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惑仔在電影裡面逞凶鬥狠
加入黑道便能出手左右世界
學校老師是這樣教導你的嗎

什麼是公理正義
誰又有權做決定
恐嚇能顫動空氣
對錯正邪怎定論
總有一天會醒悟
原來一切叫荒謬

未成年厭倦成年人默默以終的對應
於是揮舞著西瓜刀展示深切的內面
青春如此揮霍背後的道德漸漸枯萎
蝴蝶因為過於激烈拍打翅膀而墜落
到底在自我折磨還是在折磨這社會
期望你不再茫然無知孤單地生活著





又有流氓闖入校園

  三不五時會有一些外人闖入校園,美其名是要主持正義,實際上常把學生痛毆一頓,因此教師對於陌生的面孔都懷有一份戒心,學務處的地理位置恰巧在一樓面對大門的龍穴,於是常常必須「請」人離開。
  這次又來了兩位橫著走的人物,看起來絕對不像是幫學生送東西的(可能會送一些黑青吧),於是學務處開始緊張起來,這時男老師便需要義不容辭的上前關心一下,我只好深呼吸了一口氣,把女子防身術的招式在腦海中演練一番(不能怪我!每次研習都只敎女子防身術啊),一時間目中兇光大盛,呼的一聲,縱身向兩位黑衣男子撲去……


還好有交情

  「老蘇!好久不見!來呷一隻煙啦!」好險!原來是去年畢業的流氓學生,他的出現跟乾妹妹昨天被人嗆聲絕對脫離不了關係。
  「怎麼那麼好心來探望我啊?」我明知故問的先客套一下。
  「阿?沒啦!我是來處理事情的。」
  「你是來替乾妹出頭的的吧!我把話說在前頭先,這件事學務處已經在處理,你不要給我插手,否則不但幫不到乾妹,反而會替她惹上麻煩。」每次小小的一件事,往往都因外人的介入反而弄到不可收拾,不管有人覺得我在恐嚇也好,威脅也罷,反正我是鐵了心不讓他淌這趟渾水。
  「喔!你是黑道教師嘛,你說了算,有你處理我就放心了。」這小子突然輕鬆起來。


我現在是流氓

  「你不是白天在打工,晚上讀夜校嗎?怎麼會有時間出來管事?」我突然想到。
  「現在多的是時間,因為我加入幫派了。」這小子突然給我神氣起來。
  「怎麼突然加入幫派?那還有唸書嗎?」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阿教官太機車了,所以我休學了。」
  「不是才開學沒三個月,怎麼就休學了?」
  「有人嗆我朋友,所以我就拿西瓜刀砍他,教官就機車記我過,還要我去輔導。」這小子怏怏的撇了撇嘴。
  「拿西瓜刀砍人沒報警把你抓起來就不錯了,你還嫌教官機車喔!」真是不知好歹的傢伙。
  「我沒拿鐵棒打就不錯了!拿西瓜刀頂多只是皮肉傷,用鐵棒不定是重傷或是殘廢,我已經對他很好了!」歪理!歪理!哪有這種歪理的!砍人就是不對,哪有根鐵棒相比的道理。
  「對了老蘇!你以後要是出事,我替你出頭,我現在可是流氓耶!」呸呸呸!大家都這樣愛我,我哪可能會出事,你不要出事就喔咪佗佛了。
  「沒想到你對我這樣好喔!」我多少還是知道要感恩一下的。
  「互相啦!你以前也很照顧我們啊!」
  「是喔!那你也有加入幫派嗎?」我轉頭問了另一位黑衣人。
  「沒有啦!我如果加入幫派,我爸會打死我!不敢啦!」
  「會怕就好!」還好還有因素讓他遠離幫派。


哪有老師這樣的

  「對了!如果有一天他被關,你一定要通知我,他對我這樣有情有義,說什麼我一定要去看他一下」我對那個不敢加入幫派的黑衣人說道。
  「我不會被關啦!大哥說警察那邊都已經喬好了。」他一副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的語氣。
  「最好是喬的好啦!如果你真的被關,我一定會買一包菸去探望你,然後……在看守所裡面笑你,而且我會笑的很大聲。」我一定要潑他冷水。
  「老師你很#%&*$@#%,哪有老師這樣講的。」
  有啊!我就是!

  願關公真的能保佑你。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