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課等吃飯等待放學
發現教師臉孔開始模糊
粉筆也快不認得黑板了
學生來不及與課本相識
周公是唯一清楚的印象





  我從小唸書就很不喜歡學校的種種管理制度,小從整潔秩序比賽、升降旗典禮、服裝儀容檢查、上課要跟老師敬禮,大到教師的教學、體罰學生、對學校校慶、長官視察等等的行政配合,我幾乎都一概不遵守。
 然而,當了教師之後卻發現其實教師也有滿腹的苦水,不是抱怨官員的短視近利,就是教授的經驗及視野跟他們完全脫節,以至於訂定出來的教育政策無法具體可行,抱著一種「眾人皆返我獨行」的氣慨,開始我恣意獨斷的了教書生涯。


不要一直打擾周公啦


  一堂課四十五分鐘,老師一個人要主導課堂氣氛,或是講授、或是討論,有些教師會語重心長的告誡要懂得「下馬威」或「會做人」,要跟學生建立起「能夠控制」的關係,這樣才是會「帶學生」,才有可能生存,但對我而言,如何讓學習變的有趣,才是最重要的吧!
  很多教師對於學生在課堂睡覺都會有一番天人交戰,有些會認為「學生體力不支時要求他們醒著也只是形式」、「小睡五分鐘後學習效果會更好」,也教師會衝動的把睡覺的學生叫起來訓話,當然也有努力的講笑話來試圖挽救此一局面的,偏偏整班的哄堂大笑就是喚不醒熟睡的那一、二位同學。
  以往的教育,如果要解決這種現象,不外乎「睡覺就罰站」、「睡覺就叫起來訓話」、「睡覺就扣分」,甚至是「睡覺就記過」,這種恐嚇、責罵及威脅的方式,目前教育政策一概不予採用,所以現在的教師也只有發揮「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精神,讓學生的導師不再只有周公一人了。


抽籤


  我是那種自己講的很高興,而且強迫所有人都非聽不可的教師(本人這樣賣力的表演,當然要給我很用力的捧場),因此我無法忍受學生在課堂上睡著。至於那種拚命對著黑板喃喃自語,而學生在下面睡成一團的教師,我是完全無法想像的。
  於是各種奇怪的情形紛紛出籠,譬如有一次,我就拿著大棒槌去上課。(詳情請見 Hit The Mole
  後來發現一種遊戲還蠻好玩的,就是所謂的抽籤,一般而言,各班都會備有籤筒,裡面有每個學生的座號,但就是這樣抽出來其實還蠻無趣的,於是規定好:如果抽中某個學生的號碼,那位學生不用動,但他前後左右四位同學要迅速的起立,最慢的那個學生要負責回答問題。
  如此一來,每個學生在課堂上都必須抱持著高度的戒備,因為隨時會有狀況發生,就看到教師隨口拋出了一個問題,然後慢條斯里的抽出一個籤,這時所有學生都已四肢緊繃,預備隨時要站起來,當某個號碼出現,就看到有人猛然站起來(當然也有太緊張而站錯的,既然站錯,那就由他來回答了),這個遊戲還有進階版可以玩,就是唸出號碼之後再給它加減乘除一下……
  通常玩這個遊戲,全班都會High翻天,自然很難再有人能睡覺了。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