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試卷你的作答
期望促使分數生成
其餘由補習班餵養
而你我的存在意義
如依附利用的價值
思想被定格的量化
在雙方的空隙作用
試卷發下來的同時
寫下一篇祭文哀悼
弔謁不存在的分數






靈堂

  學校旁邊有一塊很大的空地,一個月總會有一兩次搭起藍白色的布蓬,中間祇有隔著白布做成的惟堂和闔扉,四周則擺滿了用罐頭堆砌成的敬輓,往生者就在裡面等待出殯。
  雖說人鬼殊途,古來皆然,不過,當學生早自修在掃地時,家屬也在做清潔工作;當學校升旗放國歌,電子花車、孝女白琴也在高歌;教師在課堂上用麥克風諄諄教誨,「師公頭」也不甘示弱透過麥克風說:「跪……拜……」,指揮著所有人完成禮儀。學生依照班級進入禮堂,「孝女白琴」或「五子哭墓」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跪著爬進靈堂……
  不過,學生及教師從來就不曾埋怨過,畢竟「亡者為大」。




PK

  「維 中華民國九十四年歲次九月三十日之良辰」
  「嗯!今天是個適合考試的好日子。」
  「陽愚孝女婿曹使仁 謹以素醴 果品香燭金帛之儀致祭于 母 謝老太夫人 代大母享壽七十有六齡」
  「把課本收起來,我們要考第三課複習考。」
  「母 謝老太夫人尊我岳母大人之柩前曰 嗚呼」
  (一陣伊伊嗚嗚的南管樂)
  「老師,很吵耶!這樣怎麼考試?」
  「你們平常唸書都可以聽MP3了,你就當它是搖頭樂嘛!」
  「嗚呼是什麼?」一個好奇的學生發問。
  「嗚呼是感嘆詞的一種。或作『於乎』、『於戲』、『烏乎』、『烏呼』、『烏虖』、『嗚虖』,ㄟ!不要岔題,現在開始考試。」
  「惟我岳母大人、而今已矣、慨然長逝、永念繫思」
  「老師,誰死啦!」突然有學生又冒出一句來。
  「曹使仁的岳母啦!」好像不太對,現在是考試時間耶!
  「曹使仁又是誰?」又有學生提問。
  「就是謝老夫人的女婿!」我還是習慣每問必答。
  「謝老夫人又是誰?」你們到底要不要考試啊?
  「謝老夫人就是現在躺在棺材裡的那位,可以了嗎……坐在兩邊的同學,麻煩把窗子關起來,然後請繼續作答……」
  「……相夫教子、斷杼下機、愛我惜我、如蜜如貽、子緣取婦、待弄孫兒……」
  「老師,什麼斷雞雞啊?」
  「你們到底在想什麼啊?考完試再告訴你們!」
  「……南極星沉、蘭摧蕙折、登仙羽化、報恨千古、永別分離……」
  「搞什麼,應該是駕返瑤池吧!南極星沉是老年男喪用的,還有七十多歲的老太太怎麼會用蘭摧蕙折,那是少女專用的詞耶!」
  「厚!老師你自己還不是在聽!」





一塌糊塗

  收考卷時,學生紛紛大叫嗚呼,抗議受到干擾。這時喪家彷彿聽到學生的不滿,奏起了輓歌以示歉意。
  至於這次考試班上的成績呢?
  別提了!師公頭在憑弔謝老夫人時,順便也幫班上下好了結論:「嗚呼哀哉 伏維」

  「尚饗!」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