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持續不斷地下著
教育是奇妙的東西
像雨一樣無止無盡
膩人擾人煩人地落

學生心口陷進去的凹洞
九年一貫怎麼也填不滿
只能一直打著不停打著
一圈一圈的濺起小泥巴

這一連串的雨持續地下著
什麼時候雨會停 學生問
妳去問教育部吧 我回答

所以 從今天開始
雨 會持續地下著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
希望有天晴的一天





愚笨的小菜鳥

  一年級的學生是懵懂無知的,因為太過無知,所以常常會惹出不少狗屁倒灶的麻煩事,譬如最常見的就是:恐嚇二、三年級。
  我一直對這種現象十分不解,矮不隆冬的小哈比人,為什麼總是想挑戰巨人,生教組長的一席話讓我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他說:「這些一年級的新生剛從國小高年級升上來,平常在學校是老大哥、老大姐,等上了國中一時無法體認到自己變成小菜鳥了,還再沉溺於國小的威風,於是就常常闖禍……」


又有老師抓狂了

  由於現在是常態編班,因此或多或少會有幾個學生在小學就已經是眾所皆知的問題人物,學習上的挫折或許是令他們脫序的原因(唸書是他們的頭號敵人),但大環境的影響卻是造成他們破壞秩序的頭號元兇,我就知道有學生在國小動手打同學,還被教師稱讚有力氣的(果然有遵守教育部規定的不打、不罵,多加鼓勵的原則)。
  不管怎樣,開學上課的前幾個星期,即使是那些目光凶惡、目空一切的學生,眼神中都還是透露出對新生活的不安,對於上課聽講這回事,勉強還會裝裝樣子,然而,就在學校生活逐漸捻熟起來之後,情況就開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這種突如其然的逆轉,常常會嚇壞了第一年剛任教的新進教師,通常可以發現男老師抓狂,而女老師躲在辦公室裡痛哭的景象。
  一天經過操場,看見有位女老師已經被氣到說不出話來,而班上男同學一附吊兒啷噹的痞子樣的大聲嚷嚷。
  好小子!真有你的!敢在老子的地盤上撒野,你們不知道我是全校有名的黑道教師喔!
  轉身撇見三年級有問題的那一掛又被叫到學務處,其中包含了跟我感情不錯的柚子,柚子這個傢伙長得又黑又高又壯,還染了一頭金髮,雖然一臉凶神惡煞的表情,但跟我講話時卻十分靦腆,我決定跟他打個商量,我們來嚇嚇小朋友如何?
  幾個學校出了名的問題學生紛紛提出各種建議,最後我們採用一招:柚子在褲子裡面墊一本的大書(反正他都把學生褲穿成垮褲,應該不至於穿幫),我再拿一根粗到誇張的棍子打他屁股。
  在演練時,我一直很不放心的問:「你確定書不會掉下去嗎?如果打到你怎麼辦?」
  柚子蠻不在乎的說:「就算真的打到又不會痛,我早就已經給他習慣了!(看來這小子在家常挨揍)」
  於是在大家起鬨下,柚子開始跑給我追……


還好沒穿幫

  我表演藝術沒敎到柚子真是可惜,這傢伙一附桀傲不馴卻又很怕我的表情演的跟真的一樣,就那麼準確的在一年級班級前面被我抓到,逮到之後當然是一頓好打(為了不穿幫,事先就套好柚子要面對新生,這樣書的形狀才不至於被發現),棍子打的砰砰作響,柚子哀號的像是豬叫似的,我還要一面打一面罵:「你以為不能體罰就真的沒人敢打你喔!今天我不把棍子打斷絕不放過你(三年級竟然逼我說這種爛台詞)。」這種逼真的臨場感應該讓新生印象深刻吧!只是也把新進教師嚇到了(忘了先通知她要演這場戲),打完之後就把柚子拎回學務處。
  柚子跟我早就憋的差不多了,回到學務處已經笑到眼淚都快要流出來,在玄關看好戲的那些人一直慫恿我要請柚子喝飲料,因為他們以為柚子忘了裝書在褲子裡,不然怎麼可以叫的那麼淒厲。
  只是我一直很懷疑,打在書上的聲音跟打在屁股上的聲音差很多耶!會不會被發現?
  後來遇到這班的學生,每個都很有禮貌也很尊敬的向我問安,應該是沒穿幫吧!
  只是很對不起那位導師,不好意思讓您受驚了。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