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時,大容作雲門,大卷……」《呂氏春秋》


最新力作

  林懷民新作「狂草」,舞台上不守規矩,舞出無形,墨汁漫漶渲染的裝置藝術在觀眾眼前同步發生。清邁蟬聲,義大利牛鈴聲,舞者與場內觀眾呼吸與共,「狂草」強調每場演出與觀眾共同創造。


台上台下

  會去看雲門的演出,其實多少是因為要力挺朋友的原因,我早已放棄要搞清楚她們究竟要表達什麼了,對於舞台上的雲門,其實我是很有距離的,我還是喜歡下了舞台的他們,不管是超群即興的騷莎,或者是汪汪在一旁的搞笑,亦或是璟靜對我們家的設計念念不忘( 我們家的介紹1以及 我們家的介紹2),這些才是我所熟悉的雲門。





帥到掉渣的男生

  身高超過180公分的超群,是來自緬甸的華僑,具傣族擺夷族血統,帥到男女生都會不由自主的愛上他,一心想推廣緬甸的傳統服飾,自從上次的褲裙之後,這次直接拿了一件裙子過來,面對超群的熱情,我很為難的說:「這不好穿去學校吧!」(雖然我有敎表演藝術,可是很難穿裙子騎檔車到學校耶!)
  真的啦!我其實很想幫你推廣的,下次學校有慶典的時候,我一定穿褲裙去主持。





任性的傢伙

  拍照的時候,汪汪突然問我:「你要跟人拍?還是要跟鬼拍?」
  我心裡的OS:這是哪一國的腦筋急轉彎啊!順口回了一句:「你有像過人嗎?」汪汪的親大哥聽到這句話樂到一個不行。
  結果汪汪這傢伙竟然給我賭氣,把馬尾一拉,披頭散髮的跟我合照,照相時還不忘把我緊緊勒住來報仇,真是的!





最欣賞她的姿態

  璟靜是我最愛的舞者,除了舞台上的魅力之外,私下的她也是十分迷人的,這次卻發生一件很糗的事,當我拉著她偷偷的詢問:「我很愛其中的一段獨舞,緩時掌握身體的細膩妍潤,急來又有鴻飛獸駭的氣勢,又將太極及拳術轉成優美的型態……那位是誰啊?」
  璟靜很疑惑的問我:「你看不出來是哪一位喔?」
  「我覺得很像妳啦!雖然我坐在一樓,但因為比較後面,有點認不出來!」
  「我就納悶,你形容的那段就感覺像是我的獨舞,可是你竟然會分不出來是我。」
  實在是有點尷尬,還好我把那段敘訴的太好了,璟靜也樂的忘記追究我沒認出她這回事了。





後話

  很多人去看雲門,通常都會很有挫折,藝術,其實大部分是無關理性思考的。
  用更精確的說法,知名度才是巿場的操作機制,你可以在排隊進場卻又呼呼大睡的觀眾身上看到這樣的供需曲線。
  我對雲門最常講的就是:「老林根本就是外星人啦!」
  忘了見鬼的藝術品味吧!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