轉瞬間,兩年光陰悄悄從指縫中溜走,首遇人生的交叉路口,眾人無不眉頭深鎖,於路口處徘徊踱步,待鳳凰花綻放、別離的笙簫響起,大家將邁上自己所抉擇的道路。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掙脫學業的鎖鏈;擺脫壓力的束縛;拋離世俗的煩惱,我們步上一條名為歡樂的大道。朝暾灑落在小雨後的清晨,遊覽車如時光機器載著我們雀躍的心,倏地穿越了一個時辰多,來到南投的山區,乘著纜車鳥瞰九族的山林,廣大的園區一片氤氳,朦朧中富含的神秘氣息更加引人入勝,到了纜車的盡頭,開始在各個擬真的族群部落中穿梭,並與日本來的朋友共同參與原住民的傳統慶典儀式、欣賞天籟般的歌聲,歌聲高亢且雄厚的在林木間來回反射,與大自然產生共鳴,磅礡的氣勢令人激賞,我想,人心最舒暢之時也莫過於此刻了吧!在九族的時光悄悄地在我們探訪原住民時畫上句點。

  夜幕低垂,眾人酣然入睡,我逕自起身,打開窗子,同時也開啟時間的大門,細聽那一流清淺,遙望那一倫明月,竟與兩三個寒暑前的情景如此相似,驀然回首,才發覺年少時懵懂無知,不懂得珍惜光陰,而今,尚有約莫一年能共處的時間,我對自己說,莫再蹉跎時光,得好好緊握這得來不易的緣……

  電鈴撕裂了朝晨的寧靜,朝陽趕跑了一夜的沉睡,為今天注入新的生命。在此探訪木柵動物園,心境與兒時出訪時宛如霄壤之別,童稚時,總咧著嘴愉悅的看著動物們,卻始終對於動物們的不理不睬感到不解,今日,我與三五好友漫步在園區內,看著一隻隻不同的動物,無論是被監禁於小玻璃窗內的爬蟲類,亦或頹喪的倚在石邊的金剛猩猩,我終於能夠瞭解牠們不理睬人們,暮氣沉沉的原因,我讀到了追求自由的渴望,對於無法棲身於大自然的無奈,自他們眼中。我的心在吶喊,我們不也像一隻隻渴望翱翔於蔚藍蒼穹的鳥兒,卻被囚禁在社會現實的牢籠裡;思想也無法伴著鳥兒飛翔,因為它也被禁錮在當今教育死板的框框中,我們該如何逃離?

  時已垂暮,在淡水老街中,人們比肩繼踵而行,我無法忍受俗塵的喧囂,只好朝著獨步於恬靜的河畔,看著河水緩緩望海的方向流去,發現湖面上印著九個字,「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驚覺韶光荏苒,我把手中的緣握的更緊了些。我奔向士林,奔向人群,奔向歡愉,雖說肚子正唱著空城計,但我會改寫歷史,化身為司馬懿,立即下令十五萬大軍攻城,終於將蜀軍給一網打盡。回飯店的路程中,老師現出預藏在身後的生日禮物,贈與某位同學,配上大領隊以動人的語調讀出老師對她的情感與期盼,大家被捲入了一種莫名的溫馨中,只見那位同學的熱淚慢慢在那愛恨交織的臉上匯流成河,流入老師的心中,老師早已泛紅的眼眶再也留不住裡頭打轉的淚珠,看到老師溫柔且細心的一面,我內心澎湃著。

  宵禁時間早已過去,卻有一群人明目張膽的在守夜領隊面前經過,我們早已透過電話聯繫,要給壽星一個意外的驚喜,點燃蠟燭,唱起生日快樂歌,也唱出大家心中滿滿的愛,壽星稍早才平靜的心湖又泛起陣陣漣漪,淚珠又在雙眸中蕩漾。我悄悄的轉身背向人群,向前踏了幾步,望著靜謐的夜空,喃喃自語:「這般刻骨之憶,即使被灌下孟婆湯也絕對無法忘卻,為何非我為壽星?」有位同學無意間聽到,拍拍我的肩膀對我說:「你的生日是元旦耶,全國人都放假,大家都在幫你慶祝生日呢!」普天同慶又何如?我寧願與壽星交換。

  劃破沉靜的雨輕輕喚醒了我,站在陽台望著天、望著海,把心放空,就這樣帶到天明。這或許是國中三年,全班出遊的最後一站,在共同搭乘旋轉木馬時,我猛然發覺自己就跟旋轉木馬一般在原地打轉,沒有方向,但我不願多想,不願破壞雅興,在旋轉木馬停止之際,大家作鳥獸散,我跟著小領隊四處遊玩,其中在一項會濕身的設施中,看著他將輕便雨衣化作裙子,在大庭廣眾下扭腰擺臀的耍寶,讓我瞧見她懷有赤子之心,是那般的可愛、那般的天真,而我們的純淨無邪的童真,到哪去了?

  歸途,拿著一碗熱湯在細雨中走上車,小領隊叫我坐她身旁,開始與我談起自己對未來的規劃及升學的意願,相處僅僅兩天餘,自然不是非常瞭解彼此,我也沒有表明我的成績還算中上,他問起我要考高中、高職還是五專,我默默的笑了笑,輕描淡寫的帶過,至今,我的確沒有想過自己未來的出路,就算考上好高中、好大學,那畢業以後要做什麼?就算得到收入豐富,人人羨慕我的職業,但那真的是我所想要的嗎?思緒在腦海中奔騰著,又回到最原始的問題,生命的意義。無論如何,你叮囑我要好好努力念書,以最少考上公立高中為目標,我笑笑的允諾,一定。

  即將抵達學校,小領隊已哭成淚人兒,從大領對口中得知,她是第一次帶團的實習領隊,大領隊還感謝我們這三天來非常照顧她,大領隊把麥克風遞給小領隊,哽咽的她實在說不出什麼話,只勉強擠出一些感謝的話並要我們好好準備基測,然而,大家都被他帶入了悲傷的氣氛,在一首「把悲傷留給自己」的歌結束後,我們回到了學校,在領隊為我們撐傘時,看著他紅腫的眼眶,我泫然欲泣,情緒已按耐不住,最後,我佇立在雨中,看著車子緩緩駛去,我心中響起一首歌,「黃昏裡的夕陽往往最美,而即將燃盡的蠟燭有最璀璨的光輝,今日你我相逢終究要分別,或喜或悲,留給惜福的人去品味……」

  是命運的線將你我串在一起,這些年,曾被譽為「天下第一班」的我們,慢慢的往上爬,也扭轉許多師長對我們既有的印象,靠的就是我們比別班多出十倍、百倍、千倍、甚至萬倍的團結,我們是很有凝聚力的一群,自然有著特殊情感,對於三班。或許畢業後十年、二十年,我們在路上相遇都已認不出彼此,但在我們之間的羈絆依舊存在,那是誰也斬不斷的。

  我愛你!三班!


該如何打分數

  面對這樣的一篇文章,真得很想知道其他教師會如何打分數及下評語?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