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本應七彩炫爛
如今卻只剩灰跟黑
緊閉 雙眼 牙關
繃緊 四肢 神經
握緊 拳頭 心臟
壓抑到最底的狀態

考試 是毫無意義的痛苦
黑色 是萬念俱灰的絕望
分數 是百般無聊的無奈
灰色 是沒有悲喜的茫然

於是 期末考結束的隔天
來到了南台灣的度假天堂
泛起國中生應躍動的緋紅
希望在無趣的義務教育裡
回憶中有翩然翻飛的衣袂



班會的決議

  雖說六月是梅雨季,但一直下大雨的情形對高雄來說是很反常的,在這樣一個微冷的午后,三十幾個國中生正努力的在開班會。
  班會課決議的事項是擁有絕對性的,就算我是導師也必須遵守,本來我很單純的認為這樣才是有意義的,沒想到這樣的班會課常常會害死我自己,譬如這次……
  「我們拿班費去玩好不好?」這不用問吧!只要是學生都會贊成。
  「去過夜好不好?」ㄟ?可不可以問一下導師要不要帶你們去?
  「好!大家都贊成阿倫老師帶我們去墾丁過夜。」喂!我又沒有說好。
  「那行程費用誰來安排?」終於主席點到手已經舉到快斷掉的導師了。
  依照投票的結果,班上決定由最負責的人規劃一切,在下很榮幸的被全員一志公認是班上最負責的人,儘管我覺得哪裡怪怪的,總有一種被陷害的感覺,最後還是被學生閃閃發亮的眼神所說服,答應在期末考後安排一次郊遊活動。


我什麼沒有,就是有種

  就這樣,當全校不是辦烤肉大會,就是火鍋大會時,只看到我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在東奔西跑中,我看到所有教師眼中流露出一種佩服的眼光。
  「不愧是年輕人!」這是我最常聽到的一句。
  「你有種!」這是她們發現我還會讓學生到海邊玩水時說的結論。
  「注意安全啊!」這是處室主任唯一會說的話。


豪邁的司機

  常態分班的唯一好處就是什麼職業的家長都有,剛好多多的父母就是遊覽車司機與導遊,既然自己的女兒也在車上,相信車輛的保養跟檢查絕對是可以信任的,多爸跟公司同事討論班上要去墾丁的事,這群遊覽車司機越講越激動。
  「你女兒平常給人家添這麼多的麻煩,這老師還願意帶她出去玩,一定要給他大力的贊助下去啦!」就這樣,班上只須負擔遊覽車的油錢算是意思意思,果然有大力的被贊助到了。



晴天娃娃

  暑假開始的第一天我起了大早,順便向老天祈求千萬不要下雨。來到學校,很多學生一臉疲倦的樣子,小孩子就是這樣,旅行的前一天常會太興奮而睡不著。幾乎所有的家長都來送行,沒辦法,因為導師在行程表上寫著:七點二十分在校門口集合,七點三十分準時出發,底下還有一個附記,為養成負責的態度,我們不會等遲到者,三十分準時發車,且將不予退費。所以家長深怕學生遲到,最好的方法就是帶她們來學校。
  出發時,有幾個學生拿著晴天娃娃得意的對我說:「這個娃娃果然很有用的!」哇哈哈哈,之前學生問我如果出去玩時下雨怎麼辦?我順口回答:「那就做個晴天娃娃禱告吧!」她們還真的做了一堆啊。


海灘嘉年華

  墾丁對南部人不算是陌生的地方,就算是國中生,墾丁也去過很多回了,只是,有多少人可以跟全班去海邊玩水呢?因此,第一天中午肚子填飽之後,學生們連衣服也不換,就這樣衝進白沙灣玩起水來。
  讓學生玩水這件事,我的壓力並不小,因此決定開始說服家長幫忙,於是,小尋的爸爸站在海中的警戒線留意著,多多的爸爸在淺灘附近走動,其餘幾個家長在沙灘上數人頭,而我站在沙灘上,隨時準備衝進海水救人。
  這天的浪不小,這反而更讓學生們玩得更高興,浪越大,學生就越興奮,但是我跟家長就越小心,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大浪打來,很多同學站不穩,紛紛被沖到沙灘上來,其中阿孝的狀況有點不尋常……
  學生流行穿垮褲露內褲頭的狀況讓很多大人都搞不懂,一直需要去拉褲子的穿法怎麼可能會舒服,既然常常需要去拉褲子,就表示可能會因為某些原因的導致褲子被脫掉,譬如說:一個大浪?沒錯!阿孝突然就露著屁股的在那裡,看著他一副沒察覺的樣子杵在沙灘上,我抱著肚子笑到喘不過氣來,其他家長也忘記剛剛嚴肅的氣氛,笑的東倒西歪,看著一群沒同情心的大人,阿孝終於明白大家在笑什麼了,碎碎唸個不停的把褲子拉好。

swim1

向大浪挑戰

  學生在浪花中衝來衝去,天真的笑著,滿身是沙也無所謂,而我也笑到不行,有多久沒有這樣了?我望著這些學生的身影,心中無限感慨,這群公認是頭痛班級,被很多教師批評為太過社會化的小孩,是本性如此,還是社會風氣造成他們如此的?是不是只有在脫離校園的時候,才能發現學生展現出青春活力的另一面,看到他們羈押在心裡的小小孩。
  我們的教育到底敎出什麼樣的學生,很多人都會抱怨青少年失控的行為導致許多嚴重社會問題,但是在整個人格塑造的過程中,卻往往只在乎在學校表現出來的分數,一個老師除了上課之外,不但有許多作業要批改,還有許許多多的垃圾雜務要處理,幾乎都工作到很晚,能不能減少一些應付性的垃圾工作,多些時間來輔導他們尋找自己的人生,這才是學校應該做的事吧,畢竟讓學生嘗試錯誤、探索未來才是教師的主要工作。
  嗯!感覺上我好像是要競選教育部長似的。


要不要再玩一次

  隔天在墾丁國家公園的觀海樓上,學生問我:「老師,你一定覺得我們這次出來玩都很乖,有對不對?所以下午可不可以再讓我們到海邊玩一次?」
  的確,在國家公園裡面已經走了三個鐘頭,平常被我嘲笑有十三歲卻有六十歲的身體的他們,竟然不再抱怨天氣太熱,或是因為走不動而耍賴,我望著下午的行程表,心想:有‧何‧不‧可‧呢?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