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文教師每年必須參加國語文競賽
一如鯨豚抗拒不了深藍海域的召喚
卻無法悠遊於教育局的水族缸之中
只好努力蝕去那些炙烙銘刻的曾經
或許我又蠢蠢欲動的想搗蛋一番吧


自告奮勇

  每年的國文科都有一件沒人有意願卻不得不做的大事,那就是令人退避三舍的國語文競賽,校內召開國文領域研討會的時候,我坐在最左邊靠窗戶的最後一個位置,下午一點半的陽光正好射進這個會議室之中,形成了一個立體的光帶,我整個人便包在一團陽光中,太陽越來越烈,在如此光明的室內卻稀雜著一種詭譎的等待。
  由於我是全校唯一的國文「男」老師(這時候就一點都高興不起來了),與其到後來被人家推派參賽,還不如先自告奮勇,至少比輸了還挣到一點小小的欽佩,心一橫、牙一咬,反正橫豎都逃不過,那就選一個大家最畏懼的-即席演講吧!我就知道她們一定會愛我,哈!


昔日的榮耀

  說到即席演講,就讀高師大時參加過一次,評審的教授在講評時說道:「這次的比賽出現了一個很麻煩的事情,有一位參賽者表現十分出色,但他卻忘記這是演講,還是用平常的方式在說話,因此我們決定將他評為第二名!」
  頒獎的時候,我領到的獎狀上面就是:亞軍!


記取教訓

  俗話說:「不到黃河心不死,到了黃河不死心」,我會記取教訓嗎?當然不會啦!
  會場中每個參賽者穿的像是要參加宴會似的(我應該穿的比較像清潔工吧),用近乎誇張的朗讀方式把每個字都咬的非常清晰,不時還穿插許多獨特的動作,例如有一位老師講道:「我們當老師需要有三心(擦著大紅色的蓮花指比出一個三字),首先必須要有愛心(右手在空中托著,這讓我想到東森購物頻道),其次必須要有耐心(左手也做出同樣的動作,這時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人體天平),最後(向前比出一個很重要的手勢),一定要有包~容~心(雙手高舉成V字形,頭向上台四十五度)!」,看到這裡我不經肅然起敬;還有一位教師講道:「當老師的,就應該成為學生的一~盞~明~燈~」,看到她搭配紅衛兵才會出現的前仰姿勢,我忍不住想起立鼓掌叫好,好!好!好好笑喔!
  一般即席演講的時間限制為七分鐘,抽到題目後還會有將近二十分鐘的時間可以思考,就看到每個參賽者面前的參考資料都堆的像山一般高,拼命的規劃等等要講的內容,我卻桌前空空的努力欣賞參賽者的表現,這時有一位某某學校的教師,不時側過身子和旁邊一位穿著制服的學生嘰嘰喳喳,隨著上場演講者的輪替,她的聲音由於全場的靜肅而顯的刺耳,構成我不快的噪音,每一位參賽者努力表演時,她便急忙告誡學生這參賽者犯了什麼致命的錯誤,她說的不輸電視上的政論評析家,我卻越來越不爽,我撿雞皮疙瘩都已經忙不過來了,還要聽她在那邊雞貓子鬼叫,偏偏會場內所有的人都發揮中國人固有的美德:「忍讓」,完全假裝這件事根本不存在一樣。
  我不是很有美德的人,於是很沒美德的走到她的面前,用一種很沒美德的語氣說:「請問您是教師嗎?您難道不懂得何謂叫做尊重嗎?」她先是驚訝,又有點生氣,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後,到真的乖乖的不再作聲,沒多久就從後門離開會場了。





男性保障名額

  回到學校,大家都知道我一定不會遵守演講規矩(要我用那種聲調講話,就沒辦法思考了啦),一定像平常的講話方式演講,因此都很有默契不問我,私下大家都笑稱,如果我會得獎,如果不是表現太好,就是因為我是唯一參賽的男性,所以得到男子保障名額……
  結果,真的被我摸到一個名次,學校簡直樂歪了,沒辦法!因為本來就不對我抱持希望了。
  今年的國語文競賽,學校拿下了團體總冠軍,大家都把功勞歸給我,畢竟,跌破眼鏡的人總是會受到比較多的關注,哈!

  喔,這次我抽到一個爛題目:獎勵與懲罰。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