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算是順理成章的偶然吧!

  二十世紀初葉,痛苦指數未有下降的可能,教育學程開放後,湊巧又遇到經濟不景氣,因此導致教師培育過剩,要當一名老師變得極為困難,偏偏我就選在這個時間點跟著大家湊熱鬧,離開原本熟悉的職場,投入國文教師的工作。

  母親大人只說了一句:「這叫做現世報!」

  因為,我最痛恨的兩種人,一是警察,二就是教師……
創作者介紹

在牆隅碰到彼得‧潘

阿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