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在雪地中更加如此
大人們一步一腳印
小孩兒最活潑勇敢
在雪地裡蹦啊跳的
你說你從沒看過雪
我卻在這些腳印中
看見你的活潑勇敢


每天必定上演的戲碼

  早自修時間顧名思義就是用來自修的,當然有些時候會用來趕課,也可能會拿來考試,真正讓學生自修的比例少之又少,每天早上,我都會拿著麥當勞的紙袋晃進教室,一份三十九塊的活力早餐,一大杯的檸檬紅茶是我必點的之外,火腿蛋堡、豬肉滿福堡或培果則依照當天心情決定,什麼?老師吃麥當勞?不行喔!我還常常跟學生擠泡沫紅茶攤呢!
  導師通常比學生還早到,講桌後面有一張學生椅,我通常會把椅子反過來坐在椅背上面,這樣高度剛剛好,當我啃著早餐時,學生們三三兩兩的進來了,很熟悉的各就各位,開始拿出早餐交流。本班有一個「很沒規矩」的「規矩」:早餐一定要吃,如果來不及,就帶到學校利用早自修時間吃。所以常常可以看到滿嘴都是蛋餅的學生振筆疾飛,這種情形讓教務處有點頭痛(也可能是很頭痛),但在一早就必須面對無趣的考試時,可以吃吃喝喝應該是比較好玩的校園型態吧,讀書考試又不是人生的唯一目標,大清早填飽肚子才是一切吧!
  這時教室外的走廊傳來砰砰砰的腳步聲,不用抬頭看,就可以聽到熟悉的大嗓門傳來:「阿~我有沒有遲到~」
  夾雜著一陣低語的咒罵聲,教室後面湧出來一陣鮮黃和一團會活動的大面積(學校每年學生的顏色都不太一樣,黃、紅、藍綠三種顏色輪流)。全班一陣肅靜,等待這個大塊頭沉澱自己,他就是小鯨,十足的鯨鯊。


大隻佬

  小鯨就是叛亂份子當初跟我單挑時找來幫忙的打手,說實在的,如果真的槓起來,我百分之一百二十打不過他,當初被他揮到一拳時我就知道了。
  在一個飄雨的午后,風很大、雨更大,小鯨正在跟一片卡住的玻璃窗奮鬥,小鯨脹紅著臉使出渾身蠻力,眼見窗子沒打開已經快被他拆壞了,一個箭步我決定去幫忙,就在這個時候,小鯨的手一滑,諾大的拳頭不偏不倚的往我肩膀擦過,所有人都因為這突發住況愣住了,小鯨原本脹紅的臉轉為紫黑色,怯怯的問:「老師,你有沒有受傷?」
  「開玩笑!這種沒力的拳頭怎麼可能會讓我受傷,回去再練練吧!」我一副輕鬆樣的回答,小鯨的拳頭是出了名的硬,就算是跟人打招呼,蒲扇般大的巴掌揮下去,也可以讓人痛到掉淚,現在小鯨這樣大力的打到老師,想必力道大概像是被聯結車撞到吧!但老師卻一副沒感覺的樣子,果然不愧是黑道大哥,殊不知道我心底的深處卻已經糾結成一團:「哇靠!怎麼會痛成這樣!」
  回到導師室捲起袖子一看,天啊!整個肩膀都黑青了,於是訕訕的來到保健是找護理師擦藥,護理師看了一下說:「你被車子撞嗎?」
  ㄟ!其實差不多啦……


