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膠猶如奔放的搖滾
七彩的短髮一起舞動
散發迷人的魅力

自己的創意加上洗頭小妹的巧思
排列組合迸發出無限可能
測試著自我的忍耐極限





什麼

  好奇怪的標題,我也很納悶,為什麼會有學生哭喪著一張臉跑來問我:「可不可以請教育部恢復髮禁?」
  「學生不是都支持解除髮禁嗎?」
  「才沒有呢!我就是解除髮禁的受害者。」
  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這小孩家是開美髮院的,既然解除髮禁,就表示可以染髮,既然可以染髮,那店裡的實習妹妹平常需要練習,又不好隨便拿客人的髮色開玩笑,於是……腦筋就動到自己兒子的頭上了。
  看著那頭有五種層次的髮色,我開始同情起來……





怎麼又一個

  一隻刺蝟經過我的面前,我不經吹了一個口哨:「很炫的髮型喔!」
  這個學生彷彿被我觸怒了一般說道:「老師,您在嘲笑我嗎?」
  「我、我、我有嘲笑的意味嗎?」我不知道他為何要漲紅著臉。
  「我已經盡我可能的弄好看了。」學生有點難過。
  這個也是個美髮院的小孩,洗頭小妹要試剪,又不好隨便拿客人的髮型開玩笑,於是……腦筋就動到自己兒子的頭上了。
  看著那頭狗啃似的缺角,我開始同情起來……





染髮

  髮禁宣布解除後,很多學生喜歡買有顏色的果凍蠟,一次上課的時候,我好心的提醒一位學生:「你的頭上都是粉筆灰耶!」
  那學生一臉疑惑,旁邊同學見狀連忙提醒我,那是果凍染料啦!當全班到齊後,我差一點笑倒在講台上,因為好幾個同學都像頭上沾滿各種顏色的粉筆灰,當下我就決定來敎「何謂美感」。
  學生都是隨便挖一坨髮臘後就往頭上抹,了不起的會抓一些造型,但隨便一抹的結果是:剛抹下去的地方顏色很明顯,之後的都沒顏色,感覺上像是頭上長了一塊頭癬,說實在的,真的很醜。
  於是我從如何選染髮劑、如何染髮、如何挑染、如何做造型等一路講到如何護髮。
  「老師,這樣很麻煩耶!」
  「愛漂亮就不要怕麻煩,不然頂一個這樣矬的髮型,不如自然一點好。」
  「老師!」
  「幹麻!」
  「我可不可以去洗頭髮?」
  「為什麼?」
  「我照鏡子以後,發現真的很難看,我想洗掉。」
  「我也要。」有抹果凍蠟的都要求洗頭髮。
  「不行!現在是上課,而且歡喜做,甘願收啊!」
  「老師,你很缺耶!」
  「嗯嗯嗯!不缺就不能當老師了。」
  從那次之後,我就在也沒看過有學生在髮色上搞怪了……


髮禁調查

  生教組長學務主任正在討論,教育局來了一項公文,要調查學校是否真有解除髮禁,是否有學生前來申訴,我們學校確實沒有髮禁,也沒有學生前來投訴,問題是:教育局會相信嗎?
  這時突然她們取得一件共識,那就是附上我的照片,上面寫說:男生頭髮最長者為國文教師,由此可見本校並沒有髮禁。
  我開始擔心,希望她們只是開玩笑的而已……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