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辦


  營火已經燒的差不多只剩餘燼了,晚會也即將劃上尾聲,我依舊不停的幫各班拍照留念,這時,之前導師班的班長-小不點把我拉到一旁,怯怯的問我說:「要怎麼感謝導師?我怕我講不好耶!」
  我看著小不點笑了起來,這小傢伙比任何人都知道如何講些甜言蜜語,這次竟然會緊張起來,看來真的有所感觸,其實只要慢慢找的自己的心聲就好了,她會知道該如何表達的,只不過度量狹小的我也酸酸的問道:「哪有人問以前的導師如何感謝現任導師的?」
  「沒辦法!學校說要感謝『現在』的導師,而且全班本來就很愛你,你又不是不知道!」看來小不點又恢復甜嘴的功力了。





感謝


  所有導師在未知會的情況下被邀請到場中央,此時各班的班長手中緊緊捧著鮮花,依序開始致感謝詞,在獻花的同時,不少導師與學生相擁,許多人臉頰在閃光燈底下都溼溼的。
  輪到小不點致詞的時候,全國電子教師笑容滿面的等著她講出一些爆笑的言論,只見小不點緩緩說道:「我們一直是全校公認最頭痛的班級,可是你卻一直很有耐心的教導我們,由於這半年來……」小不點突然哽咽了起來,望著抽動的身影,我不禁感觸良多,這一班成長之快速,是如此清晰的映在我的腦海中,我由衷地覺得曾經當過他們導師真好。
  「最後,我不能保證班上會成為大家認同的好學生,但是我能保證我們絕對會更懂事、更聽話,謝謝你!」在場的所有人都見證到這一班不平凡的經歷,而全國電子教師沒想到班長會說出如此動容的話,臉上的表情也嚴肅了起來。
  教育必須靠著有心教師的努力,就算在怎麼失望也要繼續相信學生,或許有時他們未必能回應教師的期待,但是因為重視,還是選擇繼續支持,只有不斷重複這樣的舉動,學生才會有所改變,看到這一班的轉變,也讓我有一點點驕傲。





飆淚


  當所有班長都感謝完教師後,祥和寧靜的空間在黑暗中,由校長幫各班導師將蠟燭點亮,各班導師再依序為班上點亮燭燈,小小的燭光在傳遞中一一照亮每處角落,現場學生也安靜地端坐在自己座位上看著燭火,一時之間,溫暖明亮的燭光、校長溫厚動人的言語,沒有歡樂嘈雜的音聲,卻使大家內心裝著滿滿的感動。
  當所有人都籠罩在感人的氛圍裡,這時總教官拿起麥克風:「跟所有同學相處只不過短短兩天的時間,我們發現教師真的很辛苦……」是氣氛使然吧!所有學生不但沒有吵雜,甚至沒有喧嘩,只有一群人哭成一團。
  這時總教官突然提到:「尤其是三班導師,他常常必須擔心學生出狀況,甚至半夜也常常會起來巡房……」本來一直都很堅強的全國電子教師,這時的情緒再也壓抑不住,眼淚幾乎是用噴的奪眶而出,把全班同學都嚇傻了,(當然這也成為他們露營最重要的一項記憶了),沒想到外表如此粗勇的男人,也有如此感性的一面。
  辛苦了!全國電子教師!





尾聲


  全國電子教師好不容易流完淚,將收到的鮮花和無法表達的言語轉送給我,於是我們又玩起斷背山的自拍。
  因為有學校,所以我們相遇;因為有學校,所以我們哭泣;因為有學校,所以我們歡笑;因為有學校,所以……晚安!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