智商不足

  小鯨的入學智力測驗低的不像話,卻進不了資源班,這個現象很詭異,於是我拜託資源班再幫忙做一次測驗,想知道為什麼他進不去,就在測驗完畢後他跑來對我說:「老師,我全部都猜完了!」偏偏他的猜題率奇準,於是猜不進資源班。
  這也照成許多有趣的現象,譬如國文通常都有解釋,這些解釋是需要背誦的,小鯨卻老是空著不寫,他的說法是:「背不起來。」
  「你是懶的背?還是背不起來?」
  「我背了兩個鐘頭耶!」
  「兩個鐘頭一個都記不住?」
  「對呀!不信我現在背給你看!」
  小鯨就拿著課本在我旁邊背了半個鐘頭,結果一問之下,唉!十多個解釋,怎麼沒有一個是完整的。
  「我就不信我考不過,這樣啦!我錯一題交互蹲跳十下。」不是說禁止老師體罰學生嗎?怎麼有學生自己要求老師體罰的?
  「你確定?」
  「對啊!這樣不一定會背起來。」
  就這樣,他只要一問到不會,就自己開始交互蹲跳,十下、二十下、三十下……到了五十下時,我有點擔心的問他,不要再跳了吧?(上個星期才有一則新聞:國小四年級劉姓女學童因與同學爭執,兩人均被沈姓女代課老師處罰各跳交互蹲跳五十下,跳完後劉姓學童突然失去意識而趴在課桌上,經學校緊急送往彰基急診室診治,頭部電腦斷層顯示為腦幹出血,轉往加護病房治療,雖醫護人員儘力搶救,但意識仍然無法恢復,並於隔日上午宣告不治死亡,家屬在悲痛之餘,認為女兒的死和老師體罰有關。)
  六十下、七十下……一百下,我開始冒冷汗。(我又想到另一條新聞:彰化縣的某國小傳出一名國小六年級的男學生,在上「植物之繁殖」課程時因為忘記帶膠水,竟然被張姓女老師體罰交互蹲跳一百多下,導致學童無法走路,甚至併發「橫紋肌溶解症」出現急性肝炎症狀。)
  一百一、一百二……兩百下。(新聞快報:桃園縣某國中的國一學生,因為穿錯制服,被老師罰跳兩百下,結果跳著跳著,臉色愈來愈黑,最後引發「過度換氣症候群」而昏倒送醫急救。)
  到了兩百五十下時,我幾乎是求他放棄的同時,彷彿他的堅持感動了上天,突然間他一口氣全背對了,這時我們兩人都只能一直喘氣,小鯨累的半死,我卻像死過一樣了。


單純跟蠢只是一線之隔

  小鯨的頭腦很簡單,簡單到不會轉彎,因此跟他說話要簡單明瞭,否則他的腦細胞無法反應,有些教師不清楚這種狀況便會產生一些衝突,譬如小鯨上課時發現沒帶課本,便喃喃自語說:「課本怎麼不見了?」
  「小鯨不要在上課時跟別人講話」老師提出糾正。
  「我又沒有跟別人講話!」小鯨抗議。
  「我明明聽到你有說話。」老師覺得小鯨在狡辯。
  「我說沒有跟別人講話就是沒有!」小鯨覺得他被冤枉了,因為他的確沒有『跟別人』講話。
  「好吧!那不要再講話了。」老師放棄跟他辯了。
  「我‧沒‧有‧講‧話‧」小鯨氣的摔椅子。
  於是,「阿倫老師,你們班的小鯨……」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體育課過,只不過這次很嚴重,小鯨不是摔椅子,而是毆打體育老師。
  體育老師是個和氣的好好先生,在講解完桌球的規則與技巧後便讓學生練習,小小的一顆橘球,速度卻快的不像話,小鯨與其說是在打球,不如說是在撿球比較適當。
  「我不打了!」小鯨把球拍往桌子一丟。
  「你為什麼摔球拍,這樣桌子受損怎麼辦?」體育老師被球拍的聲響驚動了。
  「我又沒有摔!」小鯨認為他是用丟的,請注意!「丟」跟「摔」是不一樣的,國文老師有敎過。
  「我明明看到你……」好了,同樣的爭執又要出現了。
  只是這次桌球室裡面沒有椅子,桌子又翻不動,於是拿球拍出氣,體育老師被小鯨這個舉動氣壞了,二話不說就踢了下去,於是小鯨也一拳揮過去……
  我看著體育老師,他真的真的是位對學生不錯的老師,可是……有時被告體罰的老師,卻常常有許多家長聯署保證他是好老師,大概就是這種情況吧!跟小鯨溝通了很久,無論如何我這次一定要小鯨道歉,還好體育老師也很有風度的接受,也跟小鯨覺得不好意思,畢竟他也踢了他一腳。


觀音菩薩的幫忙

  小鯨家裡是開雜貨店的,也是我常家庭訪問的地方,樓上有一個佛堂,供奉的是觀音菩薩,也是小鯨悔過的地方。
  小鯨媽媽身體欠佳,因此小鯨常常必須幫忙把貨物搬到樓上,每天鍛鍊的結果才有如此有力的體能,小鯨跟媽媽的感情很好,放學回家一定要先抱一下才行,在小鯨認知裡,抱一下表示感情好,這也導致班上女同學家長要告小鯨性騷擾,唉!我花了一年的時間還是無法敎會他有些部位是不能碰觸的,他總是直覺反應,完全不考慮會碰觸到哪裡,這點還可能需要輔導室大力的幫忙了。
  小鯨雖然狀況百出,但在他那流氓哥哥及觀音菩薩的大力幫助之下,漸漸的有改善,甚至當了風紀股長后,班上在他的脅迫之下秩序改善不少(直接打下去比登記名字交給老師有效率多了),至於他的國文解釋呢?一切就隨緣吧!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