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時候家境不允許
還是忘不了那個傷你最深的原因
還是那個古老的問題
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人生太弔詭

是不是這樣 所以選擇補校
整整五十個年頭不停的盼望
好不容易才把弦月給盼圓了



最年輕的學生是六十歲

  學校老師知道我很討厭升學壓力,所以建議我敎補校的學生,這群平均六十多歲的學生,他們的兒子跟女兒都比我年長,第一次進教室,這些阿公阿嬤還以為有學生跑錯教室了,要不然就是有小孩要來找家長的。
  敎補校其實還蠻辛苦的,白天上了一整天的課,晚上要繼續奮戰到接近十點,又不是缺錢,有必要辛苦成這樣嗎?辛苦?有人說辛苦嗎?拜託!補校可好玩的呢!

  這群年過半百的阿公及阿嬤,我這個「懊肖憐」也不禁要自行慚穢了,他們可以在補校下課後,相約著到萬丹去吃羊肉爐到凌晨兩點,隔天清晨五點又相約去運動,稍作休息之後又共飲下午茶,聊完天便相親相愛的來學校上課了。
  在補校教書,可以找到失傳已久的「尊師重道」,國文課的板書一向佔有很大的分量,遇到這些老花的學生,字體變要放的非常大,因此黑板用的很兇,我一向習慣自己寫完自己擦黑板,這個舉動讓補校學生驚恐不已,他們認為擦黑板這種事情當然是由值日生來做的,怎麼可以煩勞教師呢!於是紛紛衝上講台搶板擦,這種情形是那些十幾歲的小朋友永遠不可能發生的事。


教學相長

  補校的課程基本上和白天的國中生是一樣的,只是進度較為緩慢,課程全由教師自行掌控,上課內容也以實用為主,而且絕大部分需要用閩南語來說明。
  有些學生聽不太懂國語,需要以閩南語說明才行,偏偏閩南語一直是我很弱的一環,於是有些國語程度比較好的會自動擔任翻譯,我常常講完一句話後,阿嬤會把他翻成閩南語,然後有人就聽懂了,但我也慘了。因為翻譯的阿嬤會說:「來!老蘇,尬我念幾概。」還好他們都很有耐心的敎我發音,於是我敎他們一句國語,他們敎我一句閩南語,我敎國語課時,順便自己也上鄉土課。
  我常跟她們笑說:「我覺得我的終點費應該分妳們一半才行!」


阿嬤式的熱情

  這些補校學生的熱情常常令我吃不消,首先,我完全不敢在上課的時間咳嗽,這跟禮貌完全無關,有時話講多了,難免會乾咳一聲,這一咳就糟糕了,隔天講桌上就會堆的滿滿的,有蜂蜜柳橙汁、菊花荷葉茶、薄荷甘草茶、杏仁茶、羅漢果、百合薏仁綠豆湯、蜂蜜菊花茶、彭大海等各式治療咳嗽的偏方,補校學生這時就會拿出長輩的氣勢強迫全部吃完,沒錯!全‧部‧吃‧完。
  既然長輩準備了,禮貌上一定要吃(我懂禮貌啦!只是有必要準備感覺上相是一年份的量嗎?),而且不能只吃某一位同學的,因為不能偏心,所以要心存感激的吃完,只是咳嗽可能好了,可是腸胃可能壞了。


阿嬤式的作弊

  作弊真是一種沒有年齡限制的全民活動,通常在補校監考時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可以知道何謂阿嬤式的作弊。
  學生常常不解的問我:「老師你為什麼每次監考都笑的很開心?」
  怎麼可能會不開心?如果你也是監考老師的話。
  補校的考卷比較特別,通常會先把題目跟答案發下去,月考時再拿一張全新的罷了,而且每個字都會放的很大,因為幾乎所有的學生都有老花。
  雖然如此,這對補校學生還是很大的一種挑戰,於是在考試的時候,就看到一個阿嬤正努力的看著小抄(只是她的小抄足足大上考卷一倍)
  另一位阿嬤在手臂上寫滿生字(但是她每個字卻都有半個拳頭大,一隻手總共也寫不了五個字)
  另一個阿嬤拿著事先發下去的答案卷找不到答案,情急之下便拉著隔壁同學問,同學告知答案後,就聽見阿嬤說:「啥?妳說啥?妳要說大聲一點,我聽不到啦!」(嗯!阿嬤還有重聽)


爆笑的謝師宴

  敎了一年,期末學生在可利亞火鍋舉辦謝師宴,那種吃到飽的地方,顧客通常都是抱著撈本的心態盡量吃,但補校學生可不是普通顧客。
  當大家坐定位,按照慣例每個人面前都會有一個裡面裝滿高湯的鍋子,然後就可以自己去裝喜愛的食物,當我正想拿著杯子起身去裝飲料時,一個阿公拉住我,低聲的說:「這裡的飲料很髒,我有帶自己釀的葡萄汁跟桑椹汁,我幫你裝。」在裝完飲料之後,我拿起盤子還沒站起來,一個阿嬤又拉住我,低聲說道:「不要吃這裡的東西,這裡的不衛生,我有帶龍腸來,燙一下很好吃喔!」
  就這樣,從頭到尾我都沒起身裝過東西,每個補校學生都自己帶東西進來,一個一個往我鍋裡丟,而且每個都要強調是自己做的,我很懷疑這些阿公跟阿嬤知不知道什麼是火鍋,因為裡面出現了虱目魚、手工香腸、手工水餃,甚至還有手工碗稞!面對這些漂浮物,我覺得補校學生應該是打從心底很恨我的。
  天啊!這場謝師宴只有用到店家的高湯而已,我只能感嘆!搞笑喔!
  我真的被這些阿公、阿嬤打敗了!